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4日 星期六

鬼齒小富士磁鐵有無對於靜電團塊之研究


自從知道我們家金寶會被磨豆機啟動的聲音嚇到之後,我便另外找了一個手搖磨豆機來服役,這一年多來使用上沒有遇到太多問題,磨出來的成果也不錯,所以小富士就放在角落讓它休息一下。直到上個月月底的時候,我一個心血來潮,想說來幫很久沒用的小富士做個大清潔,順便讓它開始重新啟動好了。

當我打開機身開始用毛刷刷刀盤的時候,又一個心血來潮,我開始想清理出粉口的地方,然後就拿出了舊牙刷開始用力的刷了起來,結果,就如同粉絲專頁上看到的那樣,磁鐵就這樣被我刷下來了。

這部小富士服役已經七年左右,膠老化好像也是可以想見的,我把一些老化的膠去除之後,重新把磁鐵放回去。這陣子使用上好像也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之後沒意外的話,可能就讓它這樣下去就好了吧 XD


2019年8月27日 星期二

恰似你的溫柔.某咖啡 Mau Coffee

無標題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張破碎的臉
難以開口道再見 就讓一切走遠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們卻都沒有哭泣
讓它淡淡的來 讓它好好的去
到如今年復一年 我不能停止懷念 懷念你懷念從前
但願那海風再起 只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溫柔
~梁弘志.恰似你的溫柔

台北市圓山捷運站附近的承德路上,開設這這麼一家咖啡館,從外頭看有點讓人難以親近,大大的玻璃落地窗,在大太陽底下就像鏡子一樣,映射出承德路上的車水馬龍。乍看之下有點難以親近,不太會讓人聯想到咖啡館,會以為是像附近的商家行號那樣,是從事什麼貿易或進出口之類的辦公室。

不過啦,我是覺得厚,這年頭只要你賣的東西夠好,外觀長什麼樣子其實不重要,沒有浮誇甜點讓客人拍照,沒關係,有忠厚老實可以緊緊抓住客人的胃的就行;沒有網美牆也沒關係,店裡簡單大方也是一種俐落灑脫;沒有妹紙和貓狗撐場面也沒關係,反正會來的就是會來,不來的還是不來。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關於Coffee Review的一些想法與簡單心得



Coffee Review在咖啡界裡頗負盛名,是個具有相當程度公信力的咖啡評鑑機構。他們大致上依循著杯測的方式來評鑑咖啡烘焙的優劣,抓出咖啡豆的主要風味表現,同時給予對的評價與回饋。給分數的機制也差不多是按照杯測的評分方式,依據咖啡的每種風味表現給予評價,扣除一些缺陷風味的分數後就是最後的得分,詳情請看這篇文章的說明。

與一般的針對生豆品質進行杯測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除了磨粉兌熱水的杯測之外,另外加入Espresso加牛奶的測試。也就是說說,他們的給分方式和豆商的杯測計分方式略有不同,雖然大體上還是杯測的計分方式,但細節上略有不同。整體來說,他們的評比方式還算客觀,基本上只要你的觀念是正確的,烘焙的過程中沒有犯太多奇怪的錯誤,得到的分數就會落在合理的區間之中。

對於送評者來說,可以依據該網站的分數,大致上知道自己的烘焙結果如何,來檢視自己對於烘豆機的操作、烘豆方式的概念與對生豆的理解方向是否正確。

2019年7月30日 星期二

咖啡手沖實作系列.其九(三)



沒有意外的話,這篇會是手沖實作系列的最後一篇。

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啊,就是覺得手沖的部分沒有什麼好再分享了,由其是手法的部分。原因是這幾年來我開始認為,沖煮手法的背後是在反映整個有關咖啡的想像與思維,如果不去探究背後的架構(包含生豆、烘焙的前設),單看沖煮手法的話,很容易會失之偏頗,跟著就往器材的坑裡去了,這是我認為手法沒有什麼好再多談的主要原因。

這個沖煮方式的設定背景很簡單,我希望能讓自己的咖啡沖煮最簡化,將沖煮過程訂成SOP,我才比較好判斷如果味道有問題的話,原因到底是出在烘焙還是生豆。也為了讓將來開店時,來應徵的年輕阿妹仔會比較好上手,也應該儘可能先讓整個沖煮簡化到接近無腦的程度。

既然都說是自己將來開店要用的東西,當然這個沖煮方式就只會對自己賣場出的熟豆負責。每個烘豆師想表達的風味走向都不同,往前找生豆與往後設定沖煮的想法也不盡相同,我不認為自己這套沖煮方式可以對應到所有人的風味設定。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咖啡手沖實作系列.其九(二)

無標題

沒有意外的話,這篇會是手沖實作系列的最後一篇。

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啊,就是覺得手沖的部分沒有什麼好再分享了,由其是手法的部分。原因是這幾年來我開始認為,沖煮手法的背後是在反映整個有關咖啡的想像與思維,如果不去探究背後的架構(包含生豆、烘焙的前設),單看沖煮手法的話,很容易會失之偏頗,跟著就往器材的坑裡去了,這是我認為手法沒有什麼好再多談的主要原因。

這個沖煮方式的設定背景很簡單,我希望能讓自己的咖啡沖煮最簡化,將沖煮過程訂成SOP,我才比較好判斷如果味道有問題的話,原因到底是出在烘焙還是生豆。也為了讓將來開店時,來應徵的年輕阿妹仔會比較好上手,也應該儘可能先讓整個沖煮簡化到接近無腦的程度。

既然都說是自己將來開店要用的東西,當然這個沖煮方式就只會對自己賣場出的熟豆負責。每個烘豆師想表達的風味走向都不同,往前找生豆與往後設定沖煮的想法也不盡相同,我不認為自己這套沖煮方式可以對應到所有人的風味設定。

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咖啡手沖實作系列.其九(一)

無標題

沒有意外的話,這篇會是手沖實作系列的最後一篇。

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啊,就是覺得手沖的部分沒有什麼好再分享了,由其是手法的部分。原因是這幾年來我開始認為,沖煮手法的背後是在反映整個有關咖啡的想像與思維,如果不去探究背後的架構(包含生豆、烘焙的前設),單看沖煮手法的話,很容易會失之偏頗,跟著就往器材的坑裡去了,這是我認為手法沒有什麼好再多談的主要原因。

這個沖煮方式的設定背景很簡單,我希望能讓自己的咖啡沖煮最簡化,將沖煮過程訂成SOP,我才比較好判斷如果味道有問題的話,原因到底是出在烘焙還是生豆。也為了讓將來開店時,來應徵的年輕阿妹仔會比較好上手,也應該儘可能先讓整個沖煮簡化到接近無腦的程度。

既然都說是自己將來開店要用的東西,當然這個沖煮方式就只會對自己賣場出的熟豆負責。每個烘豆師想表達的風味走向都不同,往前找生豆與往後設定沖煮的想法也不盡相同,我不認為自己這套沖煮方式可以對應到所有人的風味設定。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深焙無罪,淺焙有理!


精品咖啡浪潮下,深焙被說成是為了掩飾生豆瑕庛的手法,會苦帶澀又不好喝,深焙豆在精品咖啡的潮流下,本質上已經被當成原罪了。但這樣的想法正確嗎?近幾年,我一直對於這樣的想法抱持著疑問。

早年剛開始接觸咖啡時,曾經在書上看到過生魚片和紅燒的比喻,新鮮的魚會拿來做成生魚片,而拿來做成紅燒的魚通常已經不那麼新鮮了,這個例子用引伸為咖啡豆新鮮風度與好風味的正相關。咖啡書中的對照,生魚片指的當然就是淺焙咖啡,而紅燒自然就是深焙,這應該也是許多人耳詳能詳的對照說明,而深焙的原罪也理所當然的就這樣被訂下來了。

當年我也這樣認為,而且不假思索的就把這樣的想法複製貼上給這裡的讀者,或是當時工作上遇到的客人。不過這幾年下來,想法已經慢慢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