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7日 星期日

大屯山初訪--有霧


有人說:「陽明山上好賞櫻。」

於是,我選了一個看起來還不賴的周未假日到訪,只是沒想到這個周未突然來了個鋒面,除了氣溫驟降以外,整座大屯山都被雲霧所包圍著,除了一片白茫茫的以外再也看不到什麼(當然還有七星山、紗帽山、擎天崗還有對岸的觀音山也都是)。







如果不是早和人家約好要一起走,這樣的天氣我會選擇留在家裡,或者最多留在某博物館裡打發時間就算了。

有云:「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都是決定好要做的事,那就好好的完成,不要想太多就好。




我和同伴約在士林碰面,一起騎車上到陽明山半山腰上的清天宮,而一旁的櫻花正盛開著。





據說復興三路沿線是個賞櫻花的好地方,可惜的是我們來訪得太晚,很明顯的錯過花季。整條復興三路只剩下身株忘了季節的,還有清天宮旁的那幾株還盛開著。

在華面的小吃攤用過餐,我們就出發了。





在清天宮附近的視野極佳,如果是晴朗的天氣來訪,也許可以遠望至桃園台地一帶。可惜今天的天氣真的不好,過了淡水河之後建築物的只剩下剪影。





這樣的盛況,以前我在宜蘭南山也見過。但南山附近的更具規模,除了高麗菜的聲勢浩大之外,周遭空氣裡瀰漫的味道也是。





這裡的蔬菜葉面上還有蟲蛀的痕跡,空氣裡沒有什麼讓人不舒服的味道。





沿著清天宮步道直上,沿途除了菜園之外,還會有許多賣菜的小販。

他們說,這些菜都是清晨剛摘取下來的,可以生吃,而且都很好吃。




我在想,這些小販們的生活也許清苦了些,但在辛勤打拼之餘也許還保留著些什麼。





這攤的橘子有分別,我們選了一斤來自12年老樹的橘子,背著上山。




手震的情形嚴重了點,而我想表達的是這些根莖類作物肥美壯碩的模樣。






半掩的門,像是在說「歡迎光臨」,又像在說「內有惡犬,請物進入」。卻也掩蓋不住「別有洞天」的感覺。





雖然我不太會分辨竹子的種類,但我猜想這應該是某種竹子的花。





清天宮之後的步道是緩緩的上坡,走起來雖然有些累,但也沒到很累的程度。

而夾步道的兩旁都是竹林(很顯然的,竹子背後也應該都是菜園)遮敝了大半的天空,別說是今天天氣不好,即便是在夏天到訪,感應該感受不太到暑意吧!






同伴是識途的(至這一段是)我在他的帶領下來到道祖宮,這感覺起來更像民宅的小廟。







看來有點年紀,但還不到能被稱為「老」的程度。有客人來的時候只是吠幾聲,等確認來者並無惡意之後就趴下休息了。








離開道祖宮之後不久,我們來到這裡,並定是轉向向天池的方向行進。

四周的風景已經開始轉變了。







如果這裡的遊客是熱絡的,那麼石階上不會是苔綠。











步道比起剛才那段顯得平緩許多,多半都是可以大步向前的。








或者是同樣和緩的下坡。







裕仁天皇還是太子的時候曾經到此地一遊,有碑誌之。

當年的他也許和我們走的也是同樣的路線來到此地的吧?





在裕仁天皇帶領日本投降後許多年,這裡的步道依舊,但人事全非。






越過某個小山稜之後,霧氣上來了。

而這時我們彼此口中談論的竟然是「世界未日與冷酷異境」裡的情節。







我覺得這棵樹像是跳舞的女巫。






那,這樣的景況應該就是群樹的嘉年華會或者豐年祭之類的活動了吧!









下坡之後,我們抵達第一個目的地向天湖。

因為霧氣實在太濃,我們的視線只能抵達前方約莫十五公尺左右,那條筆直的小徑似乎在這樣的情境裡又有了很多種可能。我們的耳邊縈繞著人群的調笑聲(而且為數不少),卻連個人眼也沒瞧見,實在詭譎。






我們沿著小徑走,來到這塊大石頭所在的地方。

在我同伴的口中,這塊大石頭在有水的時候會整個被淹沒。除了石面上刻著「復中32」之外,石頭旁還供 著鮮花和燒過的線香。





我們在離開向天湖之後,到這裡,決定開向走向面天山。








霧裡的風景多半都是如此,初來時還覺得有些詭異,但習慣之後反而覺得可愛。

我們在這裡遇上一位打赤膞的老伯,他用極快的速度趕上我們,向我們問了一句「你們有沒有背玫瑰花上來?」我們還來不及回答他在就消失在我們的視線裡了。

趁著最近堂口風盛行,我們開始構想出一系列的堂號切口,隨著這沒頭沒腦的問句而來。








轉過幾處山坳之後,石階上突然躺著幾朵小花。

(除了向我們透露著這裡人跡罕至以外,還有「小心路滑」的涵意在)




落花來自這裡,而我還來不及分辨這樹的名字。

我們極度費力的走上坡。






看到雷達站的時候,表示面天山到了。

據說這裡有著全陽明山系最好的視野,天氣好的時候,甚至可以從這裡看到桃園機場。






溫度計上的指示,是11度對吧?








我在想,在這面天山的絕頂之處,也許還有其它小型生物在這裡生活,有圖為証。

在景觀涼亭上稍事休息之後,我們沿著步道再度陡下。

對了,我好像忘了說明今天預計要從走的路線。原先,我們的打算是從清天宮出發以後,繞到向天湖走面天山,來到二子坪之後折返到大屯西峰和南峰再上大屯主峰,回到二子坪之後再接著回家。

重要的是,我那位識途的同伴認為「五小時」就可以完成了。




所以此行非常匆促,我們除了趕路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趕路。

因為我們再也不想留在黑夜的山林裡(對,那位同伙依然是上次一起在觀音山裡迷路的那位)。

面天山向下的步道有些潮溼,我們兩個人走得很辛苦。我要小心別讓手上的相機摔著了,他要小心不要跌倒。









離開霧氣也離開潮溼的石階步道之後,我們來到這裡,一頭通往二子坪,另一頭回到清天宮。







這水池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我想拍。

夏天的夜裡應該會是熱鬧的地方。







早春的山裡常會有這樣的豔遇,連新生的葉子看起來都像是花朵一般。





也許這一帶曾經遭逢過什麼事情,箭竹很茂密的在樹底下生長著。






我們在這裡遇到兩位老人家,他們是台北登山協會的人。

在簡單的攀談之後,他們倆極力的阻止我們「以簡單的裝備上西峰和南峰」,我到現在還很難忘記他們倆聽到了我們打算連攻西峰、南峰之後,再用眼角餘光打量我們身上的裝備之後以異常堅定的語氣說:「我是不建議啦」的表情。

然後我們以極快速度放棄原有的想法,決定只上大屯山就好。

我們也在他們倆的帶領之下,來到二子坪停車場再度休息。





所以我說,早春的山裡樂趣無窮,對吧!



在拍這張照片的時候風很大,我是硬著頭皮拍下來的。






二子坪停車場位於鞍部的入口處,這裡停滿了各式車輛與霧氣。

我們倆個人在這裡的遊客服務中心各自買了顆肉粽果腹,也得到了通往大屯山的第一手訊息。
(老實說,這裡買的肉粽味道還不賴)




因為霧氣實在太重,我們選擇從車道步行一小段之後再切入稜線上的登山步道,直上大屯山。

通往大屯山的步道是接連不斷的陡上,走來實在累人。而我的相機電池在二子坪停車場裡電力正式宣告耗盡,所以無法記錄下接下來的行程。






正常我們覺得兵困馬乏之際,才正式的攻上山頂。連相機都沒電了,只好拿出手機簡單的拍下幾張照片了事。畫面有點情深深雨濛濛,不止是手機成相不夠好的關係,更是因為周遭環境也是一樣的朦朧。










我在想,也許我在晴朗的天氣裡來訪才會是個好的選擇。










山頂上又溼又冷的,我們兩個用最快的速度又回到這裡,從這裡直接攻向清天宮的入口,然後回家。

我們從大屯山下到此地之前,遇到過兩個可以通往南峰和西峰的入口,入口處都有告示牌清楚的寫著警告訊息,再加上兩位老人家和遊客服務中心服務人員的資訊,我們才覺得當初會有那樣的計劃實在是個錯誤的打算。

也許下次會等個天氣較好的時間(應該會在四月左右)再次到訪。我個人希望可以把目標很單純的鎖定在西峰和南峰,以及大屯主峰。可是時間應該會拉長到七個小時左右,不會再像這次一樣亂衝亂撞的,事情什麼鬼評估都沒有就闖進山林裡。

這是很危險的事。




而且足足七小時,也夠時間讓我好的拍幾張照片了。




如果再再外加面天山及向天湖的話,我猜想九個小時以上應該是跑不掉的,如果不想趕夜路的話,似乎只能在夏天做這種事情了。

(真是個爬山瘋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