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8日 星期日

環島2007.九月九

親愛的,展信娛快:

以前常常在電視裡看到這樣的劇情:「當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表示我已經離開你到遠方,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回來,也不知道 我回不回得來,但是相信我一件事,如果我有回來的話,一定會來找你。」信的主人通常會是一個傷心的男人,收到信的女主角則會有一段苦苦守候男主角的故事在 未來等著他。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表示我人已經在環島,不需要為我等候什麼,專心的做你們應該做的事情就好。等時候到了,我就會回來了。

西 元二零零七年九月,我離開了原先的工作,想要找個地方好好發洩一下。我選擇環島來做為這個故事的完結,封閉網誌再加上打包行李的時間,總共加起來也不超過 兩個小時。我以最簡便的方式來面對這次環島,在我心中的希望是可以遇上一些困難與挫折,因為我的準備不足,到最後可以順利克服挑戰,完成我的環島之旅。

又 或者說,在我的路上(我是說人生的路上),我總是需要一個目標,而這個目標我在台北這裡看不到,這裡的世界五彩繽紛太過,要找目標不是件容易的事。也許離 開這裡到另一個地方,會讓我看得更清楚,會讓我更明自己真正想要的會是什麼(雖然我已經在每個夜深人靜的黑夜裡反覆思量過再三。)。

我沒 有帶很多東西,基本上我不希望這條路走得太順利,這原本就是我最初的期待。一台相機、一條牛仔褲、幾件換洗衣服、一台電腦、一瓶露得清還有一把我用慣了的 刮鬍刀,這就是我放在行李包的東西,如果還要再加些東西進去的話,應該就是我很久之前在7-11買的一包塑膠袋,那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319行程時買下來 的,做為不時之需之用。

我在早上輕裝上路,沿著中山北路來到台北故事館。

我像往常一樣輕鬆,手上提著一袋行李和背上的相機包就這麼走進故事館,和裡頭的人閒聊時他們問到:『你要回家哦?帶這麼多行李?』

「沒,我要去環島。」我說,我的口氣好像把環島當成去巷子口的便利商店買個東西就回來的樣子。

『騎機車哦?』我還是很難忘記他們第一次知道我要騎機車回宜蘭時的驚訝表情,所以事後我慢慢的讓他們知道很多關於我我的機車故事,後來也就習慣了。偶爾,我會讓他們知道我又騎車出去玩的消息,這次應該也是其中一次。

「是啊」我還是用我那輕描淡寫到不償命的口氣說著。

『不是上次那件事情之後你就不太騎機車了?』他說的是我和我的好朋友之間的事。

「沒有啊,反正會發生的事情就是會發生,不會發生的事情就是不會發生,與其去想那件事情會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不如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沒有的,好好的完成自己的事情。」我好像有在我的網誌裡說過:「面對這種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掛念著不放不是件明智的事。」

很簡單的寒喧之後,我又回到羅斯福路一路上到北宜公路。

我 和北宜公路之間的故事太多,多到我不可勝數,但這次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像是平常走上回家的路一樣,即使是我背著滿滿的行李上路,在這裡還是讓我找 不到什麼關於環島的興奮感。這樣的感覺很怪,因為我期待著環島這件事情已經很久,久到可以和我的大學生命劃上等號,現在我真的走上環島的路,心情卻可以如 此平靜:「這一定是那裡搞錯了!」

你知道我有多想要環島嗎?那是我從大一就開始的期待,卻一直等到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又失業之後才開始的一件事。足足讓我等待了七年之久,而我應該是要很興奮的,但我卻用如此平靜的心情來面對這件事。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這麼平靜?」我在北宜公路上一次又一次的這樣問著自己,但這樣的答案似乎無法輕易的在北宜公路上獲得。

晚 秋的北宜還沒有什麼涼意,只是山上的小黃葉在身邊翻滾著,像被凝結在半空中的跳水選手那樣,滿山遍野的小黃葉或許被我揚起的風吹起,或許被山風吹拂而過, 或者是時間到了自然而然的掉落。如果我可以一步一腳印的走在這樣的情景下,應該可以忘懷掉很多不順心的事,可惜的是我被我的問題困住,就這麼進退維谷的卡 在那裡。

在我從九彎十八拐下來之後,從礁溪那裡轉進濱海公路,這是我去年才發現的路線,雖然沿路多了些砂石車卻少了一半以上的紅綠燈還有 更多市區裡會遇到的種種問題,至少我可以在濱海公路上平穩安順的走完全程,但我在市區的台九線裡卻一定會遇到其它不識相的車子,無論是大車或小車都一樣, 很多鄉下地方的人是不看路開車的。

一路上我一直試著提醒自己:「我在環島」但這天的感覺無論如何都像是「我在回家」。環島跟回家之間的差別在於,環島是個夢想,是個讓我魂縈夢牽的,讓我在夜裡想到都會笑的精彩故事。但回家不一樣,那是個平淡無奇的過程,然後回家要面對的事情又和環島完全扯不上關係。

我原本應該這樣告訴你,在我的環島旅行上,北宜公路帶給我的故事有多精彩,那裡的山氣怎樣的變化,走在秋天的山路上又是怎樣的輕快,在滿山的黃葉間有徐來的清風相伴又是如何的暢快。但事實上的結果是這樣,我用一種異常平淡的心情走完北宜公路,也以同樣平淡的心情進入家門。

對 了!我在進入九彎十八拐之前曾經在石牌茶蛋那裡做了點停留,很可惜的是在北宜高速公路開通之後這裡的商家少了大半,又據說這裡要蓋個縣界公園,曾經留在這 裡的商家對這個縣界公園有所期待,但我實在找不到什麼理由支持這裡興建一個大型公園,而且又是一個需要挖掉半座山的公園,我實在不喜歡,就像你知道的那 樣,我不怎麼喜歡加工過後的風景。

回到家裡之後,我連我在環島的事情都沒有提起,不是因為什麼特別的理由,而是因為連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我正在環島的這件事。

我環島的第一天就這麼結束,曾經我走過鬼影幢幢的北宜,我也走過晴朗無雲的北宜,在大雨或綿綿細雨時的北宜公路穿梭,幾乎是除了颱風天的北宜之外我都走曾經走過,那些故事可以寫成許多精彩的故事,我實在難以想像這次的環島北宜會以如此難以置信的平淡方式進行。

什麼感覺都沒有,就只是平淡。






我在想著,如果明天開始可以按照我的計劃完成環島路線的話,在精彩度上應該會是可以期待的。但是今天在北宜公路上發生的一些事情,那些在中央山脈間積累著的烏雲讓我在第一天晚上思慮良久,我開始有退卻的念頭,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是我依然停留在怕草繩的十年裡?

我並不希望自己投降,無論是在面對什麼樣的困難與挑戰。沒有挑戰的我,將如何証明?

「當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表示我已經在環島的路上了。無需為我懸念,我在山裡或海邊。也許我不會回來,可能就這樣留在某個地方,但是相信我這件事,如果我會回來,一定會在一個漫天夕陽的的傍晚,踏著金黃色的夕陽歸來,請你耐心等候。」我說。

也許只是剛開始沒有那麼順利,之後會慢慢漸入佳境的。我會想辨法讓事情變得很好,就像你知道的那樣。




祝 順利



麻吉熊 於環島的路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