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 星期五

羅東夜市小吃選《其三》

人類這種生物,在冬天的時候,身體會自然而然的多長一個胃出來,對於這點,我始終都是深信不疑的。為了找到最好吃的食物,我把身體變成兩個,一個向東,一個向西。

向東的那隻來到了老東這個地方……


……再下去就真的抄很大了


「老東」取自「老懂」,老懂是羅東舊稱,從平埔族的語言裡音譯過來的,原意是猴子。


這攤位於中正路和民生路交會口的烤蕃薯的年代對我來說是不可考的,當我的生命裡出現羅東這個地方的時候,幾已經開在那裡。

小時候逛完三商百貨要往羅東夜市裡前進的路線上是必經的地方,看著老闆從大大的陶缸裡把成串的烤地瓜拿出來的時候,總是會吸引住我的目光。在他們攤子上也掛滿了大大小小的地瓜,連招牌都是可以拿來賣的。

但是我家裡的人沒有吃烤地瓜的習慣,老一輩的人總是認為這種東西可以自己作,而可以自己動手製作的東西就沒有必要多花錢買。這樣說起來,應該說是年輕的這一輩不肯用心學,只好多花錢買些有的沒有的。

雖然這攤的烤地瓜讓我神往已久,我卻一直到了這把年紀自己偷偷跑出來逛羅東的時候,才有機會一親芳澤。



反正長年旅居在外地,在宜蘭這裡假裝是外人的這檔事,對我來說早就是個技能了。



因為不知道怎麼買烤地瓜,所以上門當客人之前我還問了老闆娘應該怎麼賣。老闆娘回答我:「烤地瓜是秤斤的哦!一斤80。」

像這樣的對話我是很難理解的,雖然每個字都聽得懂,知道整句話的意思,但沒有受過專業傳統市場訓練的我,對於「一斤地瓜」是怎麼樣的份量,完全沒概念。老闆娘看我整個就傻住了,好像也已經習慣客人出現這種反應似的接著說:「你要紅的還是黃的?」


為了試味道,我買了一個紅心的一個黃心的,總共45元整。

地瓜是個很神奇的東西,很簡單的食材經過很平凡的烹調手續就可以變成一道人見人愛的美食。而且,整個洗乾淨之後,連地瓜皮都是可以吃的(只是味道不太好)。

我把分別把兩個地瓜撥開,拍下屬於各自的斷面秀。


以味道上來說,我比較能接受黃色的地瓜那種淡淡的甜味。他們家的紅地瓜吃起來的味道很像黑糖,剛開始吃的時候味道很迷人,但吃多了會覺得想喝水來沖淡那種甜味。


相反的,黃色的地瓜反而是剛開始的時候沒什麼味道,到最後會愈吃愈有味。

幾年前,不知道從那裡開始吹起一股愛地瓜的熱潮,大家開始因為了 解到地瓜的好處,為了身體健康而開始大量食用地瓜,而且把地瓜當做寶一樣的對待,看在老一輩人的眼裡真的是件難以理解的事情。在那個遙遠的戰亂年代,人們 是因為沒米可以吃才只好用地瓜充飢,結果現在的人們有米可以吃了,卻又重新回頭去啃地瓜過日子。


小時候的我在經過這裡的時候沒留意過這家店,那個地方對我而言是個不會多留意的路口,不過是我去買漫畫的路線上的小小插曲,印象中的這家和平豆花是不存在的。

沿著民生路一直走,直到和中華路交會口的地方,冒出了一間和平豆花總店。

回到宜蘭這半年多來在羅東街頭看到太多他們的分店,也不止一次經過總店店門口,我卻一直都沒有什麼動力想進到店裡嚐看看味道怎樣。

小 時候我外公家曾經賣過豆花,像那樣以純手工製成的豆花,很少在其它地方吃到相同的口感,雖然我也愛豆花,但是在外地的時候我不會主動去找豆花攤來吃。對於 豆花這東西摻了情感因素太多,以致於在吃豆花的時候很難找到自己喜歡的。讓我覺得好吃的豆花目前為止,只在三峽找到一家,還有景美夜市和師大夜市裡各有一 攤。

其它豆花對我個人來說,就只是普普,很巧的和平豆花就在這個普普的集合裡。


他們家的豆花對我來說糖水的味道淡了點。

他們店裡沒有摻糖水,而是直接加了挫冰進到碗裡,等挫冰半融在碗裡的時候感覺上好像和直接加糖水的差不多,但我吃起來的感覺還是差很多。雖然花生也熬煮得軟爛可口,豆花本身也是水準之作。

但少了好的糖水就好像少了最精華的部分啊!!


一碗花生豆花30元,在宜蘭這裡應該算是可以接受的價位,在吃下眼前這碗豆花的同時,我被放在桌上的燒仙草照片引吸住了看起來整個就是料多味美的樣子,如果他用的碗是和豆花一樣的大碗的話,那麼35元的價位是非常划算的。


所以,下次我再去可能會試一下燒仙草吧!

如果要我選一個最能代表宜蘭風味的小吃,我一定會投給一串心一票。

小吃對我來說的定義在於可以很方便的用來塞牙縫,把主餐吃完之後肚子裡還剩下的那麼一點點空虛感給填滿。像這樣的東西最重要的是他的份量不能太多,而且味道要多變,可以視當天肚子還可以容納的分量以及當時的心情做調整。

一串心剛好可以滿足上面的所有條件,而且在台灣的其它地方很難找到這種東西。


羅東夜市裡的一串心攤商很多,最有名的好像是在屈臣氏門口的那家,因為網路上找到的資料幾乎有一半以上是指向那家的,所以我一開始就沒打算要去找那家試吃。

我在HANG TEN的那個路口附近繞了一下,在公園路和中山路三段的交會口這裡發現了一家掛著四十年老店牌子的攤子,老舊的車台上放著兩大盤滿滿的一串心,還有兩個大碗分別裝著不同的沾醬,老闆正在火爐旁邊烤著香腸,準備接下來可以當成一串心的材料。

我挑了六串,不加辣,總共30元。


在我隨手拍下攤子上的一串心的時候,老闆還很主動的跟我說:「攤子上的你都可以隨便拍」然後指了指掛在攤子前面的報導對我說:「這個也是。」



看來老闆對於被媒體報導出來這件事情頗感自豪。

他們家的一串心是真的不錯,我選了兩個豬肺


兩個香腸

還有兩個看起來像是豬腸一樣的東西(但我比較相信那是某種吃起來脆脆的海產)。



我個人比較推薦的是包著香腸的,其它兩種吃起來的味道比較淡,雖然有點彈牙的口感也會有另一種樂趣,烤過的香腸本身就會有股香味,而且吃起來的味道也比較合我的胃口。


還有,下次提醒我記得要加點辣。他們家的辣醬看起來不會很辣,如果只加醬油的話會覺的好像少了點什麼。我在挑一串心的時候,旁邊還有好多客人直接拿起來先吃再說,一邊和老闆聊天,又一邊不停的吃著一串心。




另,宜蘭人好像很愛吃香菜,一串心一定要加香菜才會好吃,還有花生捲冰淇淋也是,每次看到外地人買花生捲冰淇淋的時候不加香菜時都很想跳出來阻止他。

「花生捲冰淇淋生下來就是為了和香菜在一起的啊!」我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