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為成硬漢而來,觀音山迷航記


座落於台北縣西部的觀音山系,其範圍大致上包括五股、八里以及林口部分,長久以來也一直都是附近居民們登山遊玩的好去處。

關於觀音山的名字從何說來,眾說紛云,有人說觀音山的山形像極了跌坐的觀音菩薩,而環繞其周圍的十八連峰也像是護持的十八羅漢,於觀音山的名號不逕而走。比起觀音山這個現在流行的名稱,反而我比較喜歡舊時的名字「八里坌山」。

約略也在前幾天吧!我受到了大學時期同學的邀請,從以下幾個選項裡找選擇了觀音山的半日遊。






你們不要以為六福村是動物園,在台北縣的五股鄉裡也有個六福村。據熟知附近歷史的居民口述,這裡原來的名字是五福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來著,不知不覺的就變成六福村了,幾年前位於這附近的7-11還在店門口放置一座電子跑馬燈上頭寫著:「歡迎光臨六福村」。

仿佛只剩下這裡的主要道路還記得舊時的名字「五福路」是這裡曾經也是「五福村」的証據。






我在這附近隨便找了一個麵攤解飢,這是搾菜肉絲麵。一般我吃到的搾菜肉絲麵很少會加入青菜,這碗麵裡加入了不少青江菜,肉絲被壓在麵底下,翻上來之後就看到了。味道頗清淡,很對我最近的胃口。





我受不了老闆娘的極力推介,也點了一盤 30元的涼拌小菜作陪。





『你穿這樣,是打算下山之後去逛街的是吧?』他看了我接近逛街的裝扮這樣說。
「沒有啊,反正就隨便穿,上山走走而已嘛。」我不以為意的說道。

不久之後,我和同學會合之後一起騎車來到觀音山上的某個登山口。據說觀音山上有六條登山步道,老實說我也不清楚我們今天是從哪個入口進入,但我同學手頭上的手繪地圖裡,我可以約略的定位出我們所選擇的登山口在北56和53-1的交會口附近。

登山口附近是墓園,入口處有座涼亭,沿著步道陡上之後會直接來到占山山頂,經過占山連峰之後我們將會在凌雲禪寺休息,之後直上硬漢嶺,再從鷹仔尖折返登山口。

我們和一個下山的老伯確認過路線之後,就大膽的邁開步子上山去了,卻被一開始的徒上斜坡累得不成人形。本來依據我的經驗,花費同樣的時間最多也只會爬升到200公尺左右,結果同伙的海拔高度計卻顯示我們的位置在350m左右的高度。

沒多久,我們登上了占山,也來到位於占山山頂上的小亭子。在這裡的視野很好,向東方望去可以盡納整個台北盆地。只見到原本高大無朋的台北101和新光三越大樓都縮得小小的。遠方的基隆河從正東方的方向進入盆地,大漢溪從東南的方位進入畫面,和新店溪會合以後搖身一變成為淡水河橫過我們前方。基隆河和淡水河在社子島前方匯合在一起,繼續朝西邊的方向進入台灣海峽。

我們在亭子附近發現一條小路,從這條小路來到一處工寮,有幾個人在工寮裡休息喝茶,看起來像是小農田的主人招待朋友來此處觀光的感覺。這個工寮前面的廣場正好迎向對岸的淡水,遠望可以見到八里街區的大部分,以及對岸淡水地區沿著水岸的風情。

更遠一點的大屯山、關渡、北投、天母以及更遠的三芝也都可以盡收眼底。

另,我在這個小工寮前也看到一隻大冠鷲乘著海風翱翔的雄偉樣貌。

觀音山,其實也是觀鷹山。




在我這幾年的步道經驗裡,有鋪的要比沒鋪的好走,剛好我同學在這陣子的步道經驗裡也體認到這件事,於是我們巧妙的避開了占山連峰的連續步道攻擊,一下子就來到了凌雲禪寺。本來,我的同學打算在這裡進行補給的,可不巧的是凌雲禪寺這陣子在進行整修,義賣部沒有營業。再加上我們登山的日子又不是假日,凌雲禪寺附近的登山口小販也沒有上來,他的補給計劃受到了嚴重的挫敗。

反正我們的行程不會因為這個小意外而受阻,最多就是少吃點好料的,也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們再繞回步道上,從一條小叉路進入硬漢嶺的方向。原先,我以為幾年前在新光部落裡走上一條當時還是新開的胡桃步道裡行走的時候,當時的我行走在人工開鑿而成的步道上,能支撐身體的只有當地居民搭成的繩索,且絕大多數的時間必需要捨棄身為人類的尊顏,以手腳並用的方式行進著。

當時我以為這樣的經驗應該是空前絕後的了,沒想到有在這個台北近郊的觀音山,竟然讓我有了和當時同樣的荒野體驗。然後我也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很多山友選擇觀音山做為登山前的重訓場地,因為這裡的步道實在太接近原始荒野,除了人跡比較明顯之外,路況實在相去不遠。







我們在山腰裡繞呀繞的,不久之後來到傳說中的硬漢嶺。

比起剛剛在占山山頂的景色,硬漢嶺上的視野又更遠了些。




北方的陽明山系。






東方的淡水河水系。






分列於淡水河口的淡水、八里地區。






曾經是台北湖西岸的五股、蘆洲一帶,照片中的小河為二重疏洪道。









又聽說,這條直上硬漢嶺的步道,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極為好看,但在冬天來訪時的我只能想像櫻花開時的盛況。我們打算沿著這條步道下山,從某條小路裡走到鷹仔尖,接著就可以回到我們當時的登山口,但沒想到我同學帶錯路,帶著我們走到了一個地圖上沒有標示出來的小空地。

當我們發現走錯路的時候,已經接近太陽下山的時間了。我們只好拿出手繪地圖和指北針來進行定位,經過一些大地標的相對角度,我們確認我們確確實實走錯方向,原本應該走到占山方向的我們,卻走上了完全相反的方向,我們正往龍形前進中。

而且更重要的是,位於同方向的步道的三條,我們不知道我們現在是位於半山腰上的哪一條步道。

這時,距離完全天黑只剩下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如果地圖正確的話,沿著這條路走我們可以回到占山」我指著手繪地圖這樣說著。
『理論上應該是,所以現在往上的路都可以不用考慮了』

我們就這樣在這條半山腰的小徑上行走了大約半個小時。

「放心啦!夜裡的山裡比你想像中的還亮。」我說
『可是,我上次去天母走水路古道的時候,一入夜就幾乎完全看不到了』
「不會啊,今天的天氣還不錯,而且也有山下的光害,沒關係的啦!」我的同學一點都聽不出來我想緩和情緒。

我們好不容易的找到當時彎向硬漢嶺的分叉口,用著太陽下山前最後的光芒確定了下山的道路,我們會從某個小路下切到福安宮,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我們停車的小涼亭。

我們最後一次進行補給是在硬漢嶺上,原先以為一個小時就能下山,所以我們都很放心的把最後的補給品吃完, 所以在這樣急忙的下山路上雖然體力消耗甚巨,卻也無從補給起了。我們在太陽完全下山之後不久來到東明宮,可是我因為廟前有個蓮花池誤以為這裡是潮音洞,接著我們又在這附近找了好久的福安宮卻怎麼走怎麼碰壁。

後來我才知道,觀音山之所以是觀音山,是因為整座山上的廟幾乎都是觀音廟的緣故

『算了啦!安份點回到老路上,上到占山之後再下去就好,這個時候只要能平安下山就好。』
同伴們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如果我們早一個小時到這裡的話,也許還有機會找到正確的路下山」我說


剛剛開始找路下山的時候,我們還有體力說些五四三的來消除彼此心中的不安,到了這個時候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同學拿出手機當做照片工具,在夜裡的山道中剛好可以照亮些眼前的道路,偶爾星光從樹頂的縫隙間灑落下來,還有更多的光其實是來自於山下的燈光。

我們用盡最後的力氣回到占山山頂,在這裡留下我們此生最狼狽不甚的照片。我們在占山頂上吹著略帶寒意的涼風,在台北盆地的夜色下做最後的休息,在我們休息完成之後,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停放機車的地方。




「其實我們這樣還不算慘」我又開始耍起嘴皮子:「萬一等我們下山之後,發現車子不見了才是最慘的。」
『你確定你的鑰匙還在身上?』同伙不干示弱的也跟著耍了起來。
「哦!對哦!如果發現鑰匙掉在硬漢嶺上才是最可怕的。」愈接近山下,我們的心情好像也重新輕鬆起來。





一起下山之後,我們相約到距離最近的貴族世家大吃特吃,除了要補回下午流失的體力之外,我猜也是因為在荒山裡打轉有種晃如隔世的感覺,需要經由大吃大喝的方式來回魂的關係。

我們在貴族世家裡做了決定,等到下次再上觀音山的時候,一定要帶齊手頭上所有的登山裝備,絕對不再把觀音山當成一般的郊山看待。

也就是說,觀音山的遊記,除了這篇之外也順便預告了下一篇。




















其實,當我們兩個人在觀音山裡迷航的時候,無意間在一個鋪上整齊石塊的小廣場,廣場上有座小亭子,亭子裡頭有三個老杯杯拿著馬克杯在喝酒,我們的到來打斷了他們原本的對話。其中一個人轉過來對我說:「你將會成為台灣的國王…… 」

我在觀音山裡找路下山的時候,腦海裡浮現的竟然是沙士比亞的馬克白,真是該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