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宜蘭的濱海公路,我和烏秋的故事

這篇文章是之前發表在PTT單車版的,時間大約是半年前我剛回到宜蘭的時候。在天氣很不好的現在,用來假裝自己又出去玩了也好。

以下正文。



話說,最近宜蘭的早上天氣都很好,好到想讓人一直騎車,騎到天荒地老為止
又因為這陣子每天都往返於家裡和親水公園之間
看著一樣的風景,還有一樣的路線實在讓人氣悶,所以我又做了另一個打算
「反正都是平的,乾脆就騎到烏石港去算了!」看著地圖的我是這麼想的

昨天我了個大早,算了算我騎車的速度
早上六點半出發的話,應該可以趕在十點太陽太晒的時候踏進家門

水,帶了。安全帽,有了。長袖排汗衣,著裝完成。半指手套,OK!
這看似完美的開始也應該要有個不錯的結果,至少我一開始是這樣想的。



而事情如果有我想像中的這麼美好的話,那.就.好.了!





沿著往常的路線,我從蘇澳市區出發,在蘇澳國中前轉進馬賽方向
再從馬賽市區進入台二線,在這裡我的慣走市區,路況比濱海公路好上太多
而且,鄉下地方的市區騎起來不像台北市區那麼有壓力
那是種把輕鬆混在悠閒裡的暢快感覺

我從大同路轉出來在龍德大橋前接上台二線,過了龍德大橋之後
出現在眼前的只剩下平坦的大馬路,我得沿著這條路線一直北上到蘭陽平原的最北端
在這個時候,我腦子裡想到的只剩下「衝!」這個超熱血的念頭

進度很順利的前進到傳藝中心,其實過了龍德大橋之後的路況都不錯
前幾年擴寬之後看起來跟走起來一整個就是爽心悅目,由其是在天氣好的時候

龍德工業區這段的時道樹是洋紫荊,如果在花期時經過這裡的話,
可以看到整樹的紫色花朵,就像好幾百隻蝴蝶停在樹上,風一吹就會翩翩飛起的樣子
淡藍色的天空中混著幾朵白雲,羽毛狀的捲雲,塊狀堆砌出來的積雲或如薄紗般的層雲
穿過雲層的白之後,就是無止盡的藍天

很久很久之前,我曾經和朋友在清晨五點時經過這一段
也是一樣的天空,只是顏色被五彩繽紛的朝霞取代
有看過張雨生「我期待」裡的背景嗎?當時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那樣的天空。


我沒有因為回憶放放腳步,依然努力踏著踏板前進。





過了加禮遠橋之後,路旁的樹上開滿了小白花
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不過他的名字是海檬果,有劇毒。



蘭陽大橋上的風很強,我龜在馬路的最邊邊,幾乎是貼著護欄前進
不然我會被吹到馬路中間,這風裡有海的味道,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情景遇上的話
其實感覺應該會不錯。

過了噶瑪蘭橋之後,有一隻烏秋跟上了我,不過被我一眼瞪了回去。
在龍德大橋附近也有幾隻,都是這樣被我瞪回去。
而我有了這樣的經驗之後,也一直都以為這就是對付烏秋最好的方式。

首先,當烏秋發現到進到他的勢力範圍之後,會發出一種很難聽的警告聲音。
然後,你可以在一個非常明顯的地方看到一隻黑色的小鳥
這個時候還不會有攻擊的行為發生,一直等到你騎過他的正下方
等你背對他的時候,停在高處的烏秋才會進入俯衝的攻擊姿態,
在他起飛的同時,叫聲會突然停止,
然後你可以聽到他拍翅膀的聲音,還有他那極為好認的聲音
在這個時候你只要把眼神轉過去聲音的來源,用臉的正面向著他
他會馬上回到高處去

在整個攻擊過程中,烏秋的叫聲會有兩個時候停止
一個是他起飛的時候,另一個就是他準備好要開始用嘴攻擊你的時候

當然,在把頭轉過去之前一定要先看好前方的路況,
不然逃過了烏秋卻撞了不該撞的東西,是很划不來的。
如果沒有勇氣轉過頭去,也可以在叫聲停止的時候急停,或者是突然把身體縮下去
只要在技術可以允許的情況下,製造出可以嚇到烏秋讓他覺得你在準備反擊的假象

總之,這隻烏秋跟我正面的針鋒相對最後勝出的人是我
在昨天之前,這樣的人鳥大戰也總是我勝出

而我滿心的以為之後遇上烏秋之後,只要拿出這樣的招式之後就可以取勝
至少也可以保住我的後腦杓
直到接近大福之後我才發現我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聽到烏秋的叫聲之後,下意識的我會開始往高處找烏秋的身影
原本我以為只有一隻,但後來我發現電線杆上停著兩隻,馬路對面也還有另一隻
而且在馬路對面那隻已經往我這裡飛過來,然後電線杆上的那兩隻看起來也躍躍欲試
就在我進入到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後,果不其然的一次出現三隻烏秋在我頭頂上盤旋
我低頭看著路上三隻烏秋的影子,心底暗自罵了好幾聲

在三隻烏秋輪番上陣的情況下,我只能一路向前衝,
為了怕被啄,不時還得配合著他們的叫聲,讓身體呈現不自然的擺動
我沒有完全回過頭去看他們,只是把頭稍微撇過去嚇嚇他們
可是我嚇跑了左邊的,來了右邊的,更可怕的是頭頂上還有另一隻我跟本看不到在那的
這樣的攻勢跟本就是無窮無盡的一直湧現,想躲都躲不了
我用著極為好笑的方式經過了他們的地盤

在我離開之後,我還抱著非常天真的想法,以為這麼兇狠的烏秋只此一巢
但在我進入到大福市區之前又讓我遇上一窩同樣是三隻為一組的組合
這次我學乖了不再抱頭鼠竄,我下來牽車慢慢走過他們的地盤
馬路對面的老婦人看著我的樣子,在路的那一邊大喊著:「那裡有烏秋的巢」
她老人家的手往電線杆的方向指了指「有人走過都會被追。」
但還是在我快離開他們的勢力範圍之前被追了好幾下

當我得已在大福街上休息喘口氣的時候,被烏秋三口組追擊的次數已經黑積達三次
在大福派出所前來了第三組

本來我還打算在大福之後繼續往北走的,
但是我的腦子裡已經開始在考慮搭火車回家這件事。
一分鐘之後我完完全全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我在前方五十公尺處看到了第四組人馬
而帶頭的已經發現我的身影往我的方向飛過來,剩下兩隻正在伺機而動。
我躲在路旁的香蕉樹下盤算著下一步應該要往那個方向走

然後我逆向騎了一小段,在下一個路口上了對向車道,重新回到大福市區
本來我還想要沿著大福路進到宜蘭市的,
但我又想到路況不熟,而且又不知道會遇上幾群烏秋這件事情作罷。
我選擇按照原路回去,至少我只要再遇上三群,
而且我身處對向車道,在有段距離的情況下,烏秋們的追擊應該不會追得太狠才是。

大福派出所附近的那群剛好看向海邊,我順利的躲過這群的追擊。
緊接而來的下一組人馬,只是意思意思的追了一小段
我低頭看到了碼錶上的數字35km/H,這是我在下坡路段才會出現有數字啊 囧rz
身處對向車道的我也看到了那位老婦人所謂的鳥巢的位置

那兩隻烏秋夫婦把巢築在電線附近的白色小東西身上,
我還看到鳥巢裡有兩隻小小的黑色小鳥探出頭來
所以我剛剛其實是經過了鳥巢的正下方,才會被烏秋如此猛烈的追擊著。

接下來的路段,除了找烏秋的身影之外,我也會跟著尋找烏秋巢的位置
所幸濱海公路上的電線杆都集中在北上車道那裡,南下的方向的電線杆密度低上許多
烏秋追個幾下就不會再追,不像我在北上車道時跟本就是和我拼命一樣的糾纏不清

我在過嶺國小前面的早餐店吃完早餐(本來打算是進到頭城市區之後再吃的)
蘭陽大橋前的那隻烏秋按照慣例被我用眼神解決

上噶瑪蘭橋之前,本來為了維持我的總里程數不變,我還想沿著蘭陽溪河堤進到宜蘭市
可我又想起蘭陽溪的堤防旁是有名的烏秋集中地,為了不想鳥擊事件再次上演
所以我摸著鼻子乖乖的上了噶瑪蘭橋

回程的路上我才發現,原來親水公園一直到傳藝中心這段路上之所以沒有烏秋的原因
是因為前幾年的道路擴寬時,管線也都跟著地下化
所以這段濱海公路只有路燈沒有電線杆
烏秋在沒有地方可以築巢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的就不會選擇這裡做為棲息地
就算有,也只是少數。

突然間,我發現烏秋也是另一種受到文明工斧之苦所壓迫的物種
雖然不致於會因為覺得他們很可愛,但至少不會那麼討厭他們

之後,我轉進了利澤簡老街,沿著台二丙回到馬賽再沿著原路回到蘇澳



我的「從蘇澳港到烏石港」的計劃就這樣畫下了不完美的句點。
(中間還穿插著許多驚嘆號!)







下午,我到了單車鐵人店裡,在看車的同時順便問了一下老闆阿良關於烏秋的事
聽了我的敘述之後他只是笑了笑:
「不然你可以往山裡走看看,靠山的地方比較少,他們都在平原活動。」
可是往山裡的路上到底還有沒有烏秋,這點他也不敢保証。
後來他又補了一句:「前幾天我和一個外國人一起騎車,他被烏秋追得時候還被追
得很高興,因為那是他第一次被鳥追。」



「其實有安全帽的話,啄了也不會痛,就只是吵了點而已。」



說來慚愧,我第一次被烏秋攻擊竟然是上個月我笨笨的騎上台九線的時候
在冬山加油站附近被三隻烏秋一路追到了橋邊才停
當時聽到烏秋的警告聲還沒有意識到,直到後腦杓傳了有東西拉我頭髮的感覺才想到
「X的!是烏秋!」

小時候常常在新聞裡看到烏秋攻擊路人的報導,現在自己成了主角
老實說,那個時候的感覺還滿好玩的 XD
我還不時低下頭去看路面上烏秋啄我頭髮的影子
「烏秋的飛行技術真是他X的好!」這是我那天回到家之後的心得
而這件事情也在我從那次之後的數次烏秋追擊事件裡得到印証






所以,我的目標現在改到了梅花湖,我想靠著山走應該不太會遇上他們才是
沒意外的話明天出發,等我平安歸來之後再補上新的遊記吧!




希望會是快樂的一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