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環島2007.九月十一



親愛的,展信娛快:

我要再補充昨天晚上的事情,為什麼會選擇在女媧娘娘廟過夜。

如果我有告訴過你之前我在跑319時的故事的話,那麼你應該會知道我在歷經了 大雨中橫以及漆黑東海岸之後的停靠站就是在昨天我夜的女媧娘娘廟。那時的我本來打算在豐濱派出所過夜的,但是後來我在副分局長的勸說之下來到女媧娘娘廟過 夜。在那次我就決定,如果下次還有機會來到這裡的話,一定要再回到這裡過夜,因為這裡提供了那個時候的我一個安全又舒適的過夜地點,有暖暖的棉被和濃濃的 蚊香。

另外還有一個讓我想再一去的地方,那是位在中橫上的碧綠神木,也是一個讓我發誓如果有機會再去的話,一定會再去拜訪的所在。我在旅 途中會有很多這樣的地方,除了証明自己曾經來過這裡之外,另一點就是為了讓自己有在一次踏上相同旅途的理由,這樣的地點決定的過程一定是相當草率而瘋狂 的,常常只是因為在經過某個路口看到某個標示,我的直覺就會告訴我下次一定要到這裡,而且通常我都不會後悔。

也許透過這種沒有經過計劃又努力執行的目標,我可以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獲,這是在旅途上的偶得,我那些沒有經過旅行計劃的故事,如果不是有這些偶得的話,一定會失色許多。

這是我要告訴你的事情,我想之前我應該沒有對你說過這些事。也許在你的認知裡,我是個喜歡四海為家的人,總是沒有什麼地方是我會久留的,但我想說明的一件事情:「我之所以愛流浪,只是因為我想找到一個真正屬於我的地方,而不是因為我愛流浪。」

那麼,該開始告訴你今天之後的事情了。

我 在早上五點被鬧鐘吵醒,就為了一睹東海岸的日出。東方的天空沒有很透,在海面上不高的地方卡著一層烏雲,看來今天的日出希望渺茫。我沿著台十一線公路北 上,一步一腳印。也許我醒來的時間還是晚了些,天空的顏色已經從黑色轉成藍色,在海面上的雲層背後開始透出白光,我還在試著找到一個絕佳的地方欣賞我那不 怎麼完美的東海岸日出。

之所以選擇向北方走的原因,是因為我發現向北走可以到達一座小廟,那裡有個平台向海的方向沿伸出去,也許在那裡會 有個地方不受到又長又高的雜草所阻。當我花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走到那裡,才發現那個平台除了被之前颱風的大浪打得不成原形之外,還有一條看起來試著要阻止 我向那個平台靠近的小狗,看到我從遠方走來就不斷的要讓我知道那裡是我不可以靠近的地方。

我沒有對那隻小狗多作理會,但這不表示我無視於那些固定在懸崖邊的黃色警告標示。我手上拿著相機,慢慢的靠近斷崖,站在黃色警戒線邊試著找到一條可以下到海邊的小路,但看來那些路都不是人走的,最後我放棄了下到海邊的念頭,又慢慢的離開警戒線回到路邊。

那隻小狗在我身邊一直叫了很久,拿著相機的我一直無視於他在亂吼亂叫,只是自顧自的拍著自己的照片,從東海岸公路的初醒,一直拍到太陽的光點亮整個世界為止。

也許我要找幾個字來形容一下這個我口中的「不完美日出」。在遙遠的海平面上,有座雲搭建而成的小牆,高度不高,剛剛好可以把初昇的朝日擋在雲背後。我不能看到完整的日出,只有雲頂上的光彩變化從黑轉藍,再由藍轉紅而橙、黃而白,到最後回復到天藍色的晴空。

東海岸公路是半溼半乾的,看起來不昨天晚上有下過雨。無論從那個角度看,今天的行程會再和大雨相逢應該是難以避免的,東方天空的海面上那道擋著日出的烏雲一直向南延伸到海岸山脈的盡頭,又或許更延伸到中央山脈的交界出,今天的我要向南繼續行進。

你知道嗎?在看到這樣不完美的日出之後,我的心情有些失落,這樣的失落感是昨天的沿續。我很想在這裡多留一晚讓我等到明天再次挑戰東海岸日出,我的行程沒有什麼時間上的限制,有的只是地點的順序,還有希望變好的心情。

沿路上我還會想著很多事情,因為我有個愛鑽牛角尖的腦袋,就像你知道的那樣。

早餐之後我離開女媧娘娘廟,準備出發到我今天預計要過夜的地方,台東縣。為什麼說是台東縣而不清楚的說出要到台東的那個地方,是因為我只有打算要到台東,至於會到台東的那裡我不知道,能騎到那裡就停在那裡。

時 間是早上八點,看完日出之後我又重新回到香客大樓裡的床上休息一下,整理行李之後再出發。我曾經答應怪頭要到光復鄉一趟,那裡的糖廠裡有他小時候的回憶, 而且光復糖廠也是個我預計要去的地點。如果要從豐濱到光復的話,從豐濱國中前面的省道過去是最快的,而且我還可以看到東部縱谷的風景,又何樂而不為?

最後我沒有去成,我在往光復的省道交界處往西方看,那裡的雲層太厚,連天空都是化不開的灰色。最後我決定沿著東海岸公路繼續南下,也許可以逃過大雨的阻撓繼續順利前進。

在東海岸公路上,陽光偶爾穿透雲層灑落在海面上,我在北迴歸線碑附近得到一個不錯的休息機會。這裡藍色的天空是清晰可見的,再加上東海岸公路上的閒適,很快的讓我完全溶入這裡,我放慢速度讓自己成為這個風景裡的一部分,輕鬆自然的走過長虹橋來到北迴歸線碑這裡。

在這裡我拍了一些照片,用相機和手機。大部分用相機拍的照片都比較正常,用手機拍的就是我隨興所至,想到什麼就拍什麼的生活照。反正整個東海岸就只有我一個人,透過視覺上的效果,我和北迴歸線碑有了很多種可能。我把照片存放在手機裡,等我回台北之後再給你看。

當我還在北迴歸線地理碑這裡裝傻的時候,有輛遊覽車載著整車的阿公阿罵停在北迴歸線碑這裡,他們一定覺得很訝異,為什麼透早就有個年青人不務正業的在這個偏遠的角落裡,而且又做著那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動作,看起來又一幅非常認真的樣子,因為他在拍照存証,証明自己的天真?

我又一路南下,之後沒有什麼停留,三仙台一如往常的被我輕鬆帶過,雖然聽說那裡的景色非常動人,但那道跨海大橋對我而言實在太過份,我不忍卒睹。八仙洞也曾 經讓我駐足過,但是對我而言那又是另一種折磨,於是我就這麼錯過了東海岸上幾個非常值得一看的景點,因為我個人的固執之故。

我來到成功, 打電話回台北向怪頭報告我最後還是沒有去到光復的消息,但我保証到達台東市的時候一定會幫他找到剝皮辣椒。電話的那頭他還在台北市,在我出發的前幾天我們 還曾經一起出來吃過麥當勞,沒想到事隔不久,我人已經在台東縣,而他還留在台北努力工作著。當然他也有把我環島的消息告訴其它同事,據我從電話裡得知,阿 澤說:「才到台東而已哦?有人用24小時就可以繞台灣一圈了耶!」,Jack回了一句:「人家騎的是125,啊你是要他換新車哦?」看來台北的生活還是一 樣,搞笑的時候搞笑。

比較有趣的是,我在成功這裡看到一家澎湖海產店,在台東成功這裡似手是家快炒名店,廣告打得很大,從我一進到成功市區開始就看到他們家斗大的招牌樹立在路口。我在7-11稍事休息之後繼續南下,經過長濱一路來到都蘭。

都蘭有個糖廠讓都蘭這裡曾經有一段輝煌的日子,隨著糖廠的停工和休復,也許能為都蘭這裡的觀光產業帶來另一種活力。這裡還留著完整的糖廠工具和日治時代的員 工宿舍(現在已經是民宿),也有部分看廠房改建成類似藝術加工廠的功能,據說有些原住民的漂流木藝術品就是在此地加工完成的。

我口口聲聲 說著不喜歡人為加工過的景色,那是因為我不喜歡人們透過改造的方式讓自然環境的易達性提高。如果是這樣的本身就是人工建築物的古蹟,我到是滿希望他可以透 過這樣的方式得到新的生命,展開另一個故事。建築本身就是人們為了各自目地的興建的,而自然環境卻不專屬於人。

我習慣會有這樣的思考,在信中也難以避免,也許對你來說讀起來有些沉重。

很多年前的319,我在東海岸的路上被台東的太陽晒得暈頭轉向,就是躲在都蘭糖廠裡避過風頭,又在糖廠旁的7-11買了一瓶飲料之後才有力氣重新上路。我記 得過都蘭不久就是台東,往台東南下的路上樹蔭會稍微多一些,但也只是一些。我很喜歡東海岸公路上台東段的景色,一棵棵的棕梠樹讓我誤以為是在某個南洋的海 島上。即使是已經進入初秋的天氣,這裡的風還是帶著些許灼熱感,混著海水鹽分的空氣更是一絕,我忘了我還在台灣,我也暫時忘了在台北的事。

接近台東的時候,我撇眼望見海邊有座公園。如果單純的只是公園的話是引不起我的注意的,問題是曾經讓我在都蘭糖廠看到的那些飄流木藝術品,現在從都蘭糖廠被搬到這裡來。這時候的我突然很想停在這裡,對我來說這座公園是個意外的收獲,而且是個很棒的收獲。

偶爾會有飛機從我頭上飛過,看來是在執行勤務的軍機,兩兩成對的從我頭上升空。曾經我在書裡看到:「如果數到一百架飛機升空,那麼願望就會被實現。」這裡每 十分鐘可以看到一次飛機起降,只要留在這裡十個十分鐘,那麼我願望就可以被達成。當我想起這句話的時候,我開始想著我的願望會是什麼,並開始計算著多久之 後我的願望就可以被實現。

你猜看看我的願望會是什麼?

總之我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出乎意料之外的久,拿著相機看到什麼就拍什 麼,順便換過長短鏡頭和濾鏡,當我離開這個公園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我進到台東市是下午一點的事情,百轉千折的先繞到火車站去幫怪頭找到剝皮辣 椒,然後在台東火車站旁邊的旅客服務中心找到綠皮的新版319鄉鎮手冊。我沒有要繼續蓋章下去的理由,單純的只是為了幫自己找個不用錢的紀念品,也順便幫 身在台北的朋友拿一本,他什麼顏色的都有了,就獨缺綠色這本。



台東市的午餐在天后宮廟門前的麵攤解決,午餐沒有想像中的好吃,也不像台北的一樣難以下口,對於一個旅行的人來說,這樣的午餐已經很美好了。一碗麻醬麵再加一碗餛飩湯,這是我對付陌生麵攤的手段。

午餐過後,我來到了國立史前博物館。我想很少有人會把博物館的行程放到環島的故事裡,通常對於環島有執念的人都想看自然風景,跟什麼史前生物的不會有太多關 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我離開台東市區來到這裡,買了門票進去參觀。在博物館門口我看到了一台來自南投中台禪寺的廂型車,我突然想到該跟南投人捎個我 在環島的消息,而也許他正好也在台東,因為比賽的關係。

我打了通往南投埔里的電話,但沒人回應。

台東人是熱情的,即便是 這裡的警衛也不像台北的那麼不近人情,他會很親切的告訴你應該注意的事情,還有那些小門路可以讓你的旅途進行得更順利。我把行李寄放在櫃檯,連相機也一並 被放在那裡,雖然博物館裡沒有禁止拍照的告示,但龜毛的我覺得這是對博物館的一種尊重。這是我在台北故事館之後養成的習慣,偶爾會到某某展覽館去閒晃,如 果遇上導覽也會跟著聽完之後再做其它打算。只是我這次在史前博物館裡沒遇上導覽,也沒有什麼時間久留,我有很認份的把每個展廳看過一次,只有在接近三點的 時候才稍微趕了一下時間,後頭的幾個展廳匆匆帶過。

離開史前博物館之後,我重新回到台九線,距離我上次走在台九線上已經是昨天下午的事情 了。雖然只是個24小時不到的時間差,但是我在地理上的距離卻超過150公里,是從花蓮市到台東市的距離。台九線要南下比較遠一些,為了知本行,我選擇了 靠山的台九線。我並沒有泡湯的打算,在我出發之前對於台東的溫泉沒有下過功夫,不知道這裡的溫泉要如何選擇。

沿著台九線南下,經過太麻里和金峰我在台九線金崙段又重新和大雨相遇,上次淋了三分鐘就停,這次的大雨讓我一路淋到大武才停止。最後我在大武過夜,這個在我過往的生命中只會出現在氣象新聞裡的地名。

大 武看來是台十一線台東段最後一個有人煙的地方,或者應該說是最後一個人口密集的地方。我還是憑著過去319的回憶在走環島的路途,過了大武南下不久可以到 台東的最南端達仁鄉,但那裡看來是個沒有地方可以過夜的聚落,我很幸運的在大武7-11旁邊找到一家便宜旅舍,到門口迎接後的是位老婆婆。

他 給了我一間二樓樓梯口附近的房間,我上樓之後馬上找到。房間裡的坪數不大,一張雙人床、一間浴室、一台電視和梳妝檯就是全部的內容。所有的傢俱都是白色 的,牆上釣著幾個用過的衣架,床單看來也是流傳已久的那種,棉被略帶溼氣。我在窗外的雨停之後出去覓食,順便在大武市區繞繞,看看今天晚上有沒有什麼可以 用來打發時間的樂子。

我是個會認床的人,但旅行到現在還沒有讓我發現有認床的跡象,可能是我所睡過的床在一般人的認知裡不是床,只是個有附加彈簧的壂子。這是件神奇而讓人難以置信的一件事,通常我會在一個月左右才習慣的新床,這次天天讓我換床的情況之下竟然可以夜夜安眠到天亮?



這張照片是我的晚餐,是大武這裡的池上便當店裡的壁畫,我坐在這壁畫前一邊看著電視新聞一邊享用著我那經濟實惠的晚餐。在我吃過晚餐之後,天又開始下起雨 來了。回到旅社之前,我在隔壁小七稍做停留,帶了瓶惠比壽啤酒回到房間,還有一包可樂果。房間裡的電視可以看得到職棒比賽,看棒球賽本來就應該是啤酒配可 樂果的。

棒球賽結束之後,雨又停了。我在大雨剛停的夜晚,一個人在大武市區(或市區外圍的郊區)夜遊,就這麼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路上走 著,我從旅社門口向北走,來到標示著到台東還有多少公里的大路標前折向靠山的方向,看來在半山腰上有個火車站,在黑暗裡有一整排的燈光在山腰的位置穿梭 著,停了又走。

我在這陌生的地方摸索著前進,當然在有人煙的地方夜遊少不了的就是狗聲沸,只是我沒有多做理會就是。在住宅區裡的夜遊在一 個五叉路口結束,那條上坡路看來應該是通往我認知裡的火車站,還有其它幾條路通往別的地方,只是都沒路燈,我也不知道他們會帶我去那裡。我回頭況著原路回 到台九線,又往南走到橋頭(我忘了橋名)。看了看地勢之後,我發現了一個明天也許是個不錯的看日出地點。只是我不知道明天的我能不能順利的在日出的時間裡 起床,今天的我累了。

臨睡前我打了通電話給南投埔里的宏達,這次有人接並且也願意收留我過夜。又打了通電話給遠在桃園拉拉山教書的小妹,他告訴我屏東夜市裡的好料。打了幾通電話給在高雄的朋友,跟他們說我應該不會進入高雄市只會從高雄縣經過,希望他們能夠見諒。

真的累了。

我漸漸的有在環島的感覺,在來到大武之後。也許之前的花蓮行因為太熟悉而讓我沒有這樣的體會,但在大武的夜裡,身處陌生城市的氛圍中讓我突然了解「我已經離開台北了!」這件事。在夜遊之後,在我就寢之前。

也許明天的路會很難走,這點我不知道,南迴公路不怎麼好走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在我腦海裡的依然還是只有著明天的目標,路線是看心情決定的。我說過這是個隨興的旅程,我是個隨興的人。

我 想告訴你一件事,在我環島的旅行開始之後,今天算是最有收獲的一天,來到大武之後的我也準備向過去的319經驗告別,因為319讓我來到的台東縣極南的達 仁鄉就離我南下十分鐘左右車程的地方,當我越過達仁鄉的山海關加油站,就等於是正式的向過去的我告別,我將迎向全新的自我。

當我想起這些 事情的時候,心情意外的平靜。原本以為我會有什麼不捨的心情的,但此刻的我的心情就像後院探出頭就可以看到的太平洋一樣平靜,偶爾激起一些浪花之後馬上就 平復了。可能是在惠比壽之後又喝入肚子裡的一番搾開始發威,但你知道我不是一個會被啤酒打敗的人,即便是在我戒酒這麼久之後。同理可証,如果後我現在的心 情有些興奮的話,也一定不會是酒精作祟的關係。

「全新的自我?」那會是個什麼樣的東西,現在的我還看不出來也無法預知,但我知道那應該會很好玩。就像握在有手中的未來那樣,我不知道他會變成什麼,但我知道他一定會很好玩。

我好像已經忘了過去的那些王八事,準備好要迎向新的挑戰。

相信我,之後的一切一切都會很順利的。




祝 順利


麻吉熊 於環島的路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