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台北當代藝術館散步


在信義計劃區被劃定出來之前,台北市政府從光復之後就一直設立在這個地方,不同於其它地方承接了日治時代的官舍,臺北州廳是目前的監察院,而原為台北行政中心的臺北市役所為目目前的行政院。我不知道當初為什麼會選定這裡為台北市的行政中心,其背後的故事可能很單純,也可能很複雜。

台北當代藝術館建築物主體建於大正十年(西元1921年),原為建成小學校,專門提供日本學子教育用。從西元1945年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一直到1994年台北市政府遷移到信義計劃區新址之前,這裡一直都是台北市的政治樞鈕所在。





而在1996年的時候,台北市政府將舊市府劃為市定古蹟,且基於古蹟再利用的精神將舊廳舍整建為「台北當代藝術館」,並將一部分的廳舍提供給建成國中使用。2001年,台北當代藝術館成立之後,舉辨了各式展覽提昇了人們對於當代藝術的認知。

而在2008年之後,當代藝術館交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基金會負責營運,在現代藝術的推行上更是不遺餘力。



我不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對於這個曾經被稱為「後車站」的地方在過去的歲月裡有多麼繁華無從得知。我也不是學藝術的料,雖然從小到大的美術成績都還可以拿出來說嘴,但至始自終都沒有專心的想走上這條道路。

不過我喜歡古蹟,對老舊的事物有著特別的情感,這也是我這次走訪當代藝術館最大的動機。




當代藝術館中可以拍照,但是禁止使用腳架及閃光燈,如果包包大於A4大小的話,也必需要寄放在寄物櫃中。門票一張50元,如果有其它優惠身份的話,可以在購票的時候提出來。

裡頭的展覽會按檔期更換,在換檔的時候幾乎會讓建築物內部換上一層新的皮膚。


身為日治時期的舊學校,也許是為了隔開操場與教室之間的干擾,所以把走廊放在北邊的位置,讓教室偏向南邊也許是為了採光的考量吧!


我覺得,我很難去界定當代藝術的定義是什麼,不過在我的認定中很多冠上了「當代」名義的事物,是把一件已經被認定的事物加以拆解再將其重新組裝之後的產物,雖然不能一概而論,但好像差不多就是這樣。



因此,當代藝術中很常見到一些非常具有個性的作品,作品很難被賦予概有的定義,也很容易被冠上各式各樣的帽子。



雖然建構與解構的理論,在這個資訊爆發的年代裡似乎已經過時了。


定義在被定義出來的那個瞬間,就已經失去意義。就像哲學的答案再被尋找出來的同時,就已經開始等著被推翻。


因為這個時代的資訊交流太快了,學者們,或者投身於某件事物上的人紛紛爭著想要留下點浮光片影。



或是標新立異的什麼。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跟著潮流走,似乎已經是這個時代最大的價值了。



而像我這種固執於自我定見的怪人……。

……依然耽美於「沒有主義」。




在接收了太多快速而雜亂且漫無章法的所謂「資訊」之後。




因為不斷的建構與解構,事物往往隨著變得脆弱,或者已經產生了再也無法回轉的質變。




或許是藝術走得太極端了,極端到人們無法在現實中理解。所以只好讓藝術與生活完全脫節,這樣一來人們對於藝術的無知就會好過得多,漸漸的成了一種令人難過的惡性循環。

現實是現實,理想是理想,至於夢想又是另一個次元裡的事物了。




窗外的天空被烏雲佔滿,空氣如同下雨之前的凝結感讓人覺得不適,但這樣的心情似乎非常適合即將結束的展場之旅,由其在接受了大量被設計、建構出來的情感之後。



時代演進得太快,一切又來得太突然,我已經分不清是我自外於這個時代,或是這個時代狠狠的把我拋下,自顧自的跑到無窮遙遠的地方去了。


近幾年來,台北當代藝術館似乎將鄰近的中山地下街也一併納入版圖,常常走在地下街裡也可以看到非常具有現代感的裝飾藝術作品。以前是一家家書攤的地方,如今也有了一些藝術家進駐,展示著他們的作品向人們介紹他們的想法和理念。

文化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急不得的,我倒是非常樂於見到中山地下街有這樣的轉變,因為有個性的藝術家比沒個性的書攤好上太多太多。


最後仍然要小小的抱怨一下,本來我以為這個展是在當代藝術館內進行的,結果沒想到繞了一大圈才發現,這個展原來是在地下街裡悄悄的進行中,早知如此,我又為何要從地下街裡走出來呢?






你可以把圖片獨立出來看,或者只單獨讀取文字,也能把圖片和文字做對照(但這點我自己也辨不到)。這個人連遊記都不想寫得太好懂,也許真正後現代的是我才對。






相關資訊:
台北當代藝術館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39號
電話:02-2552-3721
營業時間:10:00~18:00(週一公休,每日17-0停止售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