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南澳朝陽國家步道




故事的開始要從這裡說起,這裡是南澳車站。

一個雖然在地名上應該要屬於宜蘭縣南澳鄉的地方,但在行政區的劃分上卻屬於蘇澳鎮。你可以說這裡是蘇澳鎮地理上的極南,反正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那麼南澳在我的印象裡應該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泰雅族原住民早在漢人之前定居此地,清朝為座了理蕃開了道路由日本人拓寬。在北迴鐵路尚未通車的時候,這裡是早年蘇花公路客運的休息站,但在北迴鐵路通車之後和蘇澳走向沒落的命運。前幾年為了提升這裡的教育水準在這裡蓋了座高中,還有新建好的高壓電塔經過引起的民怨,在高壓電塔完工之後連續有好幾位居民因為癌症去世。

這是我所知道的人文南澳。

這裡是塊寶地,長年以來成長緩慢的經濟發展在這裡進行最低限度的開發,這裡的好山好水因此得以逃過進步與文明的摧殘,完整的保留下來。

這裡有著平易近人的絕佳山水,適合用最好的心情慢慢享用。




這就成了我之所以選擇南澳的理由,因為這裡安靜。





這是新種下的菜苗。

像這樣的田野風光在我走出南澳車站後不久就看見了,我隨著一位住在當地的阿婆慢慢步行於此。雖然火車站前的地圖告訴我,應該要走上蘇花公路,接著直接可以轉進到某條通往南澳漁港的道路,只要到達南澳漁港,就等於到了朝陽步道的起點 。

但我還是決定放棄地圖的指引,很單純的跟著自己的感覺走,在這個單純的地方,又何必要有太多想法?







這裡有許多休耕的水田,有些已經改作其它農作,有些正準備著下一期的稻作。







這是蘇澳地區農會的倉庫,用來存放稻米用的。原本在屋頂上還有幾隻麻雀,原本我是想讓他們也一起入鏡的,但在我舉起相機的同時,他們害羞的飛走了。









這是震安宮,我沒有進到廟裡參拜,所以不曉得裡頭供奉的那一位神祇。在震安宮旁邊有座小小的人工建築物,裡頭放置著和小亭子不成比例的大石碑,那是為了紀念開通蘇花古道的羅大春而立的。



清朝治理台灣初期並不怎麼看重台灣這塊土地,一直到日本為發動了牡丹社事件之後才開始有人重視台灣在中國海防上的重要地位。沈保禎理台時期,為了強化對於台灣東部的控制力,在台灣南部開了條從屏東射寮至台東卑南的阿朗壹古道,中部為八通關古道,至於北部,就是蘇花公路的前身蘇花古道了。

這石碑上紀錄著當年羅大春開路時的艱辛。





以上這些都不是我的方向,他們所指向的是靠海邊的另一群景點,和這次我的去的朝陽步道不同路,不過我想這也証明了南澳這個地方對於自然風貌的保留上確實有他獨到的地方。

我對那個古石棺遺址有點興趣,也許下次再來的話會去那裡走走也不一定。







在這個畫面裡看到右手邊的第一個建築物,就是羅大春開路紀念碑的所在位置。在亭子的對面有兩個金爐,沿著這條大路一直向前走可以接到南澳市區。




這裡的農作物種類繁多,照片中的是蘿葡田。



這些是嫩綠的青蔥。

我猜想這裡的農民耕作的目的是求自己的溫飽,應該不是以對外銷售為主,不然像這樣的蔥田應該是要綿延成一大片的才是。







有幾隻水鳥悠閒的在不遠處休息,他們巧妙的躲在拿著相機的我還有鐵牛車之間。



路上可以看到變葉木,這是這條路上最常見的行道樹種。







我在進入朝陽社區的路口看到這個路牌,因為覺得名字很有趣就順手拍了下來。

朝陽社區這個地方古稱娜娘,在日治時代曾經有一艘名為「浪速」的軍艦在此地停泊,日人因此把朝陽社區一帶稱之為「浪速」。之後漢人取期同音「娜娘」做為這裡的地名,一直到台灣光復之後,這裡才改稱為「朝陽」。

而類似以日文直接音譯而成地名的例子在高雄的哈瑪星一帶也有。





朝陽社區裡的人們好像已經很習慣外人來到這裡, 可能這幾年慕名而來的外地人太多,早就習以為常了吧!

照片裡是這裡的居民製儘的香腸,看起來就是非常可口的樣子。另外還有一戶人家正在製作鹹菜,他們幾個人坐在門口閒聊著,手上的動作熟練的把鹽平均的塗抹在芥菜葉上,在這個時候動工製作,差不多可以在過年的時候享用。





這棟老舊的房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動工,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完工。

在屋子周邊的圍牆上,繞著整座屋子種植了一整排的火龍果,庭園裡四處堆滿分類放置的雜物,我想這裡平時應該有人整理,房是可能是因為不得已的理由才停工的。







我在九點左右進入南澳,當我從火車站走到這裡的時候,時間已經讓我玩掉了一個小時半。



海產店和漁港彼此間相互依存的關係,在這個不大的南澳漁港旁邊就有家佔地廣闊的海鮮店,照片上的是海鮮店牆上的裝飾壁畫,船名是「生猛一號」,編號DA-8888,是大發發發發的意思。

在這家海產店附近有個生態復育區,可能我來的季節不對,所以看不出來這幾塊水田當中正在復育的對像是什麼。

路口有間土地公廟,往漁港的方向還有一家小吃店,步道的入口就在警察局旁邊。





這裡是步道入口,我花了兩個小時才走到這裡,不是因為2.2公里的路程太難走,而是路上有太多讓我分心的事物。

包括電線上的烏秋、水田裡的白鷺鷥、溝渠裡的蝌蚪還有各式各樣的農作,南澳這裡的寧靜與詳和讓人以為身處在另一個國度上。







這是步道入口的樣子,以枕木鋪成的階梯十分好走。







在稍微有點高度之後,我轉過身去拍下這張照片,我想可能在當年曾經養過什麼,也許是九孔之類的吧!



同樣的位置,往漁港的方向在拍一張。







他們的工作是除草,得背著沉重的除草工具一步一步的走完整座龜山。在這裡的入口總共有兩個,他們把兩個入口處的雜草清除乾淨之後,正坐著休息。





而這是我要走的路,剛開始一路陡上有點難走。








在高度爬升得更高的同時,遠方的烏石鼻也是可以看得見的了!







當然,在背向另一邊的同時,所能看見的也不只是山腳下的朝陽社區,而是把一整個大南澳地區盡收眼底。照片中比較近的房子是朝陽社區的所在,那個牌樓是朝陽社區天后宮的位置(不過我個人會叫他媽祖廟而不是天后宮),在遠處靠山的位置才是南澳聚落所在。






以枕木做為步道材料的好處在於,枕木這種東西不容易腐敗,而且經得起長時間人來人往的踩踏,而且在視覺上的效果也比其它材質的好上許多。





南澳漁港中沒有太多船隻停泊,到是港區裡有人在裡頭釣魚。



當我的高度再次上升之後,漁港北邊的沙灘看得更清楚了。

其實,往這個方向過去還有另一條蘇花古道,據說是在去年年底的時候整修完成的,可以經由那條步道直接通往東澳粉鳥林附近。







上往上沒幾步路,可以到達這個景觀平台,從這裡可以清楚的看到整個南澳漁港和烏石鼻,如果天氣允許的話,往外海看過去的景色會讓人心曠神怡。






這是在漁港附近的定置漁場,漁民們在黑潮經過的地方設置這樣的東西來確保穩定的漁獲量。

在遠一點的海面上被一層水氣覆蓋著。





我從景觀平台的另一邊拍下這樣的畫面,朝陽社區裡的房子被縮得小小的,就像是用火柴盒或積木搭出來的那樣。






一台車代表一個釣魚的人。







這張照片是我告別景觀平台時的風景。

從這裡之後我將轉進到樹林裡,回首的時候再也看不到完整的烏石鼻,入耳的只剩下海浪混著風過樹林的呼聲。

再往前走就準備上稜線了!






在我轉進樹林不久之後看到這樣的風景。

陽光從樹之間的缺口灑落,把地上的蕨類鍍上一層金色的裝飾。




這是棵奇怪的樹,就生長在這片蕨類旁邊。

這是我在步道沿線所能見到的同類樹種中長得最大的一棵,看起來他也是這個步道上的強勢物種之一,可惜的是在我走完整個步道之後,還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猜他是江某。





雖然朝陽步道是國家步道,但我覺得他的說明牌無論在放置上還有設計上都有著很大的問題。有時候明明有個碩大的告示牌放在你面前,但你就是找不到告示牌上要向你介紹的那些物種。告示牌上的東西你找不到,而你想知道的物種又偏偏沒有告示牌說明。

身為一條國家步道,在這方面設計上實在太不貼心了點。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生長在步道旁的薊科植物。





上了稜線之後,道路變得好走許多。

本來我就不怎麼喜歡階梯步道,只是無奈於上坡的時候有個階梯終就是比較方便些的,還好這裡的比平沒有再做其它加工,還是像這樣的小路走起來更加舒適。




在這裡偷偷生長著幾棵九芎,一片綠意盎然的樹林裡,九芎的紅色葉片想不引人注意都很難。






身後的漁港已經看不見了,在左手邊的底下直接就是海平面,海浪正在拍打著崖壁。






我想,如果是在真正的好天氣的話,像這樣的景色應該會非常迷人。

可惜得是我是硬著頭皮出來的,在我出門前,我家附近的天空都是烏雲,我因為不想一整天悶在家裡所以硬跑出來,雖然來到南澳的時候天氣有比較好一點。但在接近中午的時候已經快看不到太陽了。

天空中的雲開始聚攏。




有個三叉路口,左邊那條通往景觀平台,右邊那條通往三角點。我決定先到距離我只有50公尺的景觀平台,卻沒想到意外讓我碰上一個可愛的小傢伙。





他是個意外的驚喜,本來這隻盤古蟾蜍是在路中間晒太陽的,突然我以拔山倒樹的姿態來到他身邊,他被嚇得跑到路旁的草叢。

我在他身上花了好多時間拍照,他也不急不徐的等我換上長鏡頭。





我以他為圓心繞了好幾個圈圈。

我只敢用長鏡頭拉近距離,不敢再讓他受到更多驚嚇。

有將近20分鐘的時間,我和這隻盤古蟾蜍進行著只有我們兩個才懂的對話,我們始終沒有把視線離開過彼此。

拍完照片之後,我把他趕進樹洞裡,因為我聽到背來傳來的除草聲慢慢的靠近。






再往前走一下子,第二個景觀平台出現在眼前。






從這裡可以看到非常完整的烏石鼻,像是鱷魚的長吻一樣靜峙在海面上。

當然往外海看去還是可以看到剛剛看見的漁場,再遠一點的海面上還有幾艘正在作業中的小船,像這樣海天一色的景緻總是讓人可以忘掉很多煩惱。

但我想說的是往南邊看過去的景色,那是南澳溪的入海口,一個被稱之為神秘海岸的地方。







往南邊的海岸線上,因為南澳溪和海浪之間的交互作用而產生了像這樣的景色,簡直就像是蘭陽平原的小小縮影。

在海浪拉出的那道弧線右邊有水的地方被稱為定情湖,再往左一點有個湧泉頭形成的天然湖泊,這條弧線的名字叫神秘海岸。這個時候如果可以站在沙灘上的話,在徐來的海風之中一定會有種飄飄呼遺世而獨立的錯覺(我想,這個時候停在沙灘上的那台白色轎車的主人應該很有這樣的感覺吧!)

雖然在環境上南澳有著這樣得天獨厚的天然環境,但熟知歷史的人都知道,在近代的南澳開發史中,他們的日子過得並不平靜。

而現在我所在的景觀平台上,在清理時期曾經設置砲台,並在龜山腳下設有軍營。只是隨著時代更迭砲台早就不知道流落何方,只剩下山腳下發掘出來的遺跡可以証明曾經有這麼一批來自中國的軍隊在這裡生活著。

我又回到剛剛那個三叉路口,但這次我走上的是通往三角點的道路。




在三角點附近除了一間茅草搭成的棚子以外,有這麼一個路標。

平均來說,進入步道之後我的行連速度太約是每十分鐘前邁100公尺。

所以我花了一個小時半才從步道入口來到這裡。這裡是個三叉路口,有另一條路可以直接通往朝陽社區,還有另一條路可以繞遠點到三角點的方向,之後會從建國路的位置下山。直接通往朝陽社區的那條路線比較短,如果要接到建國路的話,路途差不多是另一條的兩倍。




「眼前有兩條路,要選難的那條走。」很多年前看過的喜瑪拉雅這部電影,到現在我還記得這句台詞。






這是三角點的基石,圍繞著這個基石還散落著十幾座圓木椅。




過了三角點之後,是一大片的大頭茶林。



我來晚了幾個月,大頭茶的花期約在秋冬之交。

現在樹枝上已經看不到盛開的茶花,只有在人腳踏不到的地方還可以看得到幾朵完整的。我又花了很多時間在這附近拍攝躺在地上的大頭茶。

我覺得落在地上的大頭茶很像下了班之後累攤在沙發上的身影,那種頹唐模樣。




詩人說:「寂寞的人坐著看花。」我卻為了拍這幾朵落花,整個人趴到地上。







有那麼一段步道被九芎夾著,我踩著腳下略帶紅色的土地,頭頂上的是青、黃、紅色夾雜的樹葉,那種感覺好特別!

前陣子想到太平山去看山毛櫸,結果因為寒流來襲不得不作罷,沒想到在這裡讓我小小的解了一下滿山紅葉的癮。





在稜線上行走是輕鬆寫意的,一切可以像是行雲流水般的進展著,但我的相機很不識相的在這個時候沒電了,我只好匆匆的走過接下來的地方,只挑選幾個比較能拍照的地方拍。



一定是我剛剛和盤古蟾蜍、大頭茶還有那些薊玩過頭了!



我用比剛剛還快的速度走完接下來的路,一方面是想趕在相機的電力用完之前下山,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一段山路比較平坦好走。




有像這樣的景色偷偷躲在樹林間。






也有像這樣的桂竹林成群的生長著(雖然在轉過那個彎之後就沒了)。






樹皮上可以發揮大自然的創意,我覺得這像是皺起眉頭的人臉。

或者說是,雄性狒狒的表情。






在下坡的路上是背風的,所以這裡的植物生長得比迎風面的風衝林來得更好,像這樣標準的混合林景色是很常見到的。

照片裡的那棵樹要兩個人才抱得住。






靠近出口處還有另一個景觀平台可以向南方眺望。






這是所謂的羊腸小徑?





位在山腳下的平房,現在有人住在裡面。






這是在山下迎接我的風景,休耕田裡生長著白花和紫花霍香薊。

在龜山山腳下有條柏油鋪成的產業道路把三個登山口連接起來,我到覺得如果可以的話,沿著到這產業道路走回到南澳漁港應該也不錯。

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肚子餓扁了!




如果要我說出朝陽國家步道最大的特色的話,那我覺得是在我走過的步道路線上,沒有看到任何垃圾留下來,我覺得這是整趟旅途中最大的驚喜,別說是垃圾了,連常常在野外看到那些登山隊的布條都沒有看見,光是這點就彌足珍貴了。







等我又重新回到南澳市區,已經是下午一點半的事情了。

覓食中的我沿著朝陽路回到市區,找上了建華冰店。



這是建華冰店提供的焢肉飯,一份六樣配菜兩大塊焢肉,60元算是非常物超所值的!






而這是我每到南澳必吃的傳教冰。

雖然名字叫傳教冰,但和傳教士並沒有太多關係。

早年人們來經過南澳的時候,因為公車的休息時間有限,來到這裡的客人沒有太多時間選定冰的配料。於是在熟客口中的「傳教冰」指的是我到的時候你「傳」這種「冰」來讓我「叫」的意思,久而久之,傳教冰這個名字也成這家店的特色冰品。

他們家的芋頭很好吃,紅豆也不賴,但我個人覺得最棒的莫過於香味撲鼻的花生粉。如果不敢吃生雞蛋的話也可不加,可是這樣一來我覺得味道上就會差了一點。吃的時候要把蛋黃打散,讓蛋黃混在清冰裡和著其它配料一起吃。

又如果不想吃這道冰品的話,我個人會比較推什麼料都不加的清冰。

像這樣料多味美的傳教冰,一份45元。







對了!這裡的老闆娘非常健談,可以從他身上得到許多情報。

然後,我已經在規畫下一次的南澳之旅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