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星期六

第十三朵菊花


在上次的周夢蝶詩集約會了之後,好不容易我又從金石堂的架上挖出了另一本周夢蝶的詩集「十三朵白菊花」。說然慚愧,這本詩集買回來到現在,我只讀了一半不到的份量。不是因為詩裡的涵意太晦澀難懂,而是因為每首詩都可以讓我勾勒出一個生動的畫面,每個經由這種方式產生的畫面都可以停留許久。

頗有餘音繞梁,三日不絕的神效。

打個比方吧!


無所事事的日子。偶爾
(記憶中已是久遠劫以前的事了)
涉過積雨時的牯嶺街拐角
猛抬頭!有三個整整的秋天兩麼大的
一片落葉
打在我的肩上,說:
「我是你的。我帶我的生生世世來
為你遮雨!」

節錄自周夢蝶.《積雨的日子》




在楊佳嫻的詩集裡也曾經引用過這麼一段文字,我實在很難割捨下心裡對那句「我是你的,我帶我的生生世世來,為你遮雨!」的熱愛。曾經我以為在席慕蓉詩作中《一棵花開的樹》已經是這種感覺的極致,但現在相比較起來,一棵花開的樹為免還有自憐的成份在。

那在首詩裡是這樣作結的:「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 是我凋零的心。」

但在這首《積雨的日子》裡,我帶來我的生生世世,也僅只是為了你擋風遮雨的狂戀,除了極度浪漫的人以外,應該再也沒人可以這麼痴情了吧?我可以為了你付出一切,只因為我生來就是你的,不是這一世,還包括了之前的生生世世。即便是在我將要滅亡的一瞬間,也想要為你擋掉那麼幾滴雨水,就是那麼幾滴也好。

你們說,像這樣的詩人,除了李白之於唐詩以外,我該用誰來比之於新詩呢?

在余光中的《尋李白》詩裡這樣形容:「酒放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 / 余下的三分嘯成劍氣 / 口一吐就半個盛唐」也許唐代的文學在少了李白之後,還是會有各自各繽紛的熱鬧模樣,但我個人以為,如果少了李白這一位,唐詩也許就輝煌不起來了吧!

好在周夢蝶惜墨如金,發表的作品不多,收集起來不像收集余光中這麼麻煩,如果不在意版本差異的話,說實在的也不是件難事。這陣子我會找看看,看看有沒有辨法收到他的《孤獨國》和《還魂草》這兩部作品吧!








前幾天我從博客來上買了兩本工具書,雖然我覺得沒有什麼拿出來說嘴的好理由,不過為了用來充實文章內容,還是放上來和大家分享一下好了,也許有人真的用得著。



第一本是劉克襄的《台灣舊路踹查記》,這本我肖想了半年有餘,一直到現在才下定決心買回家收藏。

我認識劉克襄很早,小時候家裡訂閱的聯合報(在我小時候跟本意識不到這家是統媒,現在我只看他的藝文版),那個時候在藝文相關版面上偶爾會有他的作品,偶爾遇上了就順手讀一下,對他的感覺也稱不上是喜歡或討厭。一直到我在我搬上台北那年,在新莊的某書局裡遇上了他的作品《野狗之丘》,這才讓我對於劉克襄開始產生興趣。

在那部作品裡,劉克襄花了好長的一段時間觀察他家附近的野狗群,把他們的生活習慣記錄下來,把他們的生活情況拍成照片,然後整理成一本書發行出來。也是因為那本書,讓我對於劉克襄這一派的作者開始產生興趣(但我只是停留在有興的趣階段,還沒有開始正式收藏他們的作品),之後又在博客來上找了很多相關作品,但我也始終都沒有想收回家的打算。

台灣舊路踏查記裡記載著全台各地已經荒廢掉的舊路,剛巧都是我想親身去走過一次的。

劉克襄的作品讓我心動的除了有《台灣舊路踏查記》之外,還有《北台灣漫遊.不知名山徑指南》這部分成上、下兩集發表的作品。對於一個響往野外生活許久的人來說,像這樣的書名是撩人的。也許在下個月,又或者下個月的下個月,我會在博客來上把剩下的作品一次打包回家,這得看看我下個月的預算夠不夠了。

因為今天在信義誠品那裡,我又發現了另一個讓我迷戀許久的作家哈金。另外我還想收夏宇的詩集,還有楊牧也是。








最後一本書的名字是《咖啡賞味誌》,對我來說這是本道地的工具書,用來充實我身為不專業咖啡店老闆關於咖啡專業技術與知識用的。我也不知道該說他是好是壞,總之先讀了再說吧!

一般對於《咖啡賞味誌》的評價是比較適合新手的,如果要再進階的話可能要去找另一本《 咖啡大全》,裡頭的紹介會比較深入,也會比較專業一些。





其實我不喜歡在誠品買書,現在過到誠品去多半只是去那裡看看有哪些作者哪些書,買書是我在另一個地方做的事。曾經我也深深的被誠品專屬的氛圍所吸引,好像自己只要置身在誠品那樣的空間裡,就會連靈魂都被超脫了的感覺,說起話來連氣質都和其它人不一樣(其它不在誠品的人)。但在這幾年長大了之後,我才深深的體會到「氣質是用錢買不到的」由其當那個其質本身又是用金錢打造出來的話。





剛剛在回家的路上,我繞到花市去拿了幾株咖啡苗,所以先來預告一下,之後幾天的某一天裡可能會是我把那些咖啡苗移植到我家頂樓陽台上的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