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離大海最近的地方


剛下班回到家的你,累了嗎?

聽首歌吧!



這個禮拜的天氣一直都很不錯,我卻難得拋下宅男的身份跑出來到外面遊戲。在我把隱型眼鏡送回羅東原廠保養之後,我決定跑到宜蘭的某個海邊,就當做回家之前的散心之旅。

什麼地方不重要,你們只要知道我來到一處沙灘就好。宜蘭的海岸線很長,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海岸線是被沙灘佔據,所看到的景色也都差不多(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子的)。

我把機車停好,慢慢的走進這座靜謐的沙灘。




在海邊的生活似乎向來都是如此的悠閒。

一位老伯躲在大大的陽傘下釣魚,旁邊立著的是一個壞掉的金邊相框,我不知道是不是這位老伯的傑作,不過看起來頗有行動藝術的風格。



我總覺得,這張照片看起來好像有點怪怪怪的。

一雙鞋子好像不應該整整齊齊的出現在海邊,這樣的畫面在電視劇裡似乎又意有所指。







雖然今天的陽光還不賴,可是天氣不怎麼好。

雲量有點多,所以天空看起來不怎麼開朗,套句人類的話,應該是「強顏歡笑」吧!






我來到這裡的時間適逢漲潮,海浪慢慢的朝陸地蠶食而來,一朵朵的浪花愈來愈大。

海風中混合了鹹鹹的海水以及海浪的聲音。









好像所有到海邊玩水(或是被水玩)的人都要留下這樣的紀錄,所以我也不免俗的拍下這樣的照片。

我的腳趾頭還被一道浪花打過,褪去之後還有幾粒沙子意猶未盡的留在我的腳背上。








一個孤獨的男人,在海邊所留下的身影。

我想留下一種孤獨的感覺,摻雜著一絲絲的孤高與不屈。

詩人王爾德(他是愛爾蘭人.Oscar Wilde  1854~1900)說:「我們都處在溝中,但還是有人在仰望著星星。」我也想要營造出這樣的氣氛。

所以我的腳底下是混著海水的沙子,戴著帽子的頭正在假裝仰望星星。
(可大白天的,哪來的星星?)




不過拍完這張照片之後,我突然發現這張照片很像快樂雲的頭像,真是糟糕,我不是故意要學他的。











大部分在這裡釣魚的人都是人手一根求釣竿,但這阿伯一人顧三根釣竿,很厲害!

我在他身邊觀察了一陣子,他沒有和朋友一起來,也不是幫朋友暫時先看顧著,真的是一個人當三個人用。

不過萬一三根釣竿同時間都有魚上勾的話,要先處理那一根呢?




如果在海邊,當然也少不了像這樣的場景出現。

他們分工合作,試著在這裡築下一道防線和海浪對抗,有人挖下深深的壕溝,有人在刺探敵情,也有人把挖出來的沙子拍打成厚實的堤防。當然,也要有個人負責攝影留念(但他沒有查覺到螳螂捕蟬這件事)。








我在這道長長的沙灘上漫步了好久,約莫二個小時的時間,差不多在西斜的陽光剌痛著我的後頸時候決定回家。

只是在回家之前,讓我發現了這個。


這台造型奇特的腳踏車不知道主人是誰?

看樣子是台小徑車,但龍頭很像是小朋友專用的越野車,可是又沒有前避震器,仔細一看,這台只是台單速車。而且龍頭上還加掛牛角,更帥的地方在於牛角上的那對照後鏡。

還有那個機車專用的置物箱,箱子兩旁各有兩個勾子,不知道功用為何?



先來拍一張龍頭,龍頭的橫桿上有加裝泡棉,這完全是超人性化的設計,可以讓騎乘者靠在上面休息,而不用再花錢加裝休息把

雖然沒有車燈,不過在龍頭前面有加裝鏡子兩片,可以用來反射對向來車的燈光(真是省錢、經濟又環保!)。

重點是那個車鈴,實在是太帥氣了!



我一定要再提一下這個個性化泥除,雖然我花了大錢買下一對TOPEAK充氣式泥除,不過在這個超帥氣泥除面前完全失色啊!

這泥除不只是造型非常有個性,最搶眼的地方在於那個突起來像鯊魚背鰭的地方,所以我私底下起「鯊魚號」的名字給這輛腳踏車。




後輪的地方還有加裝火箭筒哦!

不過後輪正上方有個置物箱,所以應該不能拿來站人,這東西應該另外還有用途。




突然冒出這台造型奇特的單車,讓我無論如何都想知道主人到底是誰,所以我試著在車上找到關於主人的蛛絲馬跡。接著我在置物箱上面發現到這個貼紙,上頭印著「皇家潛水協會」幾個大字。

這讓我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剛剛在沙灘上趁著這位老兄整理裝備的時候偷偷拍下這張照片(我實在有當狗仔的潛能),他老兄的樣子讓我聯想到很多年前的一部卡通「鯊魚俠」。
(至於忘記鯊魚俠是何許人也的,請看這裡的介紹)

你們看,不止是頭上那個黑色的突起物像,連他老兄身上訓練有素的肌肉群也在跟著搖旗吶喊,更重要的是,連座騎都一模一樣啊!

後來我回家查了一下,這台車最原始的樣子應該是這樣





以上照片都是側拍得來,如果當事人會介意的話,請告知。











接下來,要來點正經的了。      







我在這裡一個人晃蕩了一個下午,有很多之前渾沌未明的,似乎在這裡都找到答案。

差不多在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家裡的人希望把現在這個店面搬到羅東去,和當時已經快要升上店長的我做了一件交易:「把店搬到羅東或宜蘭,然後由我來看管。」所以,當時的我放掉了留在台北的一切,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宜蘭。

家裡的人告訴我:「神明指示,在中秋之後搬店比較適合。」

可是,一年過去,現有的店面並沒有跟著搬到羅東或者宜蘭的某處,反而是我花光了在台北存下的積蓄。眼看著搬店的事情沒有下文,我留在家裡的角色又愈來愈奇怪(感覺上就像是個不事生產的消耗單位),漸漸的我又找不到留下來的理由……。

雖然我還是掛名店長,但現在這家店的營收並不能讓我能夠輕鬆娛快的過日子。人家說:「不是賺到,就是學到。」雖然我一直都不想這樣以為,但很顯然的,我是後者。

現在我開始要準備回到台北,在那裡似乎可以有個不錯的新的開始。但我得準備一下,至少得有讓自己可以在台北生活一段時間的資金之後才能北上。我把目標放在三個月之後,也就是暑假的時間,我有一段不短的時間可以規畫將來回到台北之後的新生活。

當然還有更久更久之後的事情。

我還是想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店,這個念頭從以前就隱隱約約的存在著,回到宜蘭的這陣子,趁著腦袋有空檔的時間慢慢的愈來愈清晰,我彷彿可以看到我的店營業中的樣子。空氣中應該要瀰漫著咖啡香,入耳的是客人們談論著天南地北的內容,還有做為背景音樂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也不甘示弱的穿插著。

店面可以不大,反正我想要的是一種輕鬆的感覺,樓面大不大不是重點。店裡的燈光要是明亮而讓人覺得舒服的。

也要有一面牆上掛著客人們四處旅遊時留下的照片,以簡單的木製相框裱起來,照片裡面的人笑得好燦爛。或者,做出一些奇特的動作來吸引大家的眼光。

店裡一定要有個吧台,那是老闆和客人閒扯的地方。吧台旁邊要有台電視,每天早上固定會上演棒球賽,至於沒棒球的時候會播著老闆愛看影片,電影或影集。至於吧台旁邊就是那面掛滿客人照片的牆,這可是熟客專有的權利。

店面的位置不能在一樓的騎樓旁,一樓太熱鬧,也不用太高,差不多二樓或三樓的高度剛好,可以用一種置身事外的態度看著樓下的人潮,很適合老闆偶爾想耍孤僻的心情。這樣的位置由其適合夏天,由其是天空沒來由的突然下起一場暴雨的時候,再不然就是冬北季風來臨,整座城市都被溶化在無止境的孤寂裡裡的時候。

這將會是一個讓人想一來再來的地方。








但我清楚知道,現在的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承載這樣的店面。

剛剛我所提到的答案,具體來說差不多就是這些東西吧!




找到目標之後,很多事情開始明亮了起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