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

景美夜市隨記

前幾天在睡夢中突然又想起了當年我住在景美那裡的一些事情。景美是個很有趣的地方,對我來說,那裡有著近山的寧靜生活,也有著緊鄰著都市的繁華和熱鬧,那是一個熱鬧又不失寧靜的地方,在我多年的旅居生活裡,可以算是我最喜歡的地方了。

當年我住的地方靠近夜市尾端,再走幾步路就可以到達景美溪畔,過了景美橋之後就可以直接到達新店市,再往南走一點可以直接接上北宜公路,而那是我歸鄉的路線。


 


 


 


 


 


景美夜市特別的地方在於,早上的時候是個傳統市場,到了晚上時又變成人聲鼎沸的不夜城(雖然我住在景美的時候沒辨法開伙煮東西,但我還是很喜歡傳統市場裡的感覺)。我習慣到中段的某家中式早餐點去買顆飯團加蛋和一杯熱豆漿當早餐,他們家的包子饅頭不怎麼樣(應該是機器大量製作的,所以沒什麼口感),但他們家飯團用的糯米是用老舊木桶煮熟的,在飯香中還包藏著木頭的香味,再加上脆脆的菜脯、鹹菜、肉鬆還有一小截油條,我實在很難捨棄那個味道。他們家的熱豆漿也很道地。


 


在我住在景美的前半年,幾乎每天都是這樣的早餐內容。一直到某一天我因為下雨改搭捷運上班,才在景美捷運站附近發現了一家生機飲食的小攤販。我喜歡他們家料多味美的手捲,偶爾心情還不錯的時候會再加點一份意仁粥。他們家的意仁粥用細火熬煮得軟軟爛爛的,意仁的味道充滿粥裡,幾乎是可以直接用喝的,濃稠的意仁湯混著軟爛意仁的顆粒可以非常滑順的喝下肚。吃的時候也可以灑上附送葡萄乾,又是另一種享受。


 


 


 


 


 


偶爾休假的時候,我會選擇離我家近一點的「阿泔麵店」去一趟,或者是世新大學學生常常出沒的「哈囉焗烤」。哈囉焗烤的老闆是香港人,所以店裡常常可以聽到充滿香港味道的中文,或者是老闆娘直接用粵語在呼叫著的聲音,我喜歡這家店裡的天津燴飯。加了咖哩的芡汁混著海鮮配料之後,淋在包了蛋皮的白飯上,同時可以吃到海鮮的美味,也有著咖哩的香氣,蛋皮甜味把其它材料的味道巧妙的連結在一起,這是我個人在這家店裡的最愛,是屬於每到必吃的那種。


 


在景文街上,7-11正對面的地方有家賣牛肉麵的小攤位,他們家的麻醬麵也是我常常去吃的。美中不足的是他們家的麻醬麵用的是陽春麵的那種白麵,而不是細麵。而且他們只有早上開店營業,到了晚上就是鹽水雞和豆花店的地盤。鹽水雞我沒什麼興趣,但那家豆花是我的最愛,除了師大夜市裡的那家豆花店以外,那家豆花是我在台北想吃豆花時候的第二選擇,報紙上叫他好吃豆花,倒是蠻名符其實的。


 


 


 


 


 


說到景美夜市,也許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米粉湯」這個東西,那家有著30多年歷史傳承的米粉湯位於景美街100多巷的某個巷子口(真的就在巷子口,如要在店裡用店的話,坐在人家出入的巷子旁或者店頭放置的長凳上用餐),他們家的米粉湯很棒,其精美在於獨一無二的美好湯頭。我不知道也不敢問這湯頭是用什麼材料久熬而成的,我想應該至少會有豬大骨,因為顏色,也因為味道。另外我要再推一下他們店裡的燙青菜(當然要吃燙地瓜葉!),搭上店裡的獨門醬料,再拌上一點點豬油之後,我想那是非常道地的台灣味吧!


 


景美夜市裡以米粉湯主打的店家有兩家,結果反而是租下店面的那家吃起來的味道不如這家位於巷子口的,以常理來看,這是件弔詭的事。另外,在米分湯的對面還有著另一家聽說也是很有名的豆花店,他們家的豆花不錯,但是配料我怎麼吃都吃不習慣,雖然可以選擇的種類很多,但我還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景美夜市在這一段還有另一家不錯的米糕,和米粉湯一樣的也只是一個小攤位,在小攤位的對面租下一個店面讓客人在那裡吃,一切採取自助式的,小攤子的「老闆娘們」只能負責賣米糕和四神湯。他們家的米糕是我個人覺得最好吃的,我想最值得稱讚的應該在於他們家口感像是糕一樣的米飯。通常米糕這類的東西都會加點油,所以無論米糕再怎麼好吃,總是離不開油膩的感覺,這家的米糕吃起來「不是那麼油膩」,還有米糕裡其它佐料的陪襯,造就了這家米糕讓我鐘愛不己的原因。另外,他們家的四神湯也是一絕,很少有四神湯會讓我這麼難忘的。四神湯湯頭的溫潤口感還有軟而不爛的豬大腸,無論什麼時候都覺得好喝。


 


那家米糕店之後被我排擠的原因是因為老闆娘們的服務臉色實在太差,所以後來我就慢慢的減少去吃的次數,一直到後來點就沒什麼動力再登門了。被夾在米糕和米粉湯之間還有另一家賣臭豆腐的,我喜歡吃他們家的炸臭豆腐,也喜歡他們家集甜、酸、脆於一身的台式泡菜。偶爾想吃宵夜的時候,我會跑來這裡吃完再走。


 


 


 


 


 


再往北上的方向走沒幾步路,會有兩家冰店各在景美街的兩方,像是在互嗆一樣就正好開在對面。其實兩家的生意都不錯,但我個人比較喜歡左手邊的這家(比較靠景文街那邊)。這兩家的特色是夏天賣冰,冬天會推出燒仙草或湯圓之類的產品,但老實說,夏天賣的實在好吃太多。兩家的消費方式也一樣,基本上配料可以任選,以不超過盤面為原則,價錢印象中是40元左右。每次我都會夾很多芋頭、意仁和紅豆到盤子裡,其它配料就看心情。


 


 


 


 


接下來一直再往北邊走,主要是以日常雜貨為主(基本上很少會有單身男人派得上用場的東西,那個時候還在蒐集7-11的剛彈公仔,當我每天都要在和統一類飲料奮戰的同時,卻在這裡發現了一隻單價50塊錢相同公仔,那種感覺只能用「捶心肝」來形容!)。夜市裡應該有的,都可以在這裡找得到,只是取向沒有士林夜市那麼年輕,很多商品擺明是要給小孩或者是老一點的人們用的。


 


因為我個人的懶病,所以過了集應廟之後(或者是附近)的店家就很少跑去試吃,那裡的店家太多,我又不喜歡排隊的感覺。阿昌麵店很有名,每次我經過總是看到店門口排著長長的人龍,手上不約而同的都拿著號碼牌。可是我覺得味道還好,以大腸麵線的味道來說,還不如我家巷子口那家。以臭豆腐的水準來看,也比不上我剛剛提到的那家。


 


之後我偶爾會去吃的,除了上海生煎包以外。那家生煎包很有名,無論是高麗菜或是韭菜的都各有各的好,我個人都較喜歡吃韭菜的。薄薄的麵皮包著肉汁豐富的豬肉,底部煎得酥酥脆脆的,沾醬油和一點點辣椒醬之後非常好吃。


 


集應廟一直到捷運入口附近的這個區域,有很多店家招牌上滿滿都是名人的簽名做為好吃的背書,但是我一向不怎麼喜歡這樣的店家,雖然也很想吃看看味到究竟如何,但看到店門口滿滿的人龍,往往我都是過門不入的。但我想最大的原因,是這為這些店家和我回家的方向不怎麼順路,所以我向來都很少走到這裡來。


 


如果那天我是搭捷運去上班的話,那麼基本上出了捷運以後,我會習慣性的停在佐丹奴一陣子(那時候我直接成為佐丹奴的會員,衣櫃裡滿滿都是佐丹奴的衣服,都是這麼來的)再進到景美夜市裡去找晚餐。偶爾從景美街裡穿過如織的人潮直接回到家裡,或者是從景文街上的小巷子裡穿到景美夜市裡之後直接找到晚餐的店家,心滿意足的拎著我的晚餐回到家裡,打開電腦,聽著台北愛樂或者好事聯播網的節目,娛快的解決掉我的晚餐。


 


回首我的景美生活,是多麼的Colorful啊!


 


 


 


 


 


 


另外,在景美街這裡也有著老街特有的味道,雖然景美街和木柵街口那個美麗的巴洛克式建築被拆掉一半讓人很心痛。


 


PS.如果之後我有找到關於那個時候我拍下的景美夜市照片的話,會再補上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