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9日 星期日

野草莓的聲音

前陣子鬧的轟轟烈烈的大事,讓我又開始會注意起各家新聞台的報導,也順道的會注意起各家政論節目間對於這件事情的評論又是如何。應該要感謝目前各國的棒球球季已經告一個段落,我才會有閒暇時間可以關心點別的。

關於圍陳事件,我個人的看法是小綠人決策過程太草率,主要的訴求無法彰顯又被不好的表現方法模糊焦點,說他們是整件事情的始作蛹者應該是無庸置疑的。只是由小綠人起的頭到了小藍人的手裡又被放大成我們在新聞上看到的種種畫面,身為執政當局的小藍人應該也是難辭其咎。

小綠人們引起整件事情,最後群眾失去控制,小綠人們固然有問題,但是整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沒有處理好的執政團隊,我覺得也要為他們的危機處理還有事前沙盤推演的能力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但事情演變到現在,政治人物的口水戰還是沒有止息的跡象。台灣民主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一點點基礎,正在慢慢的消失當中,這些政治人物們察覺到了嗎?

讓我覺得比較欣慰的是,竟然還有一群人站出來發表他們的聲音,讓我覺得意外的是,這群人向來在政治上是比較冷感的學生群族。也因為這次出來發聲的都是七年級的學生(同樣有著草莓族稱號的世代),他們使用現在年輕人慣用的手法宣傳他們的理念,從今天的晚間新聞裡得知,他們已經開始在全台各地開花了。

「野草莓」是他們的名字,「野草莓學運」這個名詞是我剛剛從網路新聞上知道的。




當各家新聞開始播放這個消息的時候,那些常見的政論名嘴們又開始針對這次事件發表他們的看法。

但我想先無論這群學生是由誰動員出來的(即便是他們真的是被動員來的也無所謂),真正應該要注意的是他們的訴求,而不是他們的到底是怎麼出現的(又假定他們的真的是被動員過來的,難道他們的訴求就會因此變成有問題的嗎?),怎麼看都不應該是這樣的吧?

「世易時移,變法宜矣。」在戰國時代的呂氏春秋裡也承認惡法亦法的事實,只是為政者也必需要視當時的社會情況調整法令,應該效法的是先王立法的精神,而不是立下的法律條文。如果單純的以這個角度來看,那麼這群學生背後的動機是否純正,真有那麼重要嗎?

在發生了這樣糟透了的事件之後,該檢討改進的是什麼?





為什麼一樣是住在這塊土地上,呼吸著一樣的空氣,享受著一樣的陽光,喝著同一杯水,吃著類似的食物的人,為什麼彼此間會如此的無法了解?又只是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有著這麼深的仇恨?

如果後世的人讀到台灣這個地方的歷史,他們會怎麼看待現在的我們?

本來我個人的政治立場就像這個部落格的背景顏色一樣綠,不過這幾年來下,慢慢的我也體認到民主真正的價值應該建立在良好而互信的溝通上,如果沒有彼此信任的基礎,那麼所謂的民主也不過就是多數暴力罷了。

真正成熟的民主社會不應該以人廢言,是吧?







我還是希望有一天無論是小藍人或小綠人都可以站在國家的高度來說話做事,而不是只從政黨立場的角度出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