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2日 星期日

華西街夜市片段及雜感


我們吃完蚵仔煎之後,決定在附近再閒晃一下。

我記得在華西街口的桃鳳湯是朋友介紹我的 ,但是這幾年往來路過這個地方,卻從來都沒有試過他的味道就竟如何,趁著這次機會到順便來試一下好了!

因為大杯和小杯的體積差了太多,只叫小杯的好像有些小家子氣,以及我實在也渴到了一個地步,小杯的容量實在無法滿足我的生理需求。






我覺得,這幾年的我味覺已經改得很清淡,一般在外面買的東西對我來說口味都會太重,但沒想到的是,即便是這幾年我的口味變了,還是一樣得很用力的找出杯子裡的味道。

我猜想可能是老闆一時心情不好,忘了讓桃鳳汁上下攪拌一番的緣故。






如果我的印象沒錯的話,也是同一位朋友在臨去英國前所推薦的一家仙草冰。店用的器材感覺起來都用上一段時間了,所以我想應該也是有他獨到之處才是。

再加每次我和某人到訪隔壁的懷念愛玉冰時,總是可以見到年輕老闆期待的眼神,所以這次趁著愛玉冰還沒開始營業的時候,找個機會來試試也好。








我記得小時候我家附近的菜市場裡有攤仙草,也是同樣的手法把仙草刨成絲,再用吸管吸入口中,混著糖汁的仙草滑入喉嚨的感覺讓人印象深刻。

但這幾年在外地找到的仙草都是切成塊的,雖然在口感上比較具有咀嚼感,但趣味上已經少掉一大截。這不是仙草好不好吃的問題,而是很單純的個人感受問題。







最後,某人為了等待懷念愛玉冰開門營業,硬是有又繞到另一個地方等上一個小時。那個地方雖然也在龍山寺附近,但嚴格的來說已經不屬於華西街夜市的範圍了。

藥草街的正對面是地藏庵,地藏庵沿著廣州街再更過去一點點是最近頗負盛名的剝皮寮,我和某人在剝皮寮裡混過了大半個下午,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之後才離開。

我猶記得初次獨自走訪廣州街這一帶的時候,那時的剝皮寮已經被鐵皮層層的包圍起來,並且在圍牆上貼上告示,表明了正在進行古蹟維修,待維修完成之後會再行開放。那幾年古蹟再利用的火燒得正熾熱。

當時的我沒有留意到那塊正在維修中的古蹟到底是何方神聖,只是單純的想到:「哇塞!這個巴洛克立面好漂亮,不知道維修完成之後還能保留下多少?」

等我再把目光轉回到當初那塊被圍起來的古蹟時,它以「剝皮寮歷史街區」的名字重現在世人面前。






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遇到「都市更新」或「古蹟再利用」這類議題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就會閃過類似「集體回憶」之類有關空間概念的歷史性延伸類名詞。

我不是那麼反對都市內部進行更新或者針對某些富有歷史意義的事物進行活化利用的過程,但有些事物是承載著整個城市回憶的,在進行更動的時候勢必會牽引起許多人的情感。有權利進行這些工作的人,怎麼可以不謹慎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