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羅東夜市小吃選《其一》

最近很常假裝沒事的遊民,跑到羅東鎮的夜市附近閒晃著。以致於本來不太喜歡吃零食的我開始注意到路旁很多賣小東西的攤位,不知不覺的就把錢包掏出來準備付帳。

我開始知道,為什麼夜市是個罪惡的深淵,由其對一個減肥中的人來說。



這個攤位於於羅東夜市公園路和民生路的路口,NET的正對面。

從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每次打從這裡路過總是會被香噴噴的糖炒栗子吸引,但是我長這麼大還沒有主動去找來吃過。糖炒栗子這個東西好像每個夜市都會有,但印象中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有哪家是特別好吃的,所以我從來都不會想要主動去找來吃。

再來,談到糖炒栗子這個東西,一般人的印象應該會是一台大台的機器,像個滾筒一樣裡頭放著黑色的糖砂還有被炒成金黃色的栗子。這個攤位比較不一樣的是,顧攤的是一位老伯伯,看起來至少也有七十歲了。他有一個大大的鍋子,用鍋剷用力的翻炒著混在糖砂裡的栗子。

可能這個畫面是讓我在今天終於上門當顧客的主要原因。





這是混在糖砂裡的栗子,看起來一副非常可口的樣子。

前幾天在料理東西軍的節目裡看到日本人在秋天很喜歡吃栗子,節目裡的栗子米糕看得我好心動。

我向老伯買了一份小份的,秤了一包50塊錢的分量給我。然後我就跑到旁邊的公園裡,看著在溜滑梯上爬上爬下的小鬼們,一顆顆的把糖炒栗子吃光光。

就像我說的,之前我沒有特別去注意糖炒栗子這玩意兒,所以老實說也不太知道這個東西好吃的話會好吃成什麼樣子。不過這老伯賣的糖炒栗子會讓我想再去買一次,可能是因為季節對了,所以每顆栗子裡都有著淡而厚實的栗子香,很有秋天的味道。





按照東西軍的慣例,食物來個斷面秀是一定要的。但我不是故意要拍斷面秀,而是一個不小心把栗子剝成兩半,只好假裝是要拍斷面秀。






這次剝得比較好看。

糖炒栗子是個很神奇的東西,雖然是甜的,但怎麼吃都不會覺得膩,吃再多也不會覺得口渴,又可以吃得很有飽足感。我想,這個東西如果好好包裝一下,應該會是個很棒的商品。

在那個老伯伯的攤位旁還還有另一家像我說的那種糖炒栗子,那個碩大的機器裡沒有任何栗子,也沒有人在旁顧叫賣。不過感覺上就是比手工翻炒的老伯伯高上一級,就情感因素而言,我是比較希望大家多去向那個老伯買啦!  





我沿著民生路走,兩旁夾道的服飾店引不太起我的興趣,如果有可愛的店員的話說不定會我多看幾眼,不過習慣上我不會在這裡花太多時間。

走著走著,就這樣來到了興東路和民生路的路口,位於羅東郵局旁的義豐蔥油餅是我小時候的回憶之一,雖然他們家的蔥油餅很好吃,不過讓我比較懷念的是他們家的韭菜盒子,但我去的時候沒有看到。

和我小時候比起來,現在的蔥油餅不止變貴,尺寸也縮小一截,而且人變多了。

老實說我不是第一次經過這裡,只是經過這裡的時候看到折了三、四折的人龍,每次都讓我的食欲大減。難得今天只有四、五個人排隊,當然的趁這個機會好好的回味一下。

感覺上現在在排隊的好像都是外地人,他們都會很高興的討論著等一下要買幾塊,到底要花多少錢,反而是本地人都很快速的買完走人。



這兩個平底鍋已經火力全開了,但排隊的人潮很明顯的快過蔥油餅生產的速度。







對我來說,蔥油餅是少數幾種要加辣才會好吃的東西。

我這個人喜歡吃辣,能接受的只有臭豆腐和蔥油餅這類,再不然就是中南半島上又酸又辣的料理,但那又是另一種味覺享受了。




我咬下一小口做斷面秀,裡頭的青蔥量之豐富,除了這家之外實在也很難在其它地方看見。

感覺上和我小時候的印象有點差距,但我想那是因為時空相隔太遙遠的關係。在我的記憶裡,在這裡還有另一台賣沙威瑪的餐車,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吸引力是遠大於義豐蔥油餅的。

不過自從客運總站改建之後,我再也沒有看到那台載著肉串的發財車出現在這裡。

當年的義豐蔥油餅和沙威瑪是我對於羅東最深刻的回憶。




和我吃過的其它家蔥油餅比較起來,他們家的皮確實比較酥,而且蔥的份量足足也是其它人的兩倍有餘,我想這些都是義豐蔥油餅之所以成名的主要原因吧!
(但我還是比較想吃他們家的韭菜盒子啦!)





我不知道這台野狼在這裡停留多久了,但在我離開宜蘭到外地去讀大學之前,中華路和公正路口附近還是非常乾淨的。然後,過了幾年當我又重新回到羅東這裡閒晃時,除了當時的大樓換成了7-11之外,路口也多了這台老野狼。

老野狼的主人看起來和車子不怎麼搭配,所以剛開始我還不太敢試吃,一直到上網找到和「嘟好燒」有關的資料,才知道這個東西是從宜蘭市那裡傳來的,這位老闆是第二代的傳人了。既然知道他頗負盛名,那麼來試吃一下是一定要的。

因為剛剛吃了一份糖炒栗子還有不大不小的蔥油餅也在肚子裡作怪,所以我只點了一份小的,一份30元。

只見老闆熟練的從旁邊取出一小團麵包粉還有一小塊紅豆泥,把紅豆泥搓成一小條之後用剛剛那團麵包粉包裏起來,像桿麵條那樣把紅豆泥和麵包粉搓成長條型的,再切成小塊入鍋油炸。







這個是嘟好燒在紙袋裡的模樣,我看老闆沒有放太多存貨在現場,所以猜想每份都是現炸的。

有趣的是這個嘟好燒吃起來也不會覺得太膩,反而是剛剛的蔥油餅還比這個油!

酥酥脆脆的外皮也滿好吃的,不過,老實說我不太能接受這個味道,因為吃不太出來紅豆的味道,只剩下炸過的麵包粉的香味而已,雖然那也很好吃,但感覺上就是少了點什麼。

吃完之後的感覺不是那麼滿足就是  





回家的路上,我看著天上被夕陽染紅的雲彩,被台九線上迎面而來的晚風輕輕吹拂著,深深的覺得身為一個宜蘭人,真是一件值得驕傲,又幸福的一件事。












其實今天的重頭戲完全就不是羅東夜市的小吃之旅,我花了一個小時半的時間吃完上述食物,也花了一樣多的時間在金石堂的羅東分店裡閒晃。

才剛進大門我就被滿室的新書味沖昏了頭,然後順著指示上到二樓的文學類書籍區,我花了好多時間從書架裡找到洛夫「因為風的綠故」還有朱天文的「荒人手記」。洛夫號稱詩魔,其詩以魔幻手法見長。朱天文又是不可多得的作家,我這幾天辛辛苦苦掙來的幾位小朋友,就這麼為了他們兩位犧牲,我想應該也是值得的。

(更何況,這是「剌激經濟」的義舉啊!)

以前在台北的時候,偶爾我會搭捷運,又或者我索興就這麼沿著福斯福路一直步行到師大附近,沿著師大路一直來到浦城街口的,摸進我最愛的水準書局裡慢慢的挑書。

水準書局裡的空間向來不大,但我很享受那種高高的書架上堆滿等我搬回家的各式書籍,每次當我走進那家書店,心裡總是會開始盤算著這次到底要帶那些書本回家。雖然我和身邊的其它人買的書總是不同,可能因為那裡是學區,很多人一進門之後就開始像強盜一樣展開搜刮,非得要把相關的書本統統一次搬回家的態勢,但我常常都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書店裡不大的空間中閒晃,覺得差不多了才帶著兩、三本書到櫃檯去結帳。

水準書局的書通常是八折起跳,往.下.跳。



沒意外的話,買到標價六折的書是常有的事。

偶爾我也會順道逛一下龍泉街上的舊香居,但那裡的書感覺就是專用門來珍藏的,以我現在的年紀來說,身旁放著那種書實在太沉重。






從我回來宜蘭之後,最不能習慣的事情就是少了這麼一個重要的逛街地點,這次到金石堂閒晃,也不過只是解解這半年來的饞罷了!

雖然我也會逛博客來,但少了滿架子的書本營造出來的營覺享受,我好像怎麼樣都沒有辨法從這個管道得到精神上的滿足。今天當我踏進金石堂門口的時候,心底突然一陣莫明的悸動湧上心頭,差點就被感動得流出淚來。

沈從文、周夢蝶、嚴歌苓一直到洛夫、張大春、羅智成、詹宏志、鯨向海和李佳穎,我又開始盤算起我的買書計劃,而這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你們隔著文字沒辨法知道的是,當時我從書架上找到荒人手記時,高興得只差沒在地上打滾的心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