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跟著漢克一起啡.Cofly 一起喝咖啡

無標題

最近入手的一把咖啡豆,是從Cofly那裡買來的瓜地馬拉,莊園的名字很美,中文叫絕色莊園。原本我個人對於瓜地馬拉的咖啡豆就有偏好,再加上好咖友漢克的熱情推廌,所以決定從他那裡入手這一支豆子。

先簡單的向大家介紹一下絕色莊園的基本資料:

產區:Acatenango Valley
莊園名稱:Finca la Hermosa
品種:Típica (50%)、Bourbon (30%)、Caturra (10%)、Pache (5%)、Geisha (5%)
處理方式:Fully Washed and dried on patio
海拔高度:1,980m


無標題

雖然莊園資料上顯示,絕色莊園同時還有栽種其他品種的咖啡豆,但因為豆商那裡的標示上寫的品種是Typica,所以就先假定手上這把絕色莊園的咖啡是單一品種的Typica囉!

瓜地馬拉咖啡豆給我的印象是偏硬的,雖然風味絕佳,但要把它的味道完全發揮出來,除了考驗烘豆師的技巧之外,也很吃烘豆機的性能。所以當漢克向我提及他手上還有一把瓜地馬拉的時候,我馬上就選擇這把瓜地馬拉了 XDD

Sorry啦!所羅門王,請你先留在漢克那裡招待其他客人,下次有緣的話我們會再相遇的。


無標題

光看豆子的外觀就知道是豆子還處在一個極度新鮮的程度,雖然味道最好,但也是最棘手的狀態。


無標題

無標題

漢克說,這把絕色莊園已經烘進一爆停了,但我總覺得就外觀和顏色看起來很像還只是一爆密集尾段的程度。

再更詳細一點的資料我沒有問,因為漢克說他的烘豆方式比較像是老師傅那種依據經驗和豆子的狀況隨時做調整,在烘豆的過程中的全神貫注的投入,注意咖啡豆在烘焙過程中的每個變化。

目前漢克使用的烘豆機是咖啡工人出產的Cube 1.0,按照他的說法,這部烘豆機是一台很有個性的烘豆機,因為是手工打造,所以每一部都應該算是獨立的個體,就算以同一個機身來說,上次的烘焙數據都不一定能完全複製到下次了,就算記錄下來也沒有太大的用處,索性就不記了。

像這種有個性的烘豆機烘出來的咖啡,當然也會完全突顯出烘豆師的想法和烘豆機本身的特色。




無標題

無標題

我用SKALE的內建功能把沖煮過程記錄在這裡,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開來參考一下。

相關的數據如下:

豆量:12克
小富士鬼齒刻度:4.5
水溫:92℃
悶蒸時間:15秒(預設18秒,調整後為15秒)
水量:240ml
沖煮時間:1分16秒




無標題

無標題

就我喝到的風味來說,這把絕色莊園的酸味很搶戲,但只在初入口的時候存在閃一下就消失了,就像是電影拉開了序幕那樣,讓人下意識的就開始期待起接下來上演的好戲。緊接著遞出來的是帶有水果甜味的花香,也許有人會說這種香氣很像茉莉花,但我覺得漢克這裡拿到的絕色莊園在甜味的表現上比較亮眼,花香的部分有點像是調味料那樣,讓甜味的口感更升級。

這種細緻的甜味就這樣如同山谷裡的回音那樣迴蕩在整個口腔當中,然後你會忍不住在適當的時間點喝下第二口、第三口,讓一層層的甜味在口腔裡慢慢擴散。還有一個不得不提的,就這把絕色莊園會讓你像是走進巧克力工廠那樣,在你的鼻腔裡瀰漫著巧克力的苦甜滋味,大人才懂的享受。

如果要我個比方的話,這把絕色莊園像是京都老町家裡操持一切的老闆娘那樣,總是可以把店裡上上下下整理得井井有條,很從容的對付每個客人各種千奇百怪的需要,把你想得到的所有需求備足了,在你想到之前就已經把東西備準備好,放在房間裡的某個方便收納的位置,什麼都有,什麼都在,什麼都不奇怪。

說得簡單點,那是一種對味蕾無微不至的照顧。



無標題



無標題

他是漢克本人,我在去年咖啡爽節的時候拍下到的。

咖啡經歷從行動咖啡車開始,最早只有8個客席,最後來進化到有二十幾個客席的露天咖啡館。只是在事業太過成功的同時漢克開始重新思考起自己生活的方向,因為咖啡館成功經營,已經把自己的時間切的太破碎,完全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了。最後他選擇把自己從咖啡的現場中抽離出來,另外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只是咖啡還是沒有從他的生命中被完全抽離,現在的漢克用最簡單的方式在咖啡的世界裡自在悠遊著。他找來了烘豆機和來自世界各地希奇古怪的咖啡豆們,用小量烘焙的方式一方面與咖啡同好們彼此交流,另一方面也讓自己可以持續不斷的收吸各項新資訊,繼續在咖啡道條道路裡前進。

雖然嚴格來說漢克已經不算是以咖啡營生的職人了,但他還是儘量的讓自己可以留在咖啡這個領域裡。

你們看,對漢克來說,這些小小的咖啡豆有多令人著迷。




無標題

如果咖啡爽節想要傳達給大家什麼,在漢克身上就展示著其中一種,因為他嚐試著營造出咖啡和生活完美結合的可能。

那你呢?咖啡對你來說是什麼?


相關資料:

Cofly 一起喝咖啡 - facebook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