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歷史可以原諒,但是不可以忘却.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PA250035

在休假的前幾天才突然得知多了幾個假日出來,害得我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安排,前一天夜裡入睡前雖然已經在盤算著行程,但卻怎麼算都算不出個所以然,結果到了假日當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接錯了,一睜開眼就想到了南海路上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結果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打理好早上起床要做的所有雜事,人已經站在門口了。

現在我們在南海路上看到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在日治時期是台灣教育會的會址,建築物本身建立於昭和6年(西元1931年),設計者是名建築師井手薰。就功能上來說,比較接近現在我們的社教館或藝文中心,是日本總督府為了推廣各項現代化教育而設立的基地。

從農委會門口可以清楚的看到建築物本身依然講究左右對稱的格局,因為建材改為鋼筋混凝土,但建築師又想表達出磚造建築的美感,只好採用面磚來維持古典風格給人的嚴謹和穩重。原本在古典風格的建築物能看到的華麗的裝飾也被簡化為簡單的幾何紋路,不再是繁複的花草紋飾,給人簡約樸素又不失莊重的印象。

二戰結束,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原本的台灣教育會館被挪為「台灣省參議會」使用,後來轉成「美國在台新聞處」和「美國文化中心」,這裡仍然持續的參與台灣社會的演進,也為當時的台灣社會注入一股異國的氣息。民國82年時被行政院指定為三級古蹟,到了2007年經整修之後改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目前場管委託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經營管理,館內常設以二二八事件為主要內容的展覽。






PA250037

PA250045

PA250040

PA250082

PA250090

PA250098

我想,大多數的人應該都和我一樣,在走進這裡的時候會發出一聲輕輕的驚嘆,因為樓梯看起來實在太美麗。






PA250047

PA250056

走進館內之後,一樓的右手邊是展演廳,右手邊則是會客室及辦公室,樓梯旁的左右兩側都有門可以通往戶外庭園。






PA250050

PA250052

我不知道是設計之初就讓庭院同時兼有集會所的功能,或者是後來改為紀念館之後才整修而成的,我猜應該是後者。庭院裡靠辦公室的地方還保留有一座日式魚池,魚池本身雖小,但裡頭養的魚卻頗肥碩,有點可愛。

後來想想,當時沒有直接走上二樓的展廳卻先到庭園這裡吐口氣,應該是我自己想要試著先整理好自己的思緒之後再去面對二樓常設展的內容所致。




PA250074

PA250065

PA250067

PA250075

PA250078

PA250079

二二八事件,這個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政權遞嬗過程中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留下的創傷,長年以來一直沒有被仔細檢視過。可能是戰後動蕩不安的民心從來沒有被仔細安撫,再加上當時來台負責接收的人員昧於情勢而舉措失當,也許也還有有人士刻意的推波助瀾,最終演變成無法挽回的局面。

我在這裡沒有要去探究整個事件的意思,畢竟整個事件背後的形成因素太複雜,在這裡一言難盡。我們這一輩的人,出生在解嚴時代前後,從來都沒有直接經歷過當時那種肅殺的氛圍。對整個二二八事件的最初的印象還是來自總統開放人民直選後,從父執輩的言談中隱隱約約帶過的幾個字才得知,後來上大學自己憑著幾個詞句和一些印象,默默汲取相關記錄之後,才慢慢的有了約略的認識。

整個閱讀的過程不是那麼好受,由其在進度來到清鄉和綏靖的時候,有時候句首與句尾之間根本無法一次讀完,偶爾頁與頁之間也要跳著讀,最後才在腦海中串起整個事件的經過。連我這種從來都沒有親身經歷過的,隔著長長的時空只是閱讀文字記錄都是如此,我實在很難去想像,那些親身經歷過整個事件的人,以及那他們的親人們,在事件發生後的這些年該如何渡過。

又,如果這個傷口這麼大,這麼深,接下來我們該如何處理?



另,我覺得自己拍照的時候總是抓不準水平  XD

PA250080

PA250084

PA250086

真正讓我覺得佩服的是,當自己信仰的真理遭到挑戰的時候,這些人選擇跳出來為捍衛他們所相信的普世價值。這些受難者選擇的是走向包容、理解與溝通那條最困難的道路,甚至為了這個理念而失去寶貴的生命。他們企圖要在那個混亂不堪的社會氛圍中找到「本省人」和「外省人」間的信任基礎,但卻因為種種因素無法達成。

這些受難者在自己的生命遭逢這種突如而來的巨變後,生命走到盡頭之前,所留下的字句沒有一絲怨懟,有的是感嘆這場意外來得實在太突然,更多的是無法繼續照顧自己心愛的妻子、家人們滿心的虧欠。

二二八事件之前,當時的台灣島承受了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民生凋敝之苦,好不容易以為盼來了救星,但卻因為兩岸之間長年以來的文化隔閡實在太難抹滅,湊在一起後反而引起更劇烈的衝突。二二八事件結束後,在高壓統治之下,所謂的「本省人」和「外省人」之間一直都沒有辦法找到相互包容與彼此理解的方式,像剌蝟那樣長出銳利的尖剌自衛,在兩邊都無法平心靜氣的情況下,要談原諒,太難太難。

這幾年當我們談到二二八的時候,多半不是因為memorable,而是因為unforgivable,跟這篇文章的標題實在八竿子打不著。

只是我覺得,如果那些人願意用生命去堅持他們所認為是正確的方式,那我們好像不應該這麼輕易的捨棄,我說的是他們最初的選擇,試著去溝通、去理解、去包容。





PA250093

PA250094

PA250058

PA250036

PA250104

PA250101

PA250106

PA250108

PA250113

看完展覽之後心頭沉重得要命,連原本想去拜訪的咖啡館都不想去了,但話又說回來,選在台灣光復節這天到訪這裡,到底我圖的是什麼呢?



相關資料: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地址:臺北市中正區南海路54號
開放時間:10:00 ~ 17:00 (週一公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