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四月的小出走




如果說,要找一條適合在春天散心的公路,我會找上這條神祕的小道路。

雖然在名義上是省道,但實際上卻只能某產業道路的大小類似。



這裡常年潮溼寒冷,連樹上都長出毛髮來禦寒。
(其實他是一種植物,名字請自己找)





我喜歡這條公路在春天時的風景,樹頂上青黃不接的樣子,入眼的景色就像是超巨幅的馬賽克拼貼那樣。

輕拂過臉龐的風是溫柔的,入耳的音樂是清爽的,連帶著心情也一起娛快起來。






但我沒打算把這條公路曝光,而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看到這張照片就知道這條公路的高手放它一條生路。以台灣現在的路況來說,已經很少有公路可以有這麼漂亮的風景,又能夠保持得如此完好。














有時候在路旁會出現這種樹,火紅的葉子引我注意。

不過,我得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撞上山壁,或者掉下山崖。










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這次的出走是為了物色我的下一段人生規劃。

至於目前手上這個,只好先擱置在一旁,等到之後有機會的話再去實行。我還沒有放棄開店的夢想,只是之後我想開的店是自己的店,不是別人開給我的店面。

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規畫,也需要一些新的剌激來讓我的夢想中的店面更有趣。











我來到某個地方過夜,原本只是邀來這裡參觀工作環境的我卻在一踏進這裡的時候,馬上就浮現:「我就是屬於這裡,只要能留下來,做什麼事情都好!」的念頭,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這個想法,在幾年前我在台北找房子的時候曾經出現過。










他的名字叫Kuro,在日文裡是黑色的意思。

這傢伙可能會陪我渡過接下來的生命旅途。












這是我過夜的那個地方清晨的風景,我想你們也差不多可以知道這地方為什麼可以讓我高興成這樣。

我過夜的地方距離文明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離最近的捷運站差不多半個小時再多一點的時間。來到這裡的感覺就像當年我選擇景美做為我落腳的地方一樣:「這裡離市區的距離剛好,可以享受文明的便利,又不致於過於繁榮。」是個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以前在我走南闖北的日子裡,曾經想過在台北縣的雙溪地方找塊地,老了之後就在那裡種田過日子。

而這裡能讓我提早滿足了將來的退休夢。




我想說的是,我重新回到校園裡了。

但不是傳統的學校,這個學校的風氣比較自由,也比較開放,也比一般的教育工作需要投入更多心力、堅持以及熱情。
















他的名字叫大捲尾,差不多去年五月的時候我曾經在宜蘭的濱海公路上,被這種鳥連追了數公里。在這裡也可以見到他的身影,看來我的單車生活在過一陣子之後會多一些麻煩。

但這也是後話。







最後,隨著我搬家換工作,屋頂上的咖啡園系列文章出現的頻率會降低,可能要等到我回家探望他們的時候才會再次出現在這裡。取而代之的可能會是「半山腰的小果園」系列,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

另外也是因為搬家換工作的關係,所以我的單車旅行計劃讓我多了不只一個藉口可以成行,我想這是最好的一件事情了!










總而言之,最近這陣子我得忙著規畫之後的生活,等之後告一段落時,再來向大家分享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