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 星期六

芝山岩散步、拍照以及懷舊


如果要我在台北市近郊選一條兼具教育、休閒及景觀意義的步道的話,我會首推芝山岩自然步道。

在自然條件方面,芝山岩的海拔高度不高,只有64公尺的高度,主要結構是極易風化的砂岩。

這條位於台北陽明山山腳下的小小山頭,可以在短短的半天不到就走完全程。在這條步道中,可以發現到台北湖從鹹水湖到淡水湖,經過長年的堆積作用之後又變成沼澤到最後成為現今樣貌的化石証據。

再者,於歷史上的芝山岩為早年大陸移民的根據地,在芝山岩上除了建了一座「惠濟宮」做為群聚在士林一帶漳洲人的信仰中心,也因漳泉械鬥事件嚴重,圍繞著芝山岩的各個險要之處都設有隘口做為防禦工事。

在進入日治時代之後,這裡是日本人設立「芝山岩學堂」推廣日語教育。也曾經發生過芝山岩事件,因此日本政府當局於當地設碑紀念。在進入國民政府主政的時代以後,這裡以軍事要地被封鎖起來,直到近幾年才慢慢開放。



所以我想走訪芝山岩的念頭已經積蓄許久,一直無法成行的原因除了連日陰雨的天氣之外,多半還是自己的懶性使然。今天我本來打算再窩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整天的,但望著窗外的好天氣實在又捨不得留在家裡。

想想走完芝山岩的時間不用多久(也許車程要花的時間還更多些),就騎著機車出發了。只背著相機、兩顆鏡頭,連水壺都沒帶就出門(有大半因素也是因為不想花太多時間,走走之後就回家)。

我把機車停在雨聲路上步行至北隘步道入口處準備進入芝山岩。再我沿著雨聲街步行至北隘入口之前,有行經芝山文化生態綠園

才剛走進北隘步道入口後不久就見到這座碉堡。




沿著步道再往上走一小段,馬上就進入芝山岩的原生林區。

和其它步道相比,芝山岩步道顯得容易親近的原因在於,芝山岩本身的高度就不高,本身的步道在設計上也避開了大量階梯,以好走的坡道取代。



芝山岩自然步道好玩的地方在於,當你開始覺得累,呼吸有點喘的時候,就已經到達山頂了。

相對於其它那些彷彿累死人不償命的自然步道來說,芝山岩簡直就是超級小兒科。



芝山岩自然步道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走著走著就遇到一個很經典的地理景觀。

舊的北隘門也設在這附近,但現在的北隘門是後來由台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重修的,舊有的北隘門已於民國75年左右拆除。



過了北隘門之後再往上走沒幾步道,可以看到一個平坦的小平台,有個可供休息的涼亭,以及原本供奉地藏王菩薩的小廟遺址。

涼亭應該是後來新建的,而供奉地藏王菩薩的小廟卻是日治時代的遺跡,其中供奉的地藏王菩薩塑像現今不知流落何方。





在我看到這排矮牆之後,就認定這裡應該是日治時期留下來的遺跡,只是功能還不能確認。因為石頭推砌的方式,以及小亭子的建築樣式使然。

只是這種推砌方式也可能是其它人留下來的,不一定只有日治時代才會有這樣的工法,所以老實說我也不敢確認。直到回家找到資料之後,才知道這塊空地原本是做為地藏王菩薩的小廟使用。

也有資料指出,這塊小空地在更早之前是做為瞭望台使用。不過這塊空地視野較好的方向朝向北方,而不是泉州人所居住的南方,感覺上這樣的說詞有點奇怪就是。

無論如何,我可以認定在漳泉械鬥嚴重的那幾年,芝山岩這個地方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



拍這種東西是老毛病了,可以不要理我。




沒錯!這裡有小野貓。

看他的年紀大約才一歲,但已經不怎麼怕生,看到我出現還絲毫不懂得迴避,反而露出一副「我很餓,快給我食物」的表情。

但我老實的告訴你,我早就不是那種看到流浪貓就亂餵的年輕小伙子了!

它似乎懂得這個道理,喵呀喵的沒幾聲,看我自顧自的照鏡頭拍照片,一下子就又躲到草叢裡去了(也許在這裡用「樹叢」會更貼切)。




在軍事解禁之前的芝山岩是軍事禁地,在我行走的路線上不時會以碉堡們交錯而過。





我與小貓分開後不久,才轉過頭一下子吧!馬上就又看到惠濟宮了!

咦!?等等,水泥外牆的市定古蹟






這山門讓我不怎麼喜歡,由其那條跑馬燈。



芝山岩上的惠濟宮建於乾隆17年(西元1752年),由當時的地主黃國聘捐地興建。在當時的士紳吳廷誥、吳慶三、吳德崇等的奔走之下興建完成,當時的名字為「芝山巖」。

興建完成後的芝山巖為兩座廟宇,東側供奉觀音菩薩,西側供奉開漳聖王。

到了同治10年(西元1871年),芝山巖毀於天災,由當時的士紳董永清出面號召將兩廟合一之後再蓋層樓,上層供奉開漳聖王,下層供奉觀音菩薩。光緒14年(西元1888年)時「惠濟宮」因火災被焚毀,在林有仁、潘盛清向村民募款之後重建完成。

重建後的惠濟宮為二進式建築,後進二樓供奉文昌帝君,一樓的部分供奉觀音菩薩,開漳聖王則供奉在前進。這也是目前惠濟宮的雛型。




結實累累的木瓜樹很誘人吧!還好我個人不吃木瓜。



大正6年(西元1917年)的惠濟宮因為木頭蛀蝕嚴重,經集議之後再度進行改建。改建的過園並不順利,曾經因經費不足的情況工事停擺了一陣子,最後於大正12年(西元1923年)峻工。



民國54年時,惠濟宮再次進行重新整修,民國58年完工的惠濟宮即為現在的樣貌。



因此,如果要說惠濟宮的建築本身,也許「歷史建築」會比較適合些。但考量其興建時的歷史背景,那麼「市定古蹟」感覺上也沒沒那麼突兀了。

在惠濟宮左側有座「懷古園」,園區裡收集了與惠濟宮有關的碑文,都是經歷了時代的考驗後留傳下來的。

不過有時候我們也可以想想,為什麼這些碑文沒有留在原來的位置上,而被統一收進到某處安置呢?同樣的情況我記得在頭城大里天公廟也有,當地因為碑文數量眾多,已經成為「碑林」了。

(好啦!這些只是我個人的碎碎念!)

我到訪懷舊園的時候,裡頭放著一顆藏有大量貝類化石的岩石,這點到讓我覺得比較有興趣些。




我從惠濟宮旁的告示牌上確認了之後的路線,向「百二坎」的方向走去。沿途草木扶疏,穿梭其間,別有一番滋味。





芝山岩的岩層屬於易受侵蝕的砂岩,因為長年累月受到侵蝕作用的營力,表面上已經沒有什麼表土層了。也因為土壤層的厚度不足,生長間上的植物們要多費點力氣才能牢牢的固定在上頭。

以前在地理課本中曾經讀到「球狀風化」以及「解理」等作用,在這棵大樹附近默默的展示著。




明治29年(西元1896年),芝山岩學堂發生了芝山岩事件。當時的惠濟宮為日本人所設立的國語傳習所,主要為日本推廣日語教育的基地,想當然爾駐有日籍教師進行教育工作。

而當時的反抗軍在士林一帶起事,就某方面來說具有戰略意義的芝山岩自然成為搶奪的目標,有6位日籍教師受到漢人的襲擊而死,因此芝山岩事件也稱為「六氏先生事件」。

而在事件平定之後,芝山岩也成為日本人的教育聖地,以立碑方式來紀念罹難教師。將罹難者的骨灰存放於此,另外分出一部分存入靖國神社。

明治36年(西元1903年),日本政府另外樹立了「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及「故教育者姓名碑」。大正18年(西元1929年)芝山岩上建立神社,在芝山岩事件中殉難的六位老師在某程度上成為日本教育的精神指標。

但這兩座碑在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遭到民眾破壞,直到芝山岩軍事解禁之後,才在民國90年重新樹立起來。




乾隆51年(西元1786年),台灣發生清朝規模最大的反抗事件「林爽文事件」。

當時居住於士林一帶的居民為了躲避兵災,紛紛逃到了芝山岩上避難,沒想到卻奚數遭到殺害。而在事件過後,當難以辨認或無人認領的屍時只好全合葬於此處,稱為「大墓公」或「同歸所」。

及至咸豐9年(西元1859年)時,台北地區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漳泉械鬥, 事後也將無名的死難者安葬於此。




再往前走幾步路,可以見到一棵枝葉茂盛的老樟樹,已經高齡300歲了!




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之後,原先建於此處的芝山岩神社遭到民眾搗毀,神社的原址改建為紀念戴笠的雨農閱覽室。

經歷過兩朝政府,芝山岩事件被人們以不同的方式解讀著。






原本屬於神社的空間在這幾年似乎有所改變,但在格局上仍然看得出神社的樣貌。

在我現在所站地的前方,那座涼亭應該是後來才新建的。而在我身後的「雨農閱覽室」只是在原本的神社拆除了重新建立起來的。







同樣是那株已經300歲的老樟樹,年復一年的守在這座山頭上。

有時候黑白的照片可以引起另一種思緒。




在芝山岩這裡可以望到山腳下的車流,會讓人萌生「結蘆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感覺。

這大約是我在「食樹大王」附近拍下來的照片。




在芝山岩上兩個制高點,雖然海拔高度都不高,但視野極佳。




這裡曾經有個古炮台,但大炮已經不知流落何方。




從炮台望出去大約是雨農路的方向。




我一直都覺得這樣的庭院走的應該是日式風格,不過我現在手邊沒有日治時期的圖可以做對照,這也可能是在國民政府主政之後才改建而成的。






我的印象中,日本的神社前一定會有道長長的樓梯,當人們費了好大一番力氣爬到神社時,對於神社的敬意會更加強烈。

這是從日治時期就留下來的百二坎,據說足足有一百二十階。





所以我說芝山岩是條極具價值的步道,不僅走來輕鬆自在,也可以藉此機會更深入的了解士林一帶的開發史。因為長時間做為軍事禁地,因此芝山巖上的植物或生物也相對的被保留的比其它地方完整,更何況還有些生痕化石証明「蒼海桑田」一事。

近年來,芝山巖附近又增設了「芝山文化生態綠園」以及「考古探坑教室」,相信也為芝山岩增色不少。

雖然說,走完芝山岩全程不過只需要一到兩個小時即可完成,但如果再加上深入探究的時間,也許一整天也走不完也不一定。





這是我從網路上找到的芝山園全圖,希望可以提供給有需要的人。






延伸閱讀:
暢遊網路芝山岩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203--士林.芝山岩
主婦聯盟--芝山岩自然步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