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我爪我驕傲.旅活楽咖啡館

a quickr pickr post

很想再去旅活楽但卻不太想再寫這家咖啡館,原因是因為已經寫了兩篇,如果再寫第三篇的話,人家會以為我跑來跑去跟寫來寫去的就是那幾家(但事實上好像也是啦)。因此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到訪旅活楽,有時候只是想想,卻一直都找不到動力前往。

就在這天早上,原本還在盤算著該如何打發假日白天時光的我,突然在facebook上看到旅活楽發佈的消息說他跑去看了中信兄弟的冠軍賽,然後隔天手有點痠,聲音也有點沙啞。

「只要球員認真打球,在哪打我都衝!」當年旅活楽和我一起在店裡的吧台前回想大學時走南闖北看球賽的故事時用這句話當做最後的結論,現在旅活楽肯進場看比賽,我怎麼想都覺得應該來個情義相挺,才不枉大伙同為象迷。



然後等我回過神來時,我已經和水某站在旅活楽的店門口了。





店裡的佈置大致相同,只是吧台上突然多出了幾位生面孔(呃,但明明是我很久沒來,怎麼會說人家店裡多了生面孔呢?)。新朋友運轉的聲音頗有趣,一聽就知道他上工了。



跟新朋友見面,請他多多指教是理所當然的。本著這樣的心態,我向旅活楽要了一杯Espresso漱漱口先。

果酸、BODY以及甜感都不賴,這杯Espresso頗具水準。
(呃,現在該稱讚的是烘豆師會烘還是店裡的機器好?)





多年不見的旅活楽,在手沖的手法上也再做了點修正。

新的手法在完成悶蒸排氣完成之後先利用小水柱進行注水,接著再緩慢的進行繞圈注水的動作,繞圈的面積也不大,差不多就是我印象中KONO那個流派注水中段的大小。針對手沖手法的改變,旅活楽表示是為了讓咖啡整體的風味更集中、味道更飽滿。




因此我就這樣得到了我的哥斯大黎加紅蜜處理。






水某點的,熱帶鳳梨冰茶。





再回到我的哥斯大黎加,和以往我所接觸到的蜜處理不一樣,這杯蜜處理的香氣就很活潑,初入口的時候果酸的口感也很圓潤,有點像是熱帶水果的那種酸甜口感,不像之前我遇過的蜜處理拿咖啡豆的其他風味換成甜味的等價交換。在放涼了以後出現的甜味也很精采,層層疊疊的向味蕾遞送過來,是很有趣的一把蜜處理。

好像還有點花香?






我好像說過,對我來說旅活楽是蛋糕店這種話?

之前我到訪咖啡館時不太常點他們店裡的甜點,不過自從我到過旅活楽以後,喝咖啡已知可以佐甜點,這樣有沒有好棒棒?

雖然我常常嫌他們家蛋糕種類很少,但每次來喝咖啡總還是會摸著鼻子乖乖點來吃,今天過後我要把旅活楽是蛋糕店這句話收回來了,因為那杯Espresso的緣故。




咖啡的部分講完了,至於跟棒球有關的故事,我在這裡就不多說了,你們有興趣的話,上門去找旅活楽喝咖啡慢慢聊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