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1日 星期五

忘記憂愁的地方--瑞穗、光復《下》




我在那樣的黑暗中幾次試著伸出手。
手指接觸不到任何東西。
那微小的光總是在我手指的稍前方一點點。


雖說前一天晚上是在昏昏沉沉間睡去的,但老實說這晚我沒有睡得很安穩
應該不是其它外在的因素所致,是我個人會認床的老毛病在這個時候發作的關係
包括棉被太厚被熱醒一次,橋不好枕頭的角度又醒來一次
覺得床太硬、燈光太亮太剌眼(睡前望了關燈)
一直到天亮之後被打掃隔壁房間的人吵醒

是我個人對於睡覺的習慣實在太挑,其實瑞穗溫泉山莊房間品質真的不錯

第二天的天氣沒有好一點,感覺上反而雲層比昨天還要厚上一點點。
原本我對於天氣不好時的景色沒有什麼期待,但在出了飯店之後才發現
當整個台地被雲霧包圍的時候有多麼動人

靠近地面的地方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離我近一點的地方屋頂像是海上的礁石一樣懸浮著
遠一點白色海平面上起伏著一座座的小丘,再遠一點就是中央山脈了。



退了房間之後,今天的行程也只剩下瑞穗牧場。


騎著機車我又來到瑞穗火車站前,本來我想找一家看起來最有瑞穗風味的早餐店
可是我在經過幾家中式早餐店之後,還是回到比較靠火車站的橘子廚房
(店名和橘子有關,是不是廚房就沒什麼印象了)

胃口大開的我點了一個燻雞培果、一塊薯餅還有一杯中溫奶
印象中比較深的不是店裡的早餐味道如何,是桌上放著我只在這裡看過的更生日報
這應該算是花蓮的地方報,所有的新聞內容都是花蓮在地的
我看到的還是前幾天的舊報紙,影劇版上有個大大張的陳綺貞站在向日葵花海裡的照片
她笑得好開心。

明明我點的是培果,但來的卻是漢堡,而且老闆娘還再三跟我確認過。
不過價錢好像都一樣,我也就沒有計較。至於味道,基本上還算是可以接受就是。


早餐結束之後,我要開始南下的旅途。
牧場和市區的距離不遠,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就可以到達。



在我離開台九線,轉進通往牧場的小路後不久,我在路旁發現一片黃色的花海
像這樣的花海我在火車上和溫泉山莊前的遠眺時都有發現
這應該是休耕田的綠肥,但我不知道確切的名字是什麼




首先,我要先來這裡拜見一下鴕鳥和乳牛們
有對情侶手上拿著一把草在餵鴕鳥和乳牛,我才知道這裡的動物們到底有多勢利!
因為他們只理會手上有食物的,對於手上只有一台黑色相機的我一點也不理采



也因為這樣,讓我開始想要找到他們手上那把牧草是那裡來的!
直接去問工作人員應該是最快的方法
我跑到賣店裡去問牧草應該要到那裡買



本來我想把手伸到柵欄裡撿人家餵食的時候掉在裡頭的
可是我又想到了上次來到瑞穗牧場時被鴕鳥啄的經驗,在我身邊探頭探腦的那隻
怎麼看都和當年那隻很像,想起這件往事讓我完全放棄這個愚蠢的想法


但是在試吃過牛軋糖之後,我完完全全忘了牧草的事情
他們家的牛軋糖分成四種口味,原味花生、綠茶南瓜子、松子和黑芝麻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他們有出一款禮盒,裡頭有四種口味的牛軋糖
紙盒的包裝就像乳牛一樣有黑色的斑點,而且盒子打開之的時候會有牛叫聲
因為實在太可愛了,所以我忍不住買了一個送人
又因為自己的口腹之欲也需要買足,所以我也買了一包綜合口味的
(但是我在回家之後才發現,我買的那包綜合口味的竟然少了黑芝麻!!)

處理完牛軋糖的事情之後,我終於問到牧草要在那裡買




在門口處有台小推車,上頭堆了很多把處理之後的牧草
其實應該不能叫做牧草,真正的名字是狼尾草,
一把20塊的價格讓我很想多買幾把來玩
另外,賣牧草的那個小女孩也滿可愛的




牧草有了,我又重新回到柵欄邊想逗一下鴕鳥
鴕鳥吃草的樣子很狂野,他會先注視一下草的位置,
然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擊,咬住嫩草之後用力扯斷。
我也終於知道,為什麼上次我來這裡的時候會被鴕鳥啄,
因為那次我身上穿著一件綠色的風衣,可能在他眼裡的我就是一堆草吧!

害我當時還被旁邊的人指指點點的:「你看他啦!!鴕鳥明明就會咬人!」


在我不理鴕鳥之後,他也很相識的離我而去
我看著鴕鳥離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了鋼彈裡的bigzam
鴕鳥也只比bigzam多了條脖子





之後,我跑到牛群聚集的地方
這裡的牛看起來有按照年紀大小和性別做區隔
有幾隻小公牛放隔開來餵養,躲在旁邊鐵皮屋底下的都是母牛
在這裡我印証了「老牛吃嫩草」這句話



很明顯的小牛對於草這東西是不挑的,但老牛就不一樣了
當我把小牛咬剩的部分伸到他嘴前的時候
那些老牛就像小狗在試味道時一樣的聞了幾下,就別過頭去不理我了
或者是又重新低頭回去吃真正的牧草



當我又把手上的草拿回去餵小牛的時候,他們卻好像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整把吃光光
連粗粗的草莖都不放過



我和牛群玩耍的時候,天氣突然變好了



這裡有頭牛的毛色和其它的不一樣,其它牛應該是黑色斑點的部分
這頭牛卻是紅棕色的,也因為這樣,所以我多拍了幾張這頭牛的照片。




我花了比來瑞穗牧場時更短的時間重新回到瑞穗,到火車站的時候應該才十一點不到。
我花點時間確定北上的車次,同時間和我一起在火車站的瑞穗鄉親們
向我比了比牆上一張放大後的海報,他們說那個看得比較清楚



最後的午餐,就用自助餐解決吧!



我一直希望至少今天的生活可以更貼近瑞穗在地人一些
我夾了五道菜、一碗白飯附贈一碗蛋花湯,總共50元。



想為你作燉湯,但我沒有鍋子。


可惜的是今天天氣不怎麼好,所以當藍色的海平面出現在視線範圍裡的時候
感覺上就是少了點什麼。

應該出現在不遠處的黑潮好像也不見了。


「我很喜歡你喲,Midori。」
「有多喜歡?」
「像喜歡春天的熊一樣。」



然後直子死了,在列車北上進入武塔前的長隧道裡。


武塔之後開始下雨,這是典型的宜蘭冬天。
雨就像不用錢的一樣從天上一直下下來,視線裡的所有東西都是溼的。
在看不到海景之後我才有了要回家的感覺,我放棄所有掙扎的念頭
我動也不動的座在位置上,只是注視著窗外不斷移動的風景。

直到火車到達蘇澳新站之前。






在每次的旅行之後總是會有著「好像得到了什麼」的感覺
這次的好像也是

這套「挪威的森林」除了剛入手的時候我有衝動可以一次讀完以外
之後我總是斷斷續續的讀著這本書,要消化掉書裡的悲傷需要很長的時間
只是在這些悲傷被消化掉之後也同樣的會有著「我又活過來了」的念頭
也會有「好像應該要試著做點什麼」的覺悟。


事情結束之後不代表著終結,而是被包含在另一個開始裡。
就像旅途結束之後代表著新一章宣告正式的開始一樣



花蓮是個讓人非常舒服的地方,總是會讓我放掉一些什麼
然後又重新想起些什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