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4日 星期六

玉山盃隨想


自從我搬家進了台北市之後,似乎就再也很難有時間進到棒球場裡去盡情納喊(其實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當時在刻意的迴避)。再加上資訊管道上的短缺以及MAC很難找到適合的收視管道,有陣子我沒辨法得知太新的中職消息。雖然偶爾我也會逛逛PTT的棒球版,但就只是過客般的心情,沒有什麼情緒起伏般的看著那裡的文章。

這樣的心情和打假球的事件沒有什麼關係,既然這件事情從我國中時候爆發出來,又一直持續到現在還在進行的話,那麼把他們聯想在一起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讓我半離開棒球場的原因,也與假球案無關。

在這段期間中,原本我熱愛的中華職棒,幾乎每一年都會傳出球員放水的事件。而原先我很欣賞的蔡豐安、陳懷山又不知不覺的被冷凍起來,到最後無預警的消失在職棒圈。那種感覺很微妙的,就像是心突然間冷卻掉了那樣


當我從台北搬回宜蘭,再從宜蘭搬進台北的過程中,原本對台灣棒球已經接近半冷卻的心情又開始重新燃燒了起來。王建民差不多就是在我流連於台北、宜蘭之間的這段時間迅速走紅起來的。

可惜的是,在這段時間我依然沒有踏進過球場一步。




當我再度踏進曾經熟悉的新莊棒球場,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現在坐在加油席上的我實在很難陳述得清楚。











我們的棒球應該是什麼呢?

該是為國爭光的國球嗎?

為什麼在場上打球的九個人,得承接全台灣兩千多萬人的期待,而不能只是單純的「棒球」?



如果要問是什麼力量讓我重新回到棒球場裡觀看比賽,我覺得是在某個機會點上,讓我重新體認到這件事情。有的時候我們不需要去在意太多和輸贏有關的事,或者去計較更多真真假假的猜測。

只要場上的球員們是「真誠的」在進行比賽的話,我就會給予他們該得的鼓勵。





金剛經上說:「應無所著,而生其心」用在這種時候好像也滿不錯的。

想太多沒有用,只要保留自己當初喜歡棒球的那種心情就好了。





站內延伸閱讀:
你,喜歡棒球嗎?》 其一
你,喜歡棒球嗎?》 其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