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想了很久,終於還是決定在今年的第一天寫下這篇文章,給你(應該說是要給有你的我的回憶)。

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你的名字,但老實說我沒有看過你的廣告,只聽過你的歌。小時候的我不是電視兒童,長大之後才勉強能算是。在那個時候還有另一組和你齊名的人馬,可惜的是你比較早進到部隊裡為國服務,他們比較晚一點。老實說,當年的我比較喜歡他們。

那個時候的年代裡,進部隊裡是每個男孩想變成所謂的男人最直接的方法(好像也是唯一的),你很瀟灑的報到去了,只告訴其它人記得要想念你。在我那個時候的小小心靈裡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只知道你會在我生命裡消失一陣子,因為愛這個國家的關係。雖然偶爾還是有你的消息傳來,但是我想那個時候的我們都不得不承認,在我們的生命中你的存在感慢慢的淡化,這是無可避免的。

很可惜的是你的過去我完全沒有參與,你當兵的那段時間我一下子就升上小學五年級,在你退伍後不久,差不多你打算要帶我們去月球的時候,我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認識你的。我對你的了解還是沒有很深,一直要等到我有升上國中以後,才開始慢慢的和你有了交集。

請原諒我必需先這樣告訴你,你是個討人厭的傢伙,誰叫你讓我對你有所期待。無論是那個時候還是現在,你在我腦海裡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在同樣的標準下其它人很難彌補你在我心中的空缺。

在你退伍之後還是和當兵前有著同樣迷人的表現,但我覺得你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至少和當時的其它人比較起來,你並沒有給我更特別的感覺,直到在因緣際會下,我同學介紹另一個全新的你讓我知道為止。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開始斷斷續續的注意到你的消息。在別人都覺得你只是還好的時候,我和我同學開始把你當成至寶,也許這輩子再也不會遇到第二個的那種。

只是你似乎太喜歡讓人覺得驚喜,這是你們雙子座的人格特質(也好像是所有風象星座的本性),身為外人的我向來無從插手。那件事情發生得太突然,突然到整座台灣島上的人都開始發了狂似的想認識你,可是那個時候的我在想著:「在這個時候,大家愈想認識你,表示你就快要完全離開我們了。」所以,那個時候我對你的消息一直不予置評,儘管身邊的人所談論的話題都是關於你的。

那陣子只要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得到你的最新消息,新聞主播會反覆介紹你的生平,從你出生、上學、搬家、組樂團、聯考、入伍、工作一直到退居幕後,一連串跑馬燈似的報導讓那個時候的我無法喘氣。我想應該有很多人都和那個時候的我一樣,寧可你不要用這樣的方式讓大家重新想起你,你應該要用另一個面貌讓人家想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的。

你還是走了,原因是疲勞駕駛引起的飛來橫禍。

對每個喜歡你的人來說,97年所代表的不只是香港回歸祖國而已。11月12日晚上11點48分,我想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更久以後我還是可以默念出這串數字。










之後,上大學。人家問我有沒有欣賞的對象,但我常常都是顧左右而言他,能不回答就不回答。有時候在被問到不能再耍賴的時候,才會從口中迸出你的名字,通常聽到的人會這樣回:「對啊!很可惜他已經不在了。」通常對話會在這裡中止,因為我不知道要如何接到下一個話題,可能打從心底我就是不願意接受那年發生的事實吧!

又過了一陣子當我能直視那件事情時再和別人談起你,八成也都是得到這樣的答案,我想算了,就沒有再主動向人們訴說你在我心裡的地位。但那是絕對無可動搖的,也是最不可侵犯的。你就是你,應該要是完整的。

但如果沒有那件事情的話,現在的你會是怎麼樣的你呢?

大哉問也!!







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怎麼看都覺得怎麼奇怪,無論怎麼選都不應該選在這個時候的不是嗎?新年應該要有新氣象的,我愈從一年伊始就讓自己陷在回憶的故事裡。可是,如果我要找個人在最孤獨的時候給我希望和力量的,又好像非你莫屬了。

你說是吧!雨生兄。






最後,不免俗的還是要說聲「新年快樂」給你,也給我自己。










詞曲、編曲:張雨生

我是飄落的楓葉 你是仰望的土堆
翩翩下墜你胸前 也放掉一季的疲累
與我的愛戀一起下跌 以你的深情敞臂迎接

我是月落的聲音 你是乍醒的黎明
密密會合於天井 也交還迴映的光暈
與我的愛戀走唱星系 以你的深情如影隨形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總在凌晨四點 唯有凌晨四點 才能訴說最美麗的語言

我是荒涼的廢墟 你是湮沒的傳奇
來來往往善男信女 膜拜他們的執迷
與我的愛戀一般強烈 以你的深情匍匐成列

喔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總在凌晨四點 唯有凌晨四點 才能訴說最美麗的語言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如燕盤旋而來的思念
在凌晨四點 唯有凌晨四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