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跑馬古道初探

新聞說今天會變天,但是早上出發前的好天氣讓我不想相信
所以,我只比上次到聖母山莊時多帶了個水壺裝滿水,
按照慣例,從蘇澳到礁溪的路程走的是台九線,
從宜2 的大忠路口進到跑馬古道入口。
轉進大忠路後不久,就以在某個路口看到通往跑馬古道的入口
之後一直都是水泥路面,蹦蹦跳跳的來到登山口。

因為這次清楚的知道跑馬古道的位置,相較之下也少了像上次聖母山莊行
那種半探險的樂趣。

比較有趣的是,在通往登山口的路上可以在一邊上升的同時
一邊看到蘭陽平原出現在右側,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在北宜公路爬升時看到的風景
本來巨大的建築物慢慢縮小到看起來像是用樂高積木堆起來的樣子

雖然今天是星期一,但這裡還是有著許多健行的人群
他們多半開車直上登山口,或者直接就把車停在大忠路上步行上來
在水泥路的半途有個廁所,那裡也累積著不少人車。

來到跑馬古道登山口的時候,看到一位老伯在做著類似太極拳的伸展操
我一邊啃著從山下7-11帶上來的藍莓培果,一邊看著老伯把伸展操完成
本來我以為他會開始登山,結果沒想到他走到旁邊的自行車
從車籃裡拿出一包香煙,好像很享受的吞雲吐霧著。

我很想問他:「做了半天健康操,結果吸了根煙,不等於白做嗎?」
但這種話通常只能在心裡想。



跑馬古道的登山口那個造型特殊的東西,是早年這裡的居民們用來運送木材的工具
名字為木馬,下面通常會墊著塗上烏油潤滑的圓木,就這樣一路從山上把木柴運送下山
早年的跑馬古道除了這樣的木馬之外,二戰時期也常有日軍在路上騎馬巡邏
當地居民稱之為「跑馬路」或「陸軍路」。

只是在北宜公路開通之後,交通上的重要地位漸漸的被取代
一直到近年礁溪鄉公路重新整修之後,重新以「跑馬古道」命名之。



從登山口進入跑馬古道之後,有一個車道寬度的路面鋪滿碎石子十分好走
偶爾會有樹蔭可供休息,沿路也偶爾會出現善心人士種植的花草。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的主人是誰,姑且先用善心人士這個名字稱呼他們吧!)



往前走了幾分鐘之後,來到了十一股溪旁
在溪旁有個名為「玉龍居」的休息站,在休息站旁邊有條小路可以再往上走,
據說再往上走有與溪同名的聚落,早年曾有十多戶人家,只是近年來已經沒有人居住。
為了趕路的理由,所以我沒有再上去一探究竟。
過了橫越十一股溪的木橋之後,樹蔭出現的機會變多了,大半的時間都可以在樹蔭下行走
這樣的感覺好不暢快。



和上個禮拜走過的聖母山莊登山步道比較起來,跑馬古道實在太適合健行。



礁溪這幾年實在變得太多,有很多以前印象裡不存在的大樓被興建起來
就這樣從農田直接變成這高樓大廈的模樣,老實說,有點不習慣
土地開發是個不可逆的過程,我還是希望那些有權力的人可以多想點長遠的
而不是只把目光放在可以預見的任期內
經濟活動是必然的,沒有經濟活動就沒有現代化的生活
至少應該要取得平衡點,而不是過度的偏向某方。



如果我再早一點來到這裡的話,也許可以看到樹稍上掛滿大頭茶的景像
那應該會非常美麗。
只是我來晚了,只剩下躺在碎石路上的落花訴說著我不知道的過去。



再往前走,路旁出現了一個當年先民使用的木馬模型
附近剛好有個開闊的平地,那裡整修得像個小花園似的
還有個看起來像是新建的房子,感覺上像是一般的民宅,至少應該不是公家機關駐所



我對路旁的紫色小花產生興趣,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之後,沿路還會出現更多我不知道名字,但是卻非常可愛的小植物,
經網友得知,這是種名為金露華的植物,常見於園藝栽培,也是種常見的野花。



再往前走,我撇眼看到藏在芒花上的小昆蟲
看起來好像是椿象,但又好像有那裡不是。
那朵芒花開在離步道有點距離的下坡處,為了防止我滾下山坡
也怕驚動那隻小蟲,所以我很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望遠鏡頭拿出來換上
在他殺了我很多記憶體之後,雙方都心滿意足的離開
只是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隻隻小蟲所在的不遠處有個柳丁園,有棵相思樹從步道旁橫著長過去
在空中畫下一條奇怪的弧線,再往前走是平緩的上坡
只是要注意的是,有個水泥路面往上不知道通往何方
路標告訴我,應該要走水平的這條路面。



要轉進山坳之前視野突然開闊了起來,可以看到遠方太平洋上的龜山島
還有礁溪和頭城之間的水田倒映著藍色的天空
還有國道五號頭城交流道收費站的部分。



轉過跑馬幹四九之後,就正式的往山谷裡行進了
在這裡大部分的時間都晒不到太陽,不是因為樹多的關係
基本上這裡的樹枝葉都頗為稀疏,晒不到太陽是因為了把陽光擋住
回過頭可以從山和山之間遠遠的看到蘭陽平原
仔細聽的話,還可以聽到山谷裡的流水聲,感覺上應該有個瀑布在山谷間
也許將來會有人找到往下的路徑也不一定。



在這裡也出現長年晒不到太陽的地方,在溼潤的山壁上生長著一些綠油油的苔類



有幾顆巨大的石頭出現在路上,我想應該是某次颱風來襲的時候從更高的山上跌落下來的
在修復之後可以讓人通行,不過我想當時的土石滑動的畫面應該很可怕。



路旁有幾棵我不知道名字的大樹,樹幹非常厚實,但在枝枒高處卻沒有什麼葉子


再往前走,就是山神廟了。



這座山神廟原來只是路過的旅客為了祈求旅途平安,在旁砌了塊大石頭充當神像
後來洞裡的小石片愈來愈多,慢慢的就成了現在的山神廟。



過了山神廟之後,又重新出現陽光
藍色的天空實在沒有天氣預報裡將要變天的感覺



我很貪心的在這裡多拍了幾張照片,藍天白雲的,真的完全都沒有變天的感覺。
好像這樣晴朗的天氣會一直持續下去。



過了山神廟再往前走,出現在眼前的是一處礦坑的遺址,
這裡出產的黑鉛礦品質不佳,在民國51年的時候曾經有台灣黑鉛合會
以及文山礦業所在這裡開採,大部分用於低銀鉛筆的製作。
(至於低銀鉛筆是什麼,GOOGLE上找不到答案,我是在路旁的告示牌上知道的)
這裡有個景觀平台,平台上的視野應該是在過了山神廟之後最好的地方。



在這裡我被筆筒樹的新展出來的嫩芽迷住了,由其那些剛冒出頭來才剛剛拉長的部分,
上頭還長著金黃色的毛,呈現捲曲狀的簡單幾何圖形



這讓我想到伊藤潤二那部名為「漩渦」的作品,
之後,我突然覺得無論這個有多可愛,都不應該離他太近才是正確的選擇。



猴洞溪是路途中唯一一個可以親水的地方,
之前經過的十一股溪感覺上只有在下雨的時候才會有流動的水
今天在我到訪的時候,只是幾顆巨大的石頭橫陳在河床上
猴洞溪有個用石頭圍起來的小水壩,在水壩積蓄起來的水池裡有幾隻小魚在裡頭游動
據說,這裡本來水流量很大,根本就沒有辨法搭橋,所以在很久之前是用「溜索」
這種曾經出現在地理課本中中國雲貴地方專用的交通工具來溝通兩岸
在這幾年水勢變小了以後,才開始能夠鋪設橋面。

但我還是忍不住要抱怨一下,就算是好不容易才能鋪設出來的橋面
有必要用整個水泥把河面整個封死,只留下一個暗管來疏通水流嗎?



另外,在水池旁有個當年礁溪鄉公所在丙子年的時候所立下的石碑
因為年代久遠受到風化作用的影響,其它比較小的字跡無法辨認。



之後的路很好走,由其是兩旁的竹林在風吹過的時候沙沙作響的聲音
林間有棟老舊的房舍,以石頭堆砌而成的牆面還有已經半坍塌的木製屋頂
原本我對於這個房子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等到回家查到資料以後才知道
老房子那一帶應該是日治時期的派出所遺址所在地。








再往前直走,就是上新花園了。
這裡我只在國小的時候來過一次,比起印象中的上新花園
現在這個上新花園落莫許多,連門口的停車場都長滿雜草,
停車費50元的公告和少數幾條輪胎印告訴我,這裡還有車輛出沒。
上新花園那個仿中國式的舊門樓口是封死的,用個鐵絲網把入口擋起來了
門樓旁的房子現在改賣茶葉,裡面日光燈是亮著的,但我沒有看到人在裡面
門口有台冰箱,但冰箱門用鐵鍊鎖起來,看來這裡的遊客真的變少很多。

我在這裡沒有看到任何和跑馬古道有關的東西,但我知道應該還有路可以走
索興就往前走上柏油路吧!



我要再稱讚一下今天的藍天白雲,是真的很漂亮。



連路旁的芒花都非常配合,他們生長的地方,原來是上新花園的停車場。
有座小小的松林,樹梢的松果也很可愛



我還是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麼,先假裝他是琉球松好了
地上的松果長度約三公分,直徑也是,大小只比我大姆指的指節再大一點點。



有幾叢新枯的葉子也很可愛,在望遠鏡頭下別具風情。



在這裡向陽的地方可以看到整片的芒萁,應該算是這裡的強勢物種之一。



基本上,這一段的高度和九彎十八拐差不多,在景觀開闊的地方可以看到對面的北宜公路
還有孤懸在太平洋上的龜山島,龜山島頭部的大崩塌在這裡可以看得很清楚。
(好像每個宜蘭人都會有這樣的習慣,在宜蘭看到海,第一個念頭就是找龜山島)



有顆枯樹的造型非常奇特,很像海賊王空島篇的神官涅盤
不過天空中的雲量明顯的變多了,往台北的方向看去,也開始有些烏雲出現
看來我該加快腳步了。
但是這裡美麗的植物實在太多,讓我很難不在這裡留連。



這種被我忘了名字的植物,對開的葉片什是翅膀一樣,
(事後得知,這是一種名為「雙扇蕨」的蕨類植物)
他滿滿的長了整個山壁,我只拍下一小部分。



還有另一個在樹頂上開著一叢小白花的樹,開在離地面約一個人高度的地方。
他的名字叫裡白楤木,很特別的地方在於,只有在樹頂的地方才有葉子和小白花,
以下都是光溜溜的。



步道旁蔓生著火炭母草,葉面上黑色的V字是個讓人難忘的標誌,
但我覺得他的小白花也同樣讓人難忘。



跟剛剛那些新枯的松葉一樣,感覺上這些葉子應該出現在月曆上的



我有偷偷拍下他的果實,他們在這裡大量的生長著這裡幾乎就等於是他們的地盤了
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可能的品種,名字還是依然不知道 



連長在住們身上的藤蔓有我都覺得非常可愛。


有棵青楓偷偷吐出新芽(他有五瓣像手掌一樣,應該是青楓   



在這裡我換上望遠鏡頭,之前都因為懶得換鏡頭所以用廣角鏡一鏡到底



在這裡突然想用望遠鏡頭換個方式拍,卻收到意想不到的樂趣



就連被砍掉一半的筆筒樹剖面都覺得很好玩
如果不是偶爾傳來的引擎聲,這一帶給人的感覺是非常舒服的。



在柏油路上轉過幾個彎以後,跑馬古道的步道重新出現在路旁
老實說我被那個位置很奇怪的告示牌搞得很迷糊
站在路口想了一下,才下定決心往木頭步道的方向走去。
很久以前的電影喜瑪拉雅中看到的對白,在這個時候又被我重新想起:
『眼前有兩條路時,走最難的那條。』

決定了,就走吧!
(其實是因為我知道柏油路應該會接到北宜公路,這裡的萬丈豪情是裝出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一段很像走在蠻荒裡的感覺
可能是圓木製成的步道大多都被蛀壞,也可能是路面上散落著乾枯的雜草
在空氣裡瀰漫著草的味道的關係。



這種詭異的氣氛一直讓我懷疑著:「到底這條步道會通往何方?」



我喜歡在這種山林裡,陽光被葉間的隙縫篩落後灑在步道上的感覺
一樣是不知名的植物,用望遠鏡加大光圈拍起來的感覺異常好看(?)
本來我是想拍下葉面紋路的,不知道是什麼病蟲害讓葉面上有著不規則的斑點



路旁新冒出頭的蕨類葉片,像不像是正在伸懶腰的人?



在我拍下這個鏡頭的時候,有個人悶聲不響的從身後經過,
然後片刻不停的往步道另一頭走去,當他消失在步道盡頭的時候
我才真正的相信這裡是跑馬古道的一部分,是可以讓人類行走的。



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後,我接著出發往步道上方走去
我留意到路旁有個不太像是自然生成的小洞,直徑大約15公分左右
進入洞口約莫二十公分之後開始右轉,洞口有些被撥出來的新土

同樣的,在這個洞口附近可以看到很明顯的分野,
左右兩邊的植物物種很明顯的不一樣,又是只守著自己地盤老死不相往來的簇擁著
往台北方向的是一種,往宜蘭方向的又是另一種,



我很偏心的只拍往宜蘭方向這裡的植物,雖然我覺得另一邊白色樹皮的比較美。

其實,跑馬古道的起始點應該要從北口這裡開始
所有在路上看到計算里程的數字都是從這裡開始算起的
本來我在南口附近上來時,看到3K+400M時,一度曾經非常懷疑自己的腳程
一直到我發現下一個竟然是2K+200M的時候,才知道我是倒著走的



0K+200M是我看到的最後一個里程碑,上頭有很明顯被蟲蛀過的痕跡。



在這附近有個缺口,同樣可以看到龜山島
小時候的我一直都覺得,從這個角度看過去的龜山島比較像是鱷魚頭。





這個「金面大觀」的石牌在我沒有留意的時候突然從路旁蹦出來,
背面還有另外刻字,但在背光的情況下拍不清楚,索興就不拍了。
(回到家查資料之後才知道,背後刻著「亢懷今古」四個大字)

這幾年因為雪隧開通,北宜公路上的車潮早已不復當年
曾經聚集在這裡的店家不是悄悄歇業,就是搬到山下尋求生機
讓我每走北宜公路必吃的四海八仙湯和茶葉蛋據說是後者
也據說搬到山下之後的生意不如以往

來到這裡的時候,有台福斯T4停在路邊,招牌上寫著茶葉蛋和臭豆腐等字眼
但少了四海八仙湯這一味總是覺得怪怪的,
我也沒有興趣試看看他的茶葉蛋是不是老字號的那家
這裡一樣有著之前盛況時販售著的水果,但那些水果我本來就沒什麼興趣
這次上來自然也就不會多去理會。

縣界公園蓋起來了之後,我一直都覺得這裡少了些什麼。



無形將軍廟被請到另一個位置,和北宜公路先烈碑以及土地公廟放在一起
土地公廟也被重新翻修過一次,雖然感覺上不太像是傳統廟宇的形式
但是和之前的舊廟比起來至少乾淨許多



另,我總覺得新的北宜公路殉職先靈紀念碑比舊的還要雄偉許多。



再走過去是還沒有整修完成的黃土路,在路口樹立著「四堵苗埔步道」幾個大字
也許在不久之後這裡會有條全新的步道吧?

小廣場上有個北宜公路的立體模型,除了我們熟知的北宜公路和北宜高以外
上頭還標示著淡蘭古道的部分,可以從石牌這裡一路通往坪林
但據我所知,淡蘭古道泛指在台北和宜蘭之間的眾多步道,
這次我走的跑馬古道是其中之一,位於大里天公廟後方的草嶺古道也是。
一般來說,草嶺古道被稱為北路,是早期往返於淡水和噶瑪蘭之間的主要道路
劉銘傳理台時(西元1885年),才新修了南路的淡蘭古道,直接從景美經坪林,
再從跑馬古道這裡進入宜蘭,
自從1937年北宜公路開通以來,這條南路古道已經不知道荒廢多少年
那條路線是如何找出來的,也許根據史書裡的記載
再加上實際上的地形地貌描繪出來的示意圖吧?
(我的印象中沒有任何關於那條古道重新被整修完成的消息)



隨著縣界公園一起被整修的還有一個景觀平台,主要是可以在更高的地方
把蘭陽平原看得更清楚。
在景觀平台上的說明牌上指出,這個景觀平台依據特殊的3D設計
所以可以抵抗冬天的東北季風,還有夏天颱風的吹襲
就造型上而言,很像一片大型的金屬風衝林。



今天視野比較好一點,可以越過蘭陽溪口到傳藝中心一帶
但在蘇澳這裡的中央山脈,感覺上還是像浮在雲上面的海市蜃樓一樣




龜山島是一定看得到的,



同樣被盡收眼底的還有北宜公路著名的九彎十八拐。
(只是廣角鏡頭沒辨法補抓全部)

在景觀平台正下方有個廢棄碉堡,入口用木板封起來了
不然我是很想進到裡頭看看,從裡面看到的蘭陽平原是什麼樣子。





我跑到扶輪亭去把我從山下帶上來的午餐解進掉,今天的跑馬古道之旅就算告一段落



然後在下山之前,回到北段那裡補拍了石頭公。



另外,在下山之前我把沿路撿得到的比較難分解的垃報收集起來
本來以為只是一些包裝紙,結果沒想到最後連紙杯和塑膠袋都撿到了
這也算是意外的收獲吧?

等到我正式回到礁溪市區之後,馬上驅車直奔PTT宜蘭版上大推的"蕃茄"
得到一份讓人心滿意足的晚餐,但這已經是後話了。







從我踏出"蕃茄"開始,天空開始飄下細雨,我一直被雨打到冬山
雨勢才開始轉小。

果然,人還是不要太鐵齒的才好。







小小後記:

基本上,這條步道算是非常容易的
在我下山的路上還看到許多正要上山的老人家,他們悠閒的樣子就像是每天都會上來一樣
只是要注意的是,我在登山口附近看到很多虎頭蜂
在金面大觀碑旁也被野蜂纏上,所以基本上還是多點防範措施的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