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1日 星期三

雲門.面對大海的進行式




很可惜,這篇文章要談的對像不是龍應台。

是雲門。








《面對大海的時候》是龍應台的作品,《面對大海的進行式》是最近在台北故事館展出的展覽,內容是關於舞門舞集從小小的團體成長到國際性的知名團隊,在去年這個時候慘糟祝融又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面對大海的進行式這個在主辨人楊照口中籌備了一年多之久,終於在今天的台北故事館隆重開幕。



台北故事館在幾年前從台北美術館旁邊的小房子,搖身一變成為一座小而精美的博物館,而就在幾年前「英國古蹟展」開展的那天,林懷民老師和台北故事館的總監陳國慈女士在故事館旁邊的雲底下談到了這次的展覽。

只是沒想到,在展覽籌畫的這段時間,雲門對於八里的練舞場發生火災,一把無名火把雲門舞集的資料全都付之一炬。



那座看起來像是蛋糕的小房子就是台北故事館,旁邊那塊變形的貨倉就是當時雲門失火的時候留下來的。在那個時候這個貨倉裡蒐集的是和雲門有關的影像資料,但在那場大火裡,連貨倉本身都被燒到變形,裡頭的資料下場如何,可想而知。



『你一定沒近距離看過舞者的腳,這麼美……』而我終於在今天第一次在超近距離看到雲門首席舞者黃珮華的演出,開幕的活動是由他獨舞的一段「水月」。



在水月上演的同時,整個場地都被舞者沒有一刻停留下來的動作所吸引。



就像流動的水一樣,沒有一刻的形態是固定的,就像是流動的水以人類的型態存在著那樣,這張照片可能是唯一暫停的時候,就像水流到了湖泊暫時得到休息。

在親眼見到這樣的表演之前,我很難想像人體柔美的極限會是怎樣,在看過這次的表演之後,我好像差不多可以開始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愛跳舞。那種力與美所展現出來的張力,連我這個門外漢都感受得非常深刻。






這是故事館的入口,打開門就是一大張雲門當年公演的海報。



這個動作超美! 




故事館裡的空間不大,在主要的展廳上展出的是雲門的舞者平時的練舞情況。唯一的一個電視瑩幕播出的是雲門舞者練舞的情形,我對其中林懷民老師對於舞者的引導方式有著深刻的印象。



位於同一個展場的一角,散亂的舞鞋,還有常常在電影裡頭看到練芭雷的時候扶手用的橫杆。

旁邊放的是行李箱,雲門用來行走江湖用的。當然還有其它日常生活用品,除了鍋碗瓢盆也放出來展示以外,各式各樣的痠藥布也放出來讓大家一起分享使用心得,不是,是用來讓大家知道舞者為了練習舞蹈在身體上付出了什麼,又得到了什麼。



演出的行程表,不過上面好像又不小心多加了什麼。



相信大家對於雲門的《行草》一定不陌生吧?






而這是雲門舞者的日常生活照片。






這張照片是展場中的隨拍,要發現他不怎麼容易,他在一個大家都會匆忙經過的位置。



上到二樓之後,這樣整齊的陳列室裡展出雲門在各地演出時所留下的紀錄。當然,在這裡也販售著明信片,可以寄給正在重建中的雲門舞集,為他們加油打氣。














重點來了!




不好意思,我說的重點不是市長大人,這個花語區偷偷讓大家體會舞台上的舞者是怎麼樣的心情,這是雲門在去年剛發表的作品「花語」,在這個舞台上大家都玩得忘了自己是誰。











當花瓣隨風飄落的時候,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情景。





不過,除了用現場的風力以外,還得用人力在花瓣堆裡翻攪。




但如果你有朋友的話,也可以一起合作拍出這樣的照片。
(感謝故事館不具名的工讀生配合演出。)










和林懷民老師有了近距離接觸之後,我覺得他是一個具有豐沛生命力的人。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讓人感受到他的熱情,還有對於所追求的事物的堅持。

如果在生命中的努力得到成果的時候突然遭逢大火,把之前努力所得來的全都燒光,可能很多人會不知所措,但這場大火在林懷民老師的眼裡,只是場對於雲門的考驗。而雲門會像之前他們一路走來那樣,無論遇上什麼困境,都會想辨法努力克服。

所以在火災發生之後,林懷民老師婉拒了公部門介入的力量,他說:「還有很多比雲門還困苦的演出團體,他們連表演的地方都沒有,如果真的想幫助台灣的表演藝術的話,請把這股想用來幫助雲門重建的想法和力量,轉而用來幫助其它表演團體。」




林懷民老師具有一種很棒的人格特質,在這個時代裡包括我在內的每個人都可以,也應該從他身上學習到的那種。





更多關於:
















為了趕在今天寫完這篇文章,所以只是用照片和簡單的文字交待一下,過幾天如果有空的話,我會好好的把這個展覽作個介紹的。照片也是,等我全部整理完之後再說。

你們一定也想問為什麼我會有這麼多第一手的照片。

這是商業機密,不能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