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南機場福州伯的福州麵


要不是事先已經知道端上來的麵可能長成這個樣子,要不然我真的會翻臉走人。

我就住在這家店的附近,搬來新地址之後來來往往的也經過店門口好多次了,甚至連離我家比較遠的另一家傻瓜麵都試過了,才踏進店裡來試吃「南機場夜市福州伯」的傻瓜麵。

傻瓜麵的的由來取自台語的「ㄙㄚˇㄨㄚ麵」,原來當年來到店裡的客人因為忙錄,沒有時間細細的點餐,只是吩付店裡的伙什「ㄙㄚˇㄨㄚ麵」來。久而久之,這個「ㄙㄚˇㄨㄚ麵」就成了現今的「傻瓜麵」。



傻瓜麵的用料極為簡單,下水川燙後的白麵線加上調味後的豬油和少許青蔥拌一拌即可。攪拌均勻之後,讓青蔥把豬油的腥臊味與油膩感削去少許,再加上切得細碎的青蔥受熱而竄上來的香氣,實在是很簡單的享受。

有人覺得吃傻瓜麵要加點烏醋才好,不過我個人覺得這樣吃味道已經很夠了,烏醋的味道太搶,很容易讓整碗麵只剩烏醋味。至於和辣有關的其它調味道,通常我這個人會主動去找來加在食物裡。

像這碗傻瓜對我來說,只需要點鹹味就足夠了。

對了,這家店賣的傻瓜麵還有粗細之分,我選擇的是細的白麵。






我忘了吩付老闆不要加味精,但這湯頭厚重得讓我分不出來有沒有加。

在「南機場福州伯」的麵店裡,只要點了乾麵系列的食物,一律附送一碗這樣的湯。以海鮮類熬煮出來的湯頭(我吃到最多的是蝦子的味道)再加上一顆貢丸和一個蛋包,灑上青蔥之後盛在碗裡送給客人。

福州麵應該要配碗福州魚丸,本來我的算盤也是如此打算的,不過既然老闆都說有免費的湯可以喝,想想也就作罷了。

他們家的湯頭對我來說稍濃了些,貢丸也只是還好,反而蛋包給我的驚喜多了些。





沒有熟透的雞蛋和湯頭出人意料之外的搭配,咬碎之後可以和著湯頭一起唏嚦呼嚕的喝下。





在我入座之前,小姐向我詢問需不需要小菜。本來我想說免了的,但看在他一下子唸了一長串的小菜名字的份上,我也只好跟著點了一盤豆腐。

豆腐這東西要好吃很難,相較之下要「不難吃」反而簡單得多,可是偏偏也有一些店家的豆腐讓人覺得難以入口。

他們店裡的豆腐來源我沒有細問,但吃起來的口感應該有加入中藥進行滷製,不會死鹹,猶帶點豆腐原有微微的甘甜。香氣的來源多半是八角之類的藥材,以及一點青蔥的口感。

我試著把剩下的青蔥和著滷汁拌入麵裡,不過似乎太辛了些。





我喜歡這家店的麵和豆腐,至於湯的話,我想也許下次再訪時可以花點錢喝看看福州魚丸湯,也許會是另一種不同的感受吧!

可惜的傻瓜麵用的多半都是豬油,只能偶一為之囉!


接下來聊點有的沒的。

相較於漳、泉州與客家人在台灣普遍的出現,福州人的聚落除了台北市之外好像在其它地方極為少見,至少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少有與福州相關的事物。明明一樣都是位在福建沿海的州縣,為何選擇來台灣的人會遠少於漳、泉兩州?

我在猜想,可能是福州於當時是屬於相對較繁榮的地方,因此如果有進行移民的話會以商業利益為主要的考量。而當時台灣多半還屬於半開發或未開發的狀態,來到這裡是有極高風險的,因此福州人甘願冒著相同的風險去取得更高的利潤,也沒有必要到台灣來當羅漢腳了。

反正這種東西只是猜想,沒有那麼重要的。





另外,「福州伯」這個名字會讓我想起幾年前許效舜、鄭進一和澎恰恰合唱的「福州伯的故事」,不過和這位「福州伯」應該沒有直接的關係,就不直接放影片上來了。






店家資訊:
南機場福州伯的店
地址:台北市中華路二段307巷1號
電話:02-23018651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