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幹得好啊!一朗






他是鈴木一朗,著名的MLB棒球員,我想所有喜歡棒球的人應該對他都不怎麼陌生。

他曾經效力於日本的歐力士藍浪隊,後來轉投入到MLB的西雅圖水手隊。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除了強大的臂力一次又一次演出讓人意想不到的本壘前剌殺的美技演出,再來就是在2004那年以262支安打刷新了美國職棒大聯盟高懸84年的單季安打數記錄(原記錄保持人George Sisler,於1920年所創)。

但在打破這個記錄之前,剛剛從日職跨入美職的他在新人年就以單季242支安打,打破了Shoeless Joe Jackson在1911年所創上的MLB新人球季安打記錄(1911年也沒什麼,不過就是清宣統三年,也就是民國前一年嘛……  ) 。

另外一提,同樣在2004年球季那年,鈴木一朗以單季225支一壘安打,成了MLB史上單季擊出最多一壘安打的打者,而之前這個記錄的保持人是Willie Keeler於1898年所創下的(1898年也沒什麼嘛,不過就是清光緒24年而已,小時候我們讀歷史都讀得很熟了,同年中國也發生了百日維新)。

一朗在MLB的表現還不止如此。

他從2001年的新人球季開始,每季穩定的提供球隊200支安打以上的火力支援,而且連續長達8個球季。雖說在MLB的記錄上,最高的記錄是連續8個球季有200安打以上的表現,但從新人球季開始以來一直連續有200安打的球員,一朗是MLB史上第一位。


◎上圖引用自:Among School Children


鈴木一朗是日本人,1973年的10月22日,誕生在名古屋北邊的西春日井郡豐山町。爸爸鈴木宣之是位棒球狂,除了讓一朗加入附近的棒球隊練習以外,還常常帶著小一朗到打擊訓練場磨練打擊技巧,這也讓一朗從小時候就打下了紮實的棒球根基。即便是隔天就要考試了,一朗也沒有中斷過對於棒球的練習,由於父親對於一朗的影響,也讓一朗打從小時候就下定決心要成為一位職棒選手。

但一朗的棒球路走得並不順利,在高中的時候因為不能適應棒球隊裡的學長學弟制,差點想要放棄棒球。畢業之後加入了職棒球隊,雖然在二軍的表現良好,但因為當時的球隊受制於戰績壓力,所以沒有一朗能夠發揮的舞台,始終只是在一軍和二軍之間徘徊。

一直到1993一朗所屬的歐力士換了總教練,在新任總教練仰木彬大力的提拔之下,才讓一朗得以發揮所長。在當年球季結束之後,仰木彬總教練覺得鈴木這個姓氏在日本實在太常見,要求一朗以同音的片假名「イチロー」做為登錄名稱(據說當時一朗對這個做法不怎麼滿意)。

隔年的「イチロー」繳出了亮眼的成績,除了只用了短短60場比賽就打出100支安打,那年一朗最後以單季210支安打創下日職史上單季最多安打的記錄。在同一個年度,他也以連續69場上壘打破了原本由石嶺和彥所保持的連續59場上壘的記錄。同年一朗拿下了MVP、打擊王、安打王、金手套和最佳九人等獎項(順帶一提,那年一朗所出生的豐山町也頒給他榮譽町民的大獎)。

1996年,一朗獲得26次「猛打賞」,這是對於在單場比賽中打出三支以上的安打的球員給予的肯定。1997年一朗締造連續216個打席沒有被三振的紀錄(一般來說,以一棒打者的身份一場比賽通常會有五個打席),也是在這年,一朗獲得了他身涯中第四座打擊王的頭銜,日本職棒史上只有另一位張本勳曾經達成這項紀錄。然後在隔年的1998年,一朗成了唯一一位連續五年蟬連打擊王的日職球員。2000年那年,一朗即使是受傷了,還是得到了他生平第七座打擊王(這樣算一算,他只是一個不小心連七拉七而已)。

1994年4月20日,對於一朗來說應該是難忘的一天,因為在這天他以第757場的出場數,完成了他個人的第1000支安打(原本的記錄保持者Boomer是781場)。另外,在2008年的7月29日對堪薩斯皇家隊的比賽中,一朗擊出了他職棒生涯的第3000支安打,這是日美通算的安打支數。

一朗對於打擊有著絕對的自信與能力,他曾經這樣說過:「我從高中時代就沒有不揮棒被三振的紀錄,就算有,那也是壞球,但卻被裁判判成好球的關係。」我想,應該可以從這句話裡得知一朗對自己能力上的的肯定。

一朗對於打擊的敏銳感覺,讓他可以針對自己和對手的狀況做出最佳的調整。他也曾經這樣說過:「我的老師是岡本綾子(日本的女子高爾夫球員)」 這是他藉由觀察其它運動選手的表現,對於自己打擊姿勢做微調的方式。一朗並沒有滿意於他在日職的打擊表現,雖然由打擊教練河村健一那裡得來的特有鐘擺式打擊法,讓他留下了足以傲視全日職的亮眼表現。他更在進入MLB之後減少了後拉的幅度和身體擺動,以加快手腕的動作,讓他更能適應MLB投手的球速。

由此可見,一朗是一位精益求精的棒球選手,在棒球場上的傑出表現只是他對於自我要求的投射。







無論從個人記錄上來看,或者從臨場表現來做欣賞,不可否認的,一朗絕對是個為棒球而生的存在,他是生下來就要打棒球的。他在外野有著絕佳的判斷力和移動力,又著強而有力的超級臂力,再加上讓人望而生畏的攻擊能力,在在都顯示出他在棒球上的過人才能(不過也有側面消息指出,一朗平常的訓練量是其它人的三倍)。




好吧!

說到這裡,我也該放下一朗愛耍大牌不和隊友一起住在同一家飯店裡的偏見,不得不稱讚他是位偉大的棒球員(好啦!我也順便放下他「長得像猴子」,「嘴賤的程度更甚於我」的這些偏見)。








為什麼我對一朗的印象會有這麼強烈的轉變呢?

原因在於前幾天結束的WBC冠軍賽場上,延長賽的十局上半,一朗擊出了逆轉情勢的致勝安打,助日本隊以五比三擊敗南韓,更讓日本在WBC經典賽獲得了空前的二連霸(其實這也只是第二屆)。也是從那刻起,我開始成了一朗的愛好者,因為他打敗了我的死對頭。  

這是多麼讓人覺得振奮的一件事!  





↑看過這個廣告之後,搞得我都想寫信去給Ichiro。   




PS.南韓的中央日報於日前發表了一些意見,主要是針對一朗在賽後記者會上的態度不佳,覺得日本贏了比賽卻輸了裡子。但大家都知道,南韓在WBC打敗日本之後,跑到人家投手丘上插上自己國旗這件事,其實比日本沒格調得多。我想,可能和他們都沒有機會拜讀過羅家倫先生「運動家的風度」一文有關。

PS又PS.我花這麼多的時間找到這些資料,又順便整理成一篇文章,你們就原諒小人我之前對於一朗的誤解,有眼不識泰山的一直到西元2009年的今天才成為他粉絲的這件事情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