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沿海又一章




今天我跑了一趟羅東,去了才知道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玄天上帝生,除了早上的鐵馬活動之外,在下午的時間裡,整個羅東鎮都被慶祝的遊行隊伍給團團包圍。聽說,農歷三月三日是玄天上帝誕辰,以往羅東鎮的人們,在這個日子裡幾乎家家都會擺桌請客,只是時至今日已經不復見。

我這個人對於這種迎神賽會向來沒有扺抗力,順手拍了幾張照片(雖然用手機拍沒辨法拍得太好看,又沒有拍到將官首)意思意思一下。

在台灣的傳說裡,玄天上帝本來是一位屠戶,以殺豬為業。有天受到天神感召,覺得自己的罪孽深重,決定要放下屠刀,潛心修行。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他在洗乾淨自己的身體之後,剖開自己的肚子取出腸和胃丟入河裡,也因些得到。

結果沒想到被他丟出來的腸化成蛇妖、胃化成龜妖,在玄天上帝得道之後繼續肆虐人間。玄天大帝得知此事之後,下凡降服了龜蛇兩妖,這也是玄天上帝現在腳踏龜與蛇形象的由來。也是因為在傳說裡玄天上帝是屠夫出身,因此台灣的屠宰業和肉品相關行業也奉玄天上帝為守護神。

屠宰業的行業神,除了玄天上帝之外,張飛和協助漢高祖建立西漢的樊噲也是。

玄天上帝這位神明,在神話傳說裡也是北極星的化身,在五行的系統裡,北方屬水,所以玄天大帝也掌管所有水族,同時也管理著航海時的安全。在中國的歷史上,玄天上帝在清朝以前也一直都是討海人祭祠的對像。由其,明代把玄天上帝視為守護神,由國家來祭祠。

只是,在清朝當局的操作之下,媽祖才成了討海人祭拜的對像,在清朝治理中國的這段時間,媽祖的地位愈來愈高,封號也愈來愈多愈來愈長,在民間信仰裡的神格也相對的提高。

以類似原因翻身的神明還有另一位---關公。在清朝入關之前,一般民間信仰以岳飛為盛,但岳飛的敵人金人是清朝的祖先。在政治考量之下,清朝抬高了關公的神格,同樣的不斷策封不同的名號,以提高他的神格。

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防止反清復明的思想藉由宗教復辟。

話題再回到玄天上帝身上,我們在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裡,武當山上真武大殿所供奉神明,也是玄天上帝。除了真武大帝之外,其它像:北極大帝、開天大帝或者一般俗稱的上帝公指的都是玄天大帝這位神祇。




根據路邊小吃攤老闆的說法,他們為了今天的演出臨時加派了一倍的人力,我剛好拍下這群人彩排的樣子。今天晚上演的是樊梨花,民間傳說裡移山倒海的那位。我只看到小吃攤的老闆口中不停的向往來的路人介紹今天的戲碼,手上的工作又不斷的做出要來應付晚上看戲人潮的小吃。

我沒有留下來看,一般來說,廟會的歌仔戲白天會有一場日戲,在晚餐結束之後還會有一場夜戲。蘭陽戲劇團算是宜蘭地區頗負盛名的歌仔戲團,但我實在沒有時間等到晚餐結束以後。雖然沒得欣賞歌仔戲的表演,不過這場廟會遊行也算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我在天黑之前跑到海邊,和上次你們見到的海岸不同,我來到另一處沙灘上。

今天的很強,連浪都被壓得抬不起頭來,在到達海岸上之前就碎成又細又白的浪花。天空中的雲層是厚重的,還好高度夠高,外海的龜山島還是看得到全貌。





照片裡延伸出去的岬角,是我家後山和北方澳,從照片上的另一個角落你們也可以發現,今天海邊的風勢有多強。在遠處山、沙灘和海水之間的交會處非常模糊,造成這種現象的不是水氣,而是被海風捲起的沙塵。

強風把沙子吹起,我得背著風的方向,不然海砂會打得我的臉又癢又痛。

不過我喜歡今天的天氣,雲層雖然厚重,但不會讓人覺得有壓力,有層次的灰與白夾藍,在雲與雲的間隙偶更還可以一小方淡藍色的天空。除了溫度低了點,實在找不到其它毛病。



↑因為口說無憑,所以我拍了一小段影片來証明我說過的話。




在宜蘭的海邊常常會見到這種簡單的小屋,從塑膠布還是新的,再加上小屋裡的陳設還算整齊,我想這應該還有人在使用。

沿著沙灘再往南或往北,間隔差不多的距離就會有一座這樣的小屋,有些已經頹圮坍塌,有些還像這樣維持著最基本的房屋型態。如果再完整一些的話,在這樣的小屋附近還會放著一艘舢板小船,可是我沒在這裡的海岸上發現到。





這是我在沙灘上發現的蕃茄,看他小小綠綠的實在很可愛,穿透綠色的外皮之後還可以清楚的看到裡頭的網狀結構。






我一個人在沙灘上留下這座歪歪扭扭的城堡,在我腦海裡的那個版本比較好看的,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沒有新天鵝堡,至少也有霍亨索倫的水準!)

雖然它看來沒那麼夢幻。

除了在沙灘上留下一幅又一幅的畫作以外,我反反復復的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腳印,好像非得讓自己曾經留在這裡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得要保留下來那樣。

我又在沙灘上留下一道又長又直的壕溝,那是我用來抵擋海浪用的,雖然這道防線就像紙糊的那樣,經不起一道突如其來的大浪,沒幾下就被溶在白色的浪花裡。

另外,我在沙灘上跑步給海浪追,避之唯恐不及就像碰到就會得到什麼怪病那樣。一下子又天不怕地不怕的踏著浪花大步前進,看著被激起的水花,努力的在腦海中留著他們在空中留下的弧線。

如果不用考慮到回家以後該怎麼交待的話,我還想在沙灘上滾上幾圈。




反正今天的海邊什麼人都沒有啊!







「今天的海邊很適合我。」一靠近海邊,聞到混著鹽味的空氣之後開始這樣覺得。

海風的思緒給拉得長長的,我也可以把什麼東西都丟給浪花。







有的時候我會想,像我這樣依賴大海,萬一那天到了看不到海的地方,該怎麼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