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福隆便當單車記






那一天(很明顯的我忘了是那天),約莫是我剛剛從台北回到宜蘭的那陣子,在暑假連續颱風來襲之前,也在我買下了Louis Garneau SIX不久之後。時間差不多是在我下定決定要把平地上的時速維持在30km/hr之後不久,也在烏秋攻擊事件之後。

為了訓練環島時必需的體力,也為了讓自己的身體習慣長途騎乘時的疲勞感,我安排了一次從我家到福隆的小旅行。







那個時候我已經買下了整套單車裝備,從頭上的安全帽、身上的車衣車褲加袖套還有不可獲缺的水壺等等一應俱全,在我原先的設想裡,這應該會是趟輕鬆寫意的快樂旅程。但事實總是不像人們想像的那麼簡單,姑且就先聽我娓娓道來。

早上八點半過後,我從家裡出發以後,經由濱海公路直接北上到東北角海岸的某個地方去。那裡到蘇澳的直線距離是70公里,往返的距離是140公里(這是我從沿路公路局所設的里程表得知的數字)。剛剛有提到我要訓練體能,所以北上的路上我是都保持在時速30km/hr以上,就這樣一路到了福隆,到達福隆火車站前的時間差不多是十一點半,碼表上的均速是26.5km/hr。

剛到的時候我很高興,一路這樣上來的過程當中我可以把速度維持在一定的水準這麼久,這應該表示在體能上我足以應付環島時的長途騎乘,所以我沒有想太多,在火車站前的7-11把水壺裝滿,就走到火車站前的便當街尋找傳聞中的福隆便當,而我找上的是這一家。













我要先承認,照片是我前幾天路過福隆的時候補拍的。那天我到的時候是中午時分,用餐的人潮比照片裡的人還要多上許多,簡直可以用座無虛席來形容。這家店的特色在於,他們把做便當的地方藏在房子最深的位置,所以當你看到店門口長長的人龍的時候,其實裡頭還有著另一條更長的人龍,所謂的冰山一角,用來形容這家便當店的人潮正好。

想買這家便當的客人,得先穿過一道長長的走廊,在一個非常忙錄的廚房裡有三位阿婆負責包便當給客人,一個打飯,一個夾菜,最後一個負責結帳,運作方式就像希臘神話裡的命運三女神一樣。

還好我到的這天不是假日,不然我光是想要顧車,又要排隊買便當,我想跟本就是忙不過來的吧?










上面的照片是我用55塊錢向Atropos(命運三女神裡最後結束人們壽命的那位,這家便當店裡找錢的那位被我這樣稱呼)換來的。





配菜和白飯被擠在小小的便當盒裡,看得我都覺得他們很可憐,就像是擠在尖鋒時段捷運車廂裡的人們那樣,為了解決他們的痛苦,心懷感激的把他們吃光光是一定要的!

特別的是那個鹹菜,沒有客家鹹菜的又鹹又酸的口感,比較接近南部口味又甜又脆的感覺。高麗菜也是一絕,入口即化的軟爛卻又保留了滿滿的高麗菜甜味,再佐以搾豬油之後的豬油渣保留咀嚼的口感,做法十分傳統。還有那個菜脯也是,吃起來的口味竟是甜的!!

便當裡那些混圓飽滿的米粒就更不用說了,就連我在池上吃到的米飯都沒有這個好吃。









火車到達福隆的時候,都會聽到月台上傳來叫賣便當的聲音,以前小時候往來於台北和宜蘭之間的時候都會把藍色普快車的窗戶打開,手拿著紅色的百元大鈔向外頭揮一揮,自然而然就會有賣便當的小販拿著一顆便當,還有找回來的五十元銅板。

長大之後,路過福隆還是會習慣性的買顆便當,無論肚子是不是真的那麼餓。現在那家月台便當的生意做得很大,不止是在福隆火車站的月台上有,連頭城和貢寮火車站的月台都淪陷了。只是,這家月台便當雖然打著福隆便當的名號,但我覺得無論如何都比不上位於火車站門口左手邊第一間的這家。

兩家的配料種類大同小異,只是在味道上跟本就是天差地別。







這幾年往來台北和宜蘭之間,在經過福隆的時候還是會習慣性的停下來吃便當,只是交通工具從火車換成了機車(或者是單車),吃來吃去還是只有這家鄉野便當合我的胃。

對我而言,其它家的也不是難吃,只是覺得味道上好像少了點什麼。















為了証明這篇文章是遊記,所以我得再補上旅遊的心得。



旅途中我特別繞路去騎得子口溪一直到蘭陽溪口的濱海自行車專用道,一下噶瑪蘭大橋之後我就開始往海邊的方向走去,試著要找到這條我只知其名,一直都沒有走過的自行車專用道(好像在我高中的時代就已經完工)。

繞了一下子之後我才找到入口,基本上路面我覺得還算OK,只是從柏油路面上的胎痕可以看得出來,在用這條路的一定不只是自行車,除了機車之外還有汽車。

基本上路面還算不錯,只是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座公園,這讓我非常訝異(重點是公路裡的自行車道路面非常糟,不是之前的柏油路面,而是用一塊塊的水泥拼起來的,水泥塊之間還有一條條寬約十公分的泥土),走起來的感覺也是非常糟,只有前避震是不夠的!

不過,比較值得高興的是這條自行車道位於海堤上,居高臨下的把宜蘭的海岸線看得非常清楚,路面維持的還算不錯,除了少數路段(就是那座公園啦!)有點糟以外,其它地方我覺得都整理也維持得相當有水準,就我個人來說,這比台北的自行車道還有感覺。












本來回程我也打算維持我北上的時速的,結果沒想到我的體能只夠讓我在到達頭城之前維持這樣的速度,進到頭城市區之後,在阿宗冰店附近的7-11再做休息以後(而且我在到達頭城之前已經休了兩次了),我的時速只剩下24km/hr左右。在濱海公路上又因為逆風的關係騎得很無力,在到達壯圍的時候跟本就已經把我的體力用光光。

我跑到一家雜貨店裡買了一條巧克力吃完(天殺的!我竟然沒有帶這個出門),又補了一瓶運動飲料。過了噶瑪蘭大橋之後,我在傳藝中心對面的全家又停下來休息一次,再補了一瓶寶礦力水得和一條巧克力,然後我用時速不到20km/hr 的速度回到家裡。還好在龍德工業區裡遇到好心的搭訕老伯在邊騎邊聊天的同時幫我擋了一下逆風,不然我想我真的會死在濱海公路上吧!

我想這是早上不顧一切往前一直衝的下場,下午在騎回家的過程中才會這樣累得半死。經過這次的經驗之後,我才真正的懂得調節體力。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這句話說得真好。

人總是需要一些血淋淋的教訓之後,才會真正學到一些刻骨銘心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