2009年8月24日 星期一

大板根樂遊


就在那天,我那沉寂許久的心靈終於得到抒解。目的地是附近一座還能當做目標的小山,時間只有一個下午左右。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這次所進行的只能做為散步,或是比較輕鬆的隨興行程(雖然,之前我所進行的所有半流浪式的旅行也是說走就走的)。

我選的那座小山頭名字叫大板根,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都不算是個陌生的地方。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在這裡的山區裡行走、拍照還有散心。




這是一處規劃完善的休閒渡假中心,未免有廣告之嫌(而且我也沒有收到廣告費),所以名字就先擱置不談了。照片中所見到的是室外抱石場,感覺起來還不賴,可惜的是沒有人在使用這項設備,雖然我也想一親芳澤,不過礙於沒有任何裝備,也只能望場興嘆。






身為一個設備完善的休閒渡假中心,森林小屋好像變成必要的裝置了。

這裡的森林小屋感覺上是水泥建築,沿著石階蜿蜒而上,這些獨棟的小屋門口都設有毛玻璃玄關。本來嘛,我想拍下一位在毛玻璃玄關裡換衣服的中年男子,可惜因為門口的空地上坐著其它感覺上應該是同伴的老伯,為了避嫌,我也只好放棄拍下這位粗心中年人的念頭。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下次如果有機會來到這個我沒有告訴你們名字的地方,千萬要記得別在玄關上脫衣服,小心隔牆有眼。






水泥磚步道的盡頭,是由石頭鋪成的小路,連石頭都走完了,就只剩下這種標準的山徑可供行走了。我覺得坡度算陡,但一旁有貼心的設置了繩索做為扶手,這樣的設計是好的。





接著,慢慢的,周身的景色開始出現與其它地方完全不同的樣貌。通常像這樣的景色在國家地理頻道上比較常見,據說這裡是北台灣僅存的熱帶雨林區,但給我的感覺,怎看看都只是再尋常也不過的混合林。可能我對於熱帶雨林的想像比較接近亞馬遜河流域,而不是東南亞山間的那種。






熱帶雨林的植物因著突發性的暴雨,發展出一套能夠適應大量地面逕流沖刷地表的方法,「板根」就是其中之一。在雨林裡的部分植物,把原本近乎於平鋪在地面的根向上隆起,活像是一片木板似的擋住地表逕流,不讓水的流動把珍貴的土壤帶走。





愈像山上走去,景況愈顯荒涼。若不是從山底下牽起的這條長繩為伴,恐怕我真的會以為置身於荒山野嶺之中。




猜猜看,這棵樹的名字是什麼。

我猜他是榕樹的一種,小時候曾經在「小百科」裡看過相關的介紹,但確切名字我已經還給漢聲出版社了!





雨林裡的生意是盎然的,樹幹上偶爾可以見到巨大的鳥巢蕨攀附其上,有時一棵大樹上就長了好幾株。這東西也有人叫他猴子馬桶,不過無論是猴子馬桶或鳥巢蕨,都和樹上的生物有關。






這真的不是我在說,對我這種人來說,這樣的告示牌除了引起動機之外,並不會再有其它效果。危險路段上就竟有什麼危險,是因為什麼才被稱為「危險路段」的,這樣的想法讓我久久不能自己。








如果我再年經個幾歲,一定會偷偷跑到「危險路段」裡探險,可是這些年下來,有很多事情當年會做的,現在已經不見得那麼喜歡做了,比方說當個追風少年,也比方說四處探險。我沿著步道再向前走,映入眼簾的畫面終於比較接近我在電視上看到的熱帶雨林。

「很好,現在就差個有食人魚住在裡頭的水塘或沼澤,熱帶雨林就完成了!」天知道,當時走在步道上的我是否真的這麼想。






總之,這裡的樹開始變得很高,很明顯的和地上植物高度拉開。就像高中地理課本上所描寫的那樣,在熱帶雨林中的喬木們,為了爭取陽光而向上生長。






如果我再晚來一陣子,或許可以有榮幸見到這簇台灣芭蕉結出果實(然後偷偷拔下來解飢)。








拐過幾個彎以後,高大的樹木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緊接著出現在身邊的小小的黑色蚊子,翅膀振動時連「嗡嗡……」的聲音都發不出來,但卻是十足十的擾人。






爬滿藤蔓的高大樹木,從樹下走過去的時候藤蔓就在頭頂上輕輕搖晃著,像這樣的情況除了熱帶雨林以外,應該也很難在其它地方見到了吧?不過照片中只看得到步道,以及步道附近的低矮植物,再深一點點的林間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雨林的生態樣貌。









再長的路都是有盡頭的,這裡的步道雖然是彼此相連的環狀構造,但我覺得還是複雜了點。

這條步道的盡頭接著另一條環山步道,向右走去會到達一塊私人土地,在進入到私人土地之前有個告示牌,以及另一向通往山下的道路。向左邊走去一樣會碰到另一堆私人土地,但也會通到另一個方向的環山步道,我選擇了向左走的那條。




我常常拍下一些奇形怪狀的樹枝,這張就當做是老毛病又犯了的關係吧!







以前啊!我可以在這樣的低光環境中用低ISO硬拍下照片的,但這幾年來技術生疏許多,按快門的時候手常常會輕輕的晃動,這樣的感覺實在很不好。






我才剛剛翻過制高點,下坡的路感覺上不是太好走。






我一直都覺得黃藤是個很可愛的植物,雖然他比較適合拿來打小孩,或者是家裡的老公不小心做錯什麼時候的用來負荊請罪用的。







我對竹子的認識有限,實在不清楚這是什麼竹,不過因著他生長的位置,在我個人不專業的猜測裡應該是綠竹。






竹子根部的支撐根,偶爾也可以用來吸取養份。




他是個道道地地的竹筍,不過已經是下午了,這筍子還能不能吃是個很大的問題。不過,我想除了時間的問題之外,這個竹筍的大小跟本還不夠大啊!

就算做成料理,應該也只能勉強的塞塞牙縫吧!





好,照片中是我們常見到的樹根,可以拿來和常常見到的板根做對照,我想其間的差異應該是非常明顯的。







除了拍奇怪樹枝的老毛病之外,我還喜歡拍下透光的葉子,就像這張照片裡的那樣。







隨著太陽西沉,有些地方的樹底已經照不到陽光了。但又因為樹高,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樹頂上的感覺也是不錯。






看到這樣的畫面,無論如何我都會想起電影「魔戒」裡的樹人族。他們平常看起來與一般的大樹無異,但他們會走路,會說話,還會拿石頭砸毀邪惡的雙塔。只是樹人的動作慢了些,說話也是。








我對路旁的這棵樹很有興趣,所以停下來多拍了幾張照片。






站在樹底下的,怎麼看怎麼覺得這棵樹的樹枝長得很像密宗佛教信仰裡的「手印」,或許,這棵樹也是位虔誠的教徒,歷經數百年的風吹雨打,只為了長成這個模樣。





既然都來到這裡了,索興就再多拍幾張怪樹吧!











這樹瘤讓我覺得,樹上長得是個人臉。






地上的樹瘤因為長期受到人類的踩踏而隆起,但也別有一番風味。








步道漸趨平緩,我想也該接近尾聲了吧!








每次當我進到山裡的時候,帶給我最多驚喜的通常不會是活蹦亂跳的動物,而是長得這麼有氣勢的植物。活躍在山林裡的小動物所帶來的感覺是驚豔,轉眼即逝的喜悅。與動物不同的是,植物們所給人的感覺通常比較安定,偶爾會被他雄渾的氣勢所懾。






照片中只拍下了半棵樹,底下隱約可見的姑婆芋葉子大約比我的頭還頭上一點。






如果用鳥巢蕨的想像,那麼我覺得這樹八成是鳥類的公寓。如果用猴子馬桶的角度,那麼這棵樹八成就是猴子的公共廁所(不然還有什麼地方有這麼高密度的馬桶?),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些馬桶上印的是HCG?還是TOTO?







這條步道呈三個環狀分佈,在步道起點的位置有隻木頭雕成的小松鼠。見到他,不是向牠說你好,便是道再見。

我繞了大半座山,見了這隻松鼠兩次,不幫他留張照片也實在說不過去。

在我拍完這張照片後不久,轟隆隆的雷聲開始迴蕩在山谷間,豆大的雨點從天下狠狠的打下來。














這次我來的地方叫「大板根」也叫「插角」,因為我們的員工旅遊原本預定的目的地需要好幾年的時間重建,所以我們不得不臨時改換行程,來到這個離我們機構很近的地方進行員工旅遊。我來的地方,據說在日治時期曾經是製茶所,但現在改頭換面成一個高級的溫泉渡假中心。

而我想我提供的情報應該非常完整了。


我來訪的這天適逢假日,原本應該會有很多遊客出現在照片中的,但因為本人不喜歡把人拍進相片裡的龜毛個性,通常你們很難在我的照片裡看到其它遊客的身影。這是我的慣例,想來你們應該也已經習慣了。








最後,請你們忘了剛剛文章裡的所見所聞。

只要記得一件事,這個禮拜我放暑假,有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到處玩。

沒錯,只要記得這件事情就夠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