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8日 星期日

環島2007.九月十


親愛的,展信娛快:

早上出發的時候我很擔心,因為天氣不怎麼好,由其是往中央山脈的那個方向,從我家門口往那個方向看過去,整座山頭都被烏雲籠罩著,這是種很討厭的感覺。到不是因為我對於這樣的山路會感到害怕,我和我的機車之間波瀾壯闊的冒險故事中,什麼樣的情境沒有遇到過?

但後來,但我們後來還是改走蘇花公路,沒有踏上原先預訂好的中橫宜蘭支線轉主線。在我準備環島的時候,腦海中一直反覆上演著這樣的畫面,那是我之前在跑319的時候行經中橫時所留下來的:

過了梨山之後加滿油轉進台八線,路只剩下單線的大小,路中間沒有分隔線把車道分開,一切的一切都要看駕駛人的良心。

雨 很大,心裡頭更是後悔當初沒有走蘇花,路況很不好,水順著山壁流下來,不斷沖刷著路面,明明是山路,可是卻在水中行駛!?其實有不少路段已經塌掉了,只剩 下單線通車(其實一直都是單線)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東西會從右邊的山壁掉下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現在你走的路基會滑動,「什麼東西都可以玩,就是不能玩 命!」這句話一直在我腦海裡重覆出現,只差沒在腦中浮現我生命的回憶畫面而已。

在中橫養成的反射性動作:「只要有一車子出現在後照鏡裡,一定要停在路旁讓後方來車先行通過。」

以為不能再慘了?大霧來了……

大 霧、大雨、落石再加上從山壁沖下來的水我走過中橫從梨山到大禹嶺這段。印象中最深刻的應該是過梨山大約10鐘左右的地方,那一段應該剛坍下來不久,修路工 們不斷的把水泥灌到板裡,然後一旁的山壁還是不斷的滲出和著泥沙的水,路面有著大大小小的落石,應該滿新鮮的吧!看起來剛從山壁上掉下來不久。

沒有看過土石流現場的人不會知道那個東西有多可怕,說不定我會因為這次的體驗更珍惜生命才是!我才知道原來梨山的章是我用生命換來的!

合歡山隧道是個分隔,在過合歡山隧道之前是地嶽,可是過了隧道之後雨就停了,只是天色還是陰陰的。不管怎樣也比下雨好!聽說我剛剛走的那段路冬天會結冰,我想那又是另一種體會了吧!


信底引用當年的文章奇怪,我得老實說,在我走完第二天的行程之前,老實說我心底最期待的竟然是重新上演一次這樣掙扎著求生存的畫面。所以我說,對於這樣的情境我並不感到害怕,但是最後選擇蘇花而不是中橫,這對我來說是件難以容忍的過程。

「為什麼?明明就已經計劃好的事情,一切也都準備就緒了,為什麼你不走?」我想我和我的機車的狀況良好,如果不是為了重新再上中橫,我不會把東台灣的行程排在第 二天,而且又在第一天只安排好回家的路線。截至環島第二天出發上路之前的平淡旅程,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第二天的中橫之行在做準備,為什麼出發的時刻一到, 我不知不覺的又選擇了相較之下比較好走的蘇花?

我給了自己一個很棒的鳥藉口:「因為相機不能被雨打溼。」但我想真正的理由只有自己知道,時至今日,我還是很難理解為什麼當初我會有這樣的決定。當初我在玩319 時的勇氣和毅力那去了?

那個時候當我站在北宜公路至高點俯瞰整個蘭陽平原時,明明也是知道走上中橫就只有死路一條,為什麼當時的我有挑戰大雨中橫的勇氣,而當我站在自家門口仰望中橫方向時,竟然會被那同樣是滿天的烏雲嚇得落荒而逃?這也算是一種讓我討厭的逃避,但我還是做了我所討厭選擇。

我 在出發前很簡單的告訴家裡的人:「我要去花蓮。」雖然家裡的人有問我:「什麼時候會回來?」但我用的依然是我那蠻不在乎的口氣說著:「不知道。」即便是在 這個時候,我的心底還是百般掙扎的:「如果我留在家裡,還是一樣可以把打包好的行李消化掉,而且我可以不用走上那麼累人的機車行程,這樣又何樂而不為呢?」在我可以離開宜蘭到足以後悔之前,這樣的念頭不止一次浮上腦海。讓我完全打消這樣的念頭是在過了花蓮市轉上台十一線之後,因為天色快全黑了,想回頭 已經來不及。

關於蘇花公路的種種,我想應該也很清楚才是。對之前的我來說,我是個寧可走中橫也不願踏上蘇花公路的人,一直到我走完北宜公 路,我還是很難面對蘇花公路的考驗。而近幾年的蘇花公路早就不是我小時候印象中的危險公路,連北宜公路都拓寬已久,現在的蘇花和過去的蘇花簡直不可同日而 語。每條山裡的公路總是會有一些駭人聽聞的故事,從北宜到蘇花,從中橫到南橫,這樣的故事從來都沒有少過。

最後的最後,我還是進入了蘇花公路入口處的大上坡,一路來到了東澳。之前和學弟妹們環半島的時候曾經帶著他們到東澳冷泉玩水,這次讓我舊地重遊,幾年前還是開放空間的東澳冷泉,這次重訪竟然圍上了施工的竹籬,這點讓我小小的生氣了一下「為什麼一定得要有個人為的造景你們才肯接受?為什麼你們就不能喜歡上他原先的模樣?」

沒錯,東澳冷泉多了一些人為造景,少了之前那種親近感。對我來說這樣的人為造景沒有什麼特色,千篇一律的種滿植栽之後吸引觀光客而來的手段罷了:「又是一個要被玩爛掉的景點。」偏激的我這樣想。

離開東澳之後,往南澳的路上都在山路裡蜿蜒著。成蔭的夾道的大樹讓我稍解沒有走上中橫的不痛快,但也勾起了更多關於中橫的回憶:「如果我走上中橫的話,在埡口之前應該也會是如此的風情吧?」過南澳市區不遠處有個帶著上坡的小轉彎,蓋在頭頂上的一翠綠得動人的新發枝芽,逆著光看半透明的好不可愛,我總想停下來 找個地方把這樣的景致拍下來,但我又覺得這樣的感動是我拍不下來的,這樣的畫面留在心底就好。

等我發現我在清水斷崖時,時間早得讓我覺得可怕。

清水斷崖的雄偉,可以從去年的一部國片「單車上路」裡得知(雖然那電影也只剩下蘇花公路的景色有看頭),從海平面陡然直上的懸崖,沿著半山腰的位置開鑿而成 的公路,白色的大理岩和藍色的公路,偶爾在海平面上湧起幾朵浪花,偶爾在近山頂的懸崖上生長著富有生命力的綠樹,又或者是晴空萬里的藍天白雲。

走上蘇風的理想風景應該是如此,如果可以的話,請在早上十點太陽的高度和亮度還不足以剌眼的時間來到這裡,海面上刮起的東南風讓空氣裡摻雜著帶有大海男兒浪 漫的鹹味,天空應該是釉藍的,又有幾絲捲雲掛在上頭。身後的大山是如夢初醒的,倦伏在大地上蓄勢待發。如果可以的話,走在這裡可以不需要任何語言,和此情 此景的對話已經讓人忘言。

這次我走過的蘇花大概是七十五分的水準,雲厚重了些,海面的水氣厚重了些,心情也是。陽光還是耀眼的,如果不戴上手套的話不久就會覺得剌痛。

在清水斷崖上我做了一下停留,位置大約是在看得到大煙囟的那個位置。

你 知道嗎?有時候人的心情會影響到他看東西的視野,我之所以在這裡看不到我想看的景色,一定是因為我對於這裡的期待太多的關係。我想明天的天氣應該也不會很 好,來自海上的風這樣說著。海面上的水氣太多,今天晚上的月出應該是遙不可及的了,至於明天的日出能不能順利看到,還得看我多得老天爺的疼愛才能決定。

穿過幾座隧道,清水斷崖就這樣被我拋在腦後,我又重新來到扇型沖積平原的地盤,這表示著我來到花蓮縣境內,也表示太魯閣國家公園近了。



我在太管處稍做停留,打開相機拍下我第一張花蓮縣的照片,並用手機拍照傳給我其它朋友。那是幅從太管處往天祥方向遠望的照片(我還是念念不忘著中橫),我在 想著,如果我走上中橫的話,同樣時間裡的我應該只能到梨山,或許連梨山都到不了。等我下到平地之後,應該也是下午的事,然後又會像上次那樣摸黑在漆黑的台 十一線裡探險著,為了東海上的月出讚嘆著。

在我拍照的同時有位年輕男女走了過來:「可以請你幫我們拍幾張照片嗎?」拍完幾張照片之後簡單 的寒喧了幾句,他們和我相遇應該是在我剛剛在清水斷崖上的停留時,那個男的有注意到我正在拍攝那些煙囟。「也許我們等一下還會再遇到。」他們這樣講著,臉 上一副幸福洋溢的表情。我只是笑了笑,擺了擺手。

我沒有走上和他們相同的道路,我直接上到天祥,布洛彎、慈母橋和燕子口是我停留的地方, 照片沒有拍幾張,可能是我又想起了之前關於中橫的故事,但不是我那次單騎的過程,而是更早對前帶著小草莓他們從花蓮方向出發往台中的故事,那次我們從早上 的花蓮出發,等我們到達台中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的事,大家都累到攤掉,由其是在經歷了合歡山上的冷雨大霧之後。

其 實進了太魯閣之後就是中橫了!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中橫這條路:「不是人走的!」,印象中中橫有幾個隧道,在隧道裡伸手不見五指就算了,隧道上方還會 不時的滴水下來,整個隧道也因為這樣子所以感覺就是陰陰涼涼的。總之我們沿著中橫一路來到合歡山,在到達合歡山之前我們休息了滿多次的,可能是因為這已經 是第三天了,所以大家都有點累了,也當然更可能是中橫的風景太銷魂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在某個地方停一下!

相較於我們第一走過的北橫,其實 中橫當我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北橫就像我所說的,其實他帶著一點懷孕女人的味道,在北橫上一切的一切都被綠意包容著,好像處處都有生機,但是中橫卻把他 最雄偉的一面很直接的呈現在我們面前,高山和深谷交錯的出現讓人目不瑕給,那是屬於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用"沉穩"來形容中橫應該不是很過份才是。沒 錯!!北橫在我的心中是一是條很MAN的公路!!也難怪住在山上的人心胸都很開闊。

快到合歡山的時候我們開始跟雲賽跑,原本來在山下的雲 在神木的家追上我們,我們一開始還很輕鬆的用散步的心情在走中橫,但當我們準備離開神木的時候大霧已經在我們身邊了,所以從神木開始一直到合歡山之前我們 一直都是在大霧裡頭騎車的,在大霧裡頭我們的視線只有前方十公尺左右,我們只能用是不是有燈光來判斷對面的來車,我們只能跟著前面的紅色車尾燈行駛,感覺 還滿緊張刺激的。順帶一提,其實我很喜歡像這樣在雲霧裡頭騎車,有"漫步在雲端"的感覺,曾經有一部電影的名字就叫『漫步在雲端』只是這部是沒有什麼動作 的愛情文藝片。我想在這一段中橫行走的時覺應該就是跟這部片所要形容愛情的感覺一樣吧!讓人覺得輕飃飃好像在飛一樣的感覺。

當我們的車子 開始感到難催的時候,我們的高度應該已經在海拔2000m以上了吧!我想,我們一直到合歡山5 km的一個加油站附近才完全擺脫掉大霧的糾纏,重新見到久違的陽光,我們在剛剛的大霧裡頭遇到的休旅車這個時候停下來拍照,難得在山裡頭有緣相聚嘛,所以 我們也就幫他們拍了一下合照,當然他們也順便幫我們拍一下。上合歡山的過程其實充滿了歡樂,有去過合歡山的人應該會知道,中橫在合歡山之前一直的堆爬不完 的上坡道,而這個時候正好考驗著車子的性能,第一台哀號的是那台沒有煞車的老舊125,其實我們的車子在上坡的時候通常沒有辨法把時速加到20公里以上, 偶爾還要把腳放下來"划" 一下才能順利上坡,而那台老125更是爬得氣喘如牛,接近合歡山莊的時候那台125已經沒有辨法負荷兩個人的重量,所以花子琪把敬凱趕下車,等花子琪把車 子騎上坡之後敬凱再從後面追上來坐上後坐,這個過程壓後的我完全看在眼裡!雖然敬凱很可憐,可是這真的是一幅很好笑的畫面!!!

「我們先走!花子琪你慢慢騎,等我把大臉載上去之後就回來載敬凱!」超過花子琪的我這樣子對他們信心喊話,可是我還滿懶得再騎回去的,所以代替我的是一個叫小草莓的年輕學弟,我想敬凱應該是我們之中跟中橫最親密的人了吧!

我 們騎過了紅色的合歡山莊來到武嶺,武嶺這個地方號稱是台灣的公路最高點,然後我們可以看到的就是...趴在地上的箭竹、有點高度的玉山杜鵑,還有彎腰駝背 的鐵杉,還有跟人類很親近的高山動物....酒紅朱雀,武嶺這個地方有廁所可以上,但是沒有水可以洗手,有很多餐車在這裡出沒,在這裡點了一碗湯的售後服 務是你可以無限續碗,而且老闆還會視他的心情在你續的湯裡頭加點料!所以我們在武嶺拍照跟喝湯玩到大霧再次的追上我們,當我們準備離開合歡山的時候,已經 是下午快四點了吧!

本來我們計劃中要攻頂的合歡山,因為騎過頭了所以大家刻意的遺忘我們要攻合歡山的這件事情,聽說從合歡山莊登山口進去 之後只要15分鐘就可以看到傳說中的合歡主峰,這是一個登山成痴的伙伴告訴我的事情,有興趣認識他的可以參加7/11~22在台中鄉野情戶外活動用品店所 舉辨的『羅浮探涉技能研習營』,就有可能得到他的親筆簽名照等等的東西,更可以參加一年一度台灣羅浮界的盛事...攻南湖大山!!!←這個東西我笑想很久 了!! (對啦!這就是傳說中的置入性行銷,賴疑問伙伴不要再說我沒有幫你了,同樣消息我在竹師童軍社版po了一次,又在我的網誌上見光,我都快變成你們在竹師的 代言人了。」武嶺上的風景很好,視野很棒,棒到好像可以看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只是不爭氣的我的身體,高山反應來了!!


如 果人的思念可以透過一條公路展開想像,那麼中橫和北宜將是我最多回憶的地方。如你所知,我曾經不止一次走上這兩條公路,也理所當然的和這兩條公路有著愛恨 交織的回憶,這些故事也許不怎麼浪漫,也許不怎麼動人,但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清楚的記得每個細節。包括我在大雨中的每次呼吸,在山路過彎時的每個節奏,還有 當山風吹來時的每次暢快。我是個愛山的人,總覺得山裡才是我的歸屬。

我才剛過稚輝橋,賴CO的電話從台北打來:「你在環島了哦?」

在 東台灣的每一步都會牽扯起許多回憶,我的319在這裡留下的故事太多太動人,由其是之後我要重新踏上的東海岸公路。從天祥又重新回到台九線上,我平安的進 入花蓮市,走的當然是花師門口的那條:「又是條回憶公路。」我說。出太魯閣的路上,我在一座供奉不動明王的天王寺稍做停留,那裡裡的山泉水沁涼無比。另一 個讓我在回程上停留的地點是長春祠,這個大家會放在第一個玩賞的景點竟然讓我排在最後一個才去,簡直匪疑所思。

對了,這次我始終都沒有再進到太管處,是因為我原本想把太管處放在最後一個,但後來發現要再轉過去實在太麻煩,所以隨興的我就這樣放過太管處直接前進台九線。

本 來我打算在光復路口的小籠包店解決我的午餐,但手上和背上大包小包的行李讓我卻步,基本上我沒有打算在花蓮市過夜的念頭,當然也不會有個地方可以讓我寄放 行李,之後再輕裝上路。就這麼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就只為了一圓我的小籠包夢,這樣的犧牲太大了。為了節省時間成本,我選擇在小籠包對面的快餐店解決我的午 餐:「來到花蓮就是要吃些花蓮當地人吃的,不要去吃觀光客吃的東西。」這樣子的自我安慰好像會讓吃不到小籠包的我好過一些。

午餐之後,我 又來到花蓮港。上次來到這裡已經是傍晚,而這次我到的時候卻只是下午,上次我來的時候相機沒電拍不到什麼照片,這次我來的時候時間不對也拍不到什麼好照 片。我就這樣站在花蓮港的涼亭裡休息了一下,專屬於港都的海風往往摻雜著汽油味,這是人間的味道,即將遠離人世的我應該好好記得的。

對於台十一線的想像都是浪漫的,幾年前的夜奔讓我一直到這次環島時還念念不忘。

往豐濱的路上,我左手邊的天空開始出現像火燒一般的紅,我本來懷疑是花蓮市的光害讓即使已經遠離花蓮市的我也能清楚的看到花蓮市的燈光,可是隨著紅光愈來愈亮,我看到大大的滿月從海平面上冒出來!原來那個是月亮!東海岸的月出好美!!!


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就只是為了再親自目睹一次東海岸月出這個再簡單不過的藉口。

下 午之後的東海岸公路陰晴不定,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陰陰的天氣。看著那些還在施工的地方,我很難想像前幾年我是單騎摸黑走上這條路,因為那樣的路連白天的我走 起來都有些吃力,更無論是晚上完全沒有視線的情況之下。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入夜之後什麼都看不到,所以走起來也不覺得吃力就是。

台十一線上過了花蓮市區之後,唯一個比較有人煙的聚落是豐濱,也是我今天晚上預計要休息的地方。這條公路白天和晚上走起來的感覺不同,如果不是為了安全上的顧慮,我覺得入夜之後的摸黑而行比較有意義,又或者是在晴朗無雲的天氣裡,在每個轉角總有突然跳到眼前的動人海景。

我 到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讓我第一次的台十一線初體驗,我就看到了台十一線最美的那一面,包括夜裡部落的燈火,包括東海岸美不勝收的月出,還有就是那驚魂味 定的夜遊故事。下午三點的台十一線就像在午睡一樣安靜,車子還是一樣少,也許是午休的時間已到,我在台十一線上有幾次差點騎到睡著。

「這時候已經沒有後悔的理由了,我已經回不去。」一直在這樣的念頭浮上腦海之前,我還是直希望著可以回到中橫上,再次體會那種被雨打下山的感覺。在到達豐濱之前,天空下了一陣小雨。「還是讓我淋到雨了,雖然這雨不像中橫上的那麼可怕。」我想。

台十一線上的幾座小部落我都沒有機會細細品味,如果再一次讓我在夜裡來到這裡,我一定會找到方法可以好好欣賞夜裡夜裡的台十一線,而不是被他的深沉所懾服。

今天走的路線和我的319經歷重合的地方太多,很難不牽扯出過去的故事。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什麼環島的感覺,如果說有什麼感覺的話,應該比較像是又重新回到當年跑319的那種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熱情,還有不知道為什麼而堅持的堅持。

堅持?這個字眼總教人愛不釋手。

如 果要我告訴你,我的環島到目前為止有什麼樣的收獲的話,我會告訴你:「如果一件事情決定了,就不要後悔去執行。生命的意義在於無窮無盡的體會,去體會不同 的境遇是你應該做的,也唯有如此,你的生命才能活出自我。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與挫折,無論遇上怎麼樣的打擊,我們都要有再次出發的動力與熱情。」

「真 正的旅行者是那些為出門而出門的人,他們輕鬆愉快如同漂蕩的氣球。然而他們絕不會偏離自己的目的地。也不知為什?,他們總是說:『上路吧!』」如同切.格 瓦拉所說,對於很多東西我們也許不應該太執著,但這不表示我們可以漫無目的的活著。即便是我們就像汽球一樣隨風飄搖,也不應該忘卻最早最原先的目標,這是 我們存在的意義,千千萬萬別忘了。

我在到達今天過夜的女媧娘娘廟之前,在心底暗自發下這樣的願望:「之後的道路,無論如何都別再放棄,即使前方的路再怎麼難走,決定了,就走到底。」

我還是期待著月出,雖然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是農曆幾號,就竟有沒有大又圓的月出可以看。我也同樣的期待著明天早上的日出,雖然夜裡的雲變動之快讓人很難相信明天會有個好天氣。今晚豐濱的夜裡星星是一閃即逝的,只有在雲間的隙縫中可以偷偷露個臉,轉瞬又被烏雲吞沒。

夜裡,這裡開始下雨了,你那裡又會怎樣呢?





祝 順利


麻吉熊 於環島的路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