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我的宅男世界


這幾天因為還沒接上網路的關係,所以網誌空白了好幾天。

在我北上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中華電信去申請網路服務(因為我家地處遠僻,只有中華電信願意提供網路服務,而且還只有2M/256K的速度),在經過三個工作天的時間之後,現在的我終於也順利的成為現代人,不再因為沒有網路而感到焦燥。






如同你們在照片裡看到的,我的新家是間農舍,這間在半山腰的紅瓦屋,就是我現在的居所。這種閩南式的建築物只出現在我遙遠的童年記憶裡,我也從來都沒有想到長大成人之後的我還可以住在這樣的老式房子裡。

在門前的庭院裡,左手邊是一座工寮,裡頭存放著眾多的農耕器具。同樣的,也堆放著許多備用的木材和水管,以備修繕房子時所需。來到這間老房子之前得先穿過一片半山腰上的農田,在老房子背後還有一條小路可以直達山腳下的大馬路,而那是我晚上到路旁商家進行補給時的戰備道路。










我喜歡走在這條小路上的感覺,有鄭智化的味道,由其在星星亮起來了之後。

在老房子前面的農田,有一半是種植茄子的。另一半留著其中一半還沒開墾,其中的另一半目前種植著芋頭等作物。屬於我的地盤不大,目前種了幾棵辣椒樹、百香果和迷迭香。我不吃辣,辣椒這種作物是我堂哥早就種在這裡的。在這塊地上真正屬於我的只有百香果和迷迭香。

百香果是需要搭上棚架的植物,也許過一陣子等他們長大之後,我會為他們搭個供他們生長的棚架。另外的迷迭香我打算拿來做為香草作物使用,因為我對這間老房子還有另一其待。至於我之前在宜蘭所種植的那些咖啡樹們,可能會在明年這個時節把他們移植到這裡來。一方面是我可以省下一筆買咖啡樹的小錢,另一方面我也不打算再和新的咖啡樹成員培養感情了。

可惜,屬於我的那塊田地在這張照片裡看不到。







也如同你們所說的,穿過這條小徑的同時,也得要踏過散落一地雪白的油桐花。每當風吹過的時候,滿樹的油桐花總是會掉下那麼幾朵,緩緩的被風梳落下來。白色的油桐花因為風的緣故,在半空中彷彿舞者般的快速迴轉著。










這是我的房間,目前你們看到的還只是半成品,但卻已經花掉我三天半的時間來整理。我知道他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但能夠讓他程現這樣的面貌已經非常不易。牆面的地方略嫌空曠了些,可能最近會再找些裝飾品彌補。

這房間有一部分的木製地板因為受潮而腐朽,我得把他們全部翹開之後再重新用工所的手法把地板整理回原來的樣子,可是我偷懶,不是把木製框架復原,而是在底下壂著空心磚,再按照缺口的尺寸把木板裁好之後放上去。

因此木製地板還是有一部分是不穩的,人站上去會有載浮載沉的效果。不過就目前來說,能有這樣的支撐功能已經能讓我滿足,反正我不會常常踏著那個地方,小心一點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才是。

那個衣櫃是陳年的,年代已經不可考,以他的樣式來看,幾乎也和我的年紀差不多(或者再老上一些)。

我把這個房間整個仔仔細細的擦過一次,包括牆壁、地板、天花板和窗戶,因為長久以來都沒有人維護,我在擦拭這些地方的時候著實嚇了很多跳(這是嚇一跳的複數型態)。

床是舊有的,和衣櫃一樣年代不可考。

床上的所有都是在IKEA買的,在風格就是那個調調。讓我最喜歡的是那個夾式燈具,在我晚上臨睡的夜讀時發揮非常良好的功效。也因為我有夜讀的習慣,在床頭放著一個小書櫃是正常的。可能再之後我會找個床頭櫃把那個位置填起來,這個將會很稱職的床頭櫃我已經在物色中了。







沙發上有點凌亂,等我的房間正式完工之後他們都會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照片裡是我每天花上最多時間在那裡打滾的地方。我還沒去買網路線,所以在照片裡還沒有看到我的電腦,等過幾天去把網路線買回來之後,我會把電腦留在這個位置的。

沙發是從別的地方搬來的,小桌子和燈具購自IKEA,喇吧是從大學時代就跟著我到處跑的好伙伴。之後的計劃是每天早上我會在這裡打開網路收看一陣子的MLB賽事,等到晚上下班回來,把一切雜事解決告一段落之後,續繼窩在這裡把早上沒完成的比賽看完。

在視覺上少了一組窗簾,我希望可以維持這個房間的簡潔風格,目前比較希望再從IKEA那裡帶一組回來。至於沙發上的好朋友「抱枕」,我已經從某個地方物色好一個,等時間到就會去帶回來增添房間裡的氣氛。

那是個喜氣洋洋的東西,窗簾也是。

對我來說,目前我的房間還只是能住人的水準,就這樣放上來讓大家看,總是覺得那裡不太對。





入夜之後,在我的窗戶旁邊會出現這隻壁虎先生,他很盡責的為我捕食任何靠近我房間的小蟲子,在他的把守下,我的房間是小蟲們的禁區。

我家距離山腳下的馬路有一定的距離,我打算在靠馬路的那道矮牆上加上一個吧台,再搬幾支高腳椅,方便我在夏天的晚上有夜景佐啤酒。到時候,臨面而來的夏夜晚風,手中拿著冰涼的啤酒高興的時候就喝上幾口,耳畔縈繞的是各種夜裡的蟲鳴鳥叫聲,當然還有山腳下不時飛馳而過的流星,還有不遠處投映在地面上的銀河群星們。

這樣的生活一定非常有趣。

對了,我好像沒有說,現在我家附近已經開始有螢火蟲出沒了。沿著那條通往我家的田埂上,常常在晚上閃爍著綠色的螢光,入夜之後行走在這條小路上別有一番風趣。比較浪漫一些的說法是,他們好像提著燈籠來為我照路似的。






對了,我好像也忘了說在我家附近住著一尾龜殼花,在打掃隔壁房間的時候掃出兩條蜈蚣,後山上還有臭青母之屬的蛇類朋友出沒,當後山的雞舍開始騷動的時候,除了可能是蛇類侵入以外,還有可能是流浪狗找到入口進去,跑到裡頭大開殺戒之類。

山裡面的生活,除了那些浪漫動人的以外,差不多也就是這類鎖事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