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To be a better man. Goodman's Coffee 松山店

無標題

距離上次我走訪Goodmans Coffee芝山店之後,在相隔這麼短的時間裡又再拜訪同一家店(雖然是另一個門市),相信絕對很難用「只是路過」這個理由交待過去,繼續在那裡假裝沒有任何喜歡他們店的成份在,一定是假的。

即便知道這只是在強詞奪理,但我還是很想補一句:「Goodmans Coffee的松山店距離我上班的地方真的很近,應該會以少走幾步的距離搶下『離我最近的精品咖啡館』寶座」在這裡也要恭喜Goodmans Coffee(雖然我沒辦法給什麼實質回饋)。

好啦!閒話少說,快快切回正題。


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

慢手沖咖啡外帶吧.コーヒー山田珈琲

無標題

拍完這些照片很久了,卻一直都沒有把文章整理出來,最大的問題不是我養的懶蟲作祟,而是我覺得這些照片看起來不是那麼滿意,履履想重拍卻也都找不到時間再去一趟,拖到現在不能再拖下去了,只能硬著頭皮把文章整理出來。

認識山田珈琲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早在他們頂溪那裡的手沖教室成立之前就已經認識山田父子,只是後來好像他們把據點重新轉移回到四號公園那一帶,又剛好卡到我工作上實在抽不出時間去拜訪他們,所以也就一直沒有update他們家的相關資訊。

直到前陣子得知山田珈琲在古亭開了分店,又得知古亭店那裡有提供金澤式的手沖法,所以我硬是趁著到師大上課的空檔,跑到他們店裡要了一杯咖啡。

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我也想做個好人.Goodman's Coffee 芝山店

P6300180

Goodman's Coffee這家咖啡館背後的精彩故事,我想大家也應該都耳熟能詳,好像也沒有什麼必要在這裡多做描寫。伊藤先生對於咖啡咖啡的喜愛,讓我這個台灣咖啡愛好者有些汗顏,因為我只是個活在台灣的「咖啡愛好者」,而他卻是真正的「台灣咖啡」愛好者。

前陣子,我在MOD上的某個頻道上看到伊藤先生在咖啡園裡熱情的向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介紹台灣咖啡的好,然後又在網路上得知他們在捷運芝山站旁的新門市正要開始營業(呃……是不是有點久?),當時就決定要找個時間上門去重溫一下伊藤先生的咖啡,沒想到這樣一晃眼也大半年過去了。

今年的天母球場沒有職棒比賽,再加上我個人懶病發作的情況下,也就一直沒有上門去坐坐。然後剛好這天早上前往淡水去洽公,趁著回松山的路上我想說至少也要好好的鎬賞自己,要鼓起一點小小的勇氣才找到機會上門。

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

可以是每天的咖啡小日常.COFFEE STOPOVER

無標題

臺中這幾年之間突然變成了精品咖啡的烽火戰場,自家烘焙咖啡館像是在跑大隊接力那樣一家接著一家開,以讓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從城市裡的萌芽。一時之間仿佛整座城市都瀰漫在咖啡香氣之中,一家又一家的自家烘焙咖啡館,好像非得要把整座城市變成一座巨大的咖啡館那樣,Coffee Stopover也是在在這波咖啡浪潮中趁時而起的店家之一。

在我上門之前早就聽聞過Coffee Stopover的盛名,除了在網路上找到的一致好評以外,也曾經聽過幾位同好「呷好逗相報」,所以在他們剛剛開始營業不久,就偷偷到了Coffee Stopover的粉絲專頁那裡偷偷按讚當了個小粉絲。

然後到了前幾天終於有機會可以親自拜訪 XD

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開箱】DRIVER 冰滴咖啡壺.自己的冰滴自己滴!

無標題

還記得這個冰滴壺嗎?

自從之前在店裡站吧試過冰滴之後,我一直都覺得冰滴是個很不錯的咖啡萃取方式,就像是把把咖啡的香氣慢慢的溶入液體當中,在經過長時間的滴濾之後,就可以換得一杯口感醇厚又帶點酒香般發酵香氣的神祕液體,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操作鍊金術那樣。

雖然我愛冰滴,也想在家裡製作冰滴,但一直以來都沒有找到適合自己使用的小冰滴壺。主要原因在於器材體積,常見的冰滴壺體積都很大,不太適合居家使用。當然目前市面上還是有小型冰滴壺,但是可以調整滴速的對我來說貴得有點不可思議,不能調整滴速的又不符合我的需求,所以這幾年來我都一直處於觀望狀態,遲遲沒有入手。

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咖啡會自己找出路.THE PATH COFFEEHOUSE

無標題

認識刀哥是在去年年底的咖啡爽節活動裡,除了他獨特的造型讓人印象深刻之外,當然更重要的是他沖出來的咖啡真的還滿有水準的。之前他曾經在台北市敦南誠品附近當行動咖啡師,在結束台北街頭的流浪之後,刀哥來到桃園的The Path Coffeehouse擔任當家吧台手的工作。

說起The Path Coffeehouse這家咖啡館,對我來說算是近年的新起之秀(我的咖啡館地圖正在努力update中,但這資料庫真的太大 XD),剛開始選定在中壢火車站附近營業,在搬遷之後,The Path Coffeehouse來到了中壢夜市附近生根。為了咖啡浪跡天涯的刀哥(為什麼我總是想到"天涯明月刀"),也跟著來到這裡落腳,一邊磨練自己的武功,同時也慢慢的籌備自己生涯的下一個階段。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重溫來自北歐的咖啡浪潮.FIKA FIKA cafe


是說距離上次到訪Fika Fika也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前陣子閒來無事,突然間想起了Fika Fika,於是就排時間登門造訪了。從這些照片被拍攝完成到現在,算一算好像也接近一年了,把照片放這麼久不寫文章,這種懸而不決的態度實在不太像我以前那種拍完馬上文章就跟著產出的風格。

我依稀的記得,那天是個涼爽的下午,我剛好有事情到伊通公園一帶閒晃,走著走著覺得肚子餓了,口也渴了,所以就想到了FIKA FIKA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