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6日 星期六

北投溫泉博物館


北投,在凱達格蘭人的傳說中,是女巫居住的地方。也因為這位美麗女巫的魔力,這裡的氣候始終溫暖且繁花盛開,連泉水都跟著熱了起來。








平埔族人的時代結束後不久,漢人進駐,清朝末年曾經有郁永河穿海渡河、披荊斬棘的來到此地開採硫礦。然後不久之後,隨著日治時代的到來,北投的故事開始有了新的章節。





時至今日,人們談起北投多半還是會想起「溫泉」,日本人在這樣的轉折過程中居功闕偉。






隨著溫泉這項產業的發展,周邊的相關行業也跟著接踵而來,如果不是金門王與李炳輝的那首「流浪到淡水」我想「那卡西」這個曾經在新北投一帶盛極一時的行業只會留在大家腦海裡了吧!








日前的文章裡的提到,我是從捷運北投站出發的。在我穿過溫泉路73巷來到溫泉公園的時候,北投溫泉博物館以這樣的的風貌迎接我。





這水,冒著淡淡的輕煙,隱隱約約還可以聞到濃濃的硫礦味,也許北投社的傳說及郁永河的故事都未曾走遠。






西元1986年距今只是一個世紀,證明日本人在北投開發史上的重要地位。

這小石碑告訴我們西元1986那一年,日本人在此地建立了一座名為「天狗庵」的溫泉旅舍,之後的瀧乃湯、星乃湯以及其它的溫泉會館都是天狗庵的後生晚輩了。






在我後方的涼亭裡有人正在寫生,在我前方的溫泉博物館旁有人正在進行相機外拍,博物館裡也有好奇的遊客正在探頭探腦。假日早晨的新北投公園好不熱鬧。








而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靜悄悄的沿著步道繞到博物館的後方,享受著暫時與世隔絕的靜謐。






他們說日本人酷愛櫻花,但這裡的幾株看起來都太年輕,不像是從日治時代就活在這裡的。如果可以換成老吉野櫻的話,也許會更具日本風味吧?









山櫻花對我來說還是稍微豔了點。








經過了小型露天劇場,我來到博物館門口。

但這門口似乎不只是門口,還有著小小賣場的功用。有個大嬸在賣皮包,有位姑娘在賣冰淇淋(也有頭麻吉熊在賣弄 )。

對於博物館內容有興趣的,歡迎點選這裡直接連到北投溫泉博物館的首頁,這樣的了解應該會是最透徹的。老實說,我不怎麼喜歡在博物館裡拍照,除非有特別的理由。







一撇眼的又望見馬路另一邊的「北投兒童樂園」,這型式看來應該是某種公共設施,為什麼會變成兒童樂園呢?

本來我以為是神社或國小的,但在文史工作者找到的資料中,這個地方原先屬於「公共浴場附屬遊園地」,和神社和國小的想像有些距離。








行行復行行,日治時期的某些公共建築物似乎非常習慣以磚造的一樓搭配木製的二樓,接近地面的地方用洗石子的工法,頂上再鋪上一層黑黑的的瓦片。








之前其實我不太習慣用點測光的,但在這裡好像又突然學會了什麼。








從很多方面看來,北投都是個踏青的好地方,頗有「結盧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東晉遺風。


關於北投這個地方有著許多故事尚待發掘,北投這個地方的文史工作者極為活躍,有空的話歡迎來走走,應該可以有更多的收獲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