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第三站:東門城及護城河

_J040587

竹塹城的東門,在清道光九年(西元1829)時建成。

新竹本來沒有城,建城的事由起因於清雍正元年,將大甲溪以北,西至貢寮遠望坑之間的地方設為「淡水廳」。兩年後,淡水同治徐治民以種植剌竹的方式建起了城牆,成為北台灣最早建城的城市。

竹塹城的由來,也許和當年以剌竹為城牆的典故有關,但因為新竹市曾經是道卡斯族竹塹社的活動範圍,所以在情感上我會比較想讓「竹塹城」一詞拿來做為竹塹社曾經在此地活動的証明。

只是城雖然建了,但因竹塹地方仍屬荒蠻,所以辦事仍在今天彰化地方,新竹這裡只設下軍營維持守備工作。乾隆21年(西元1756年)時,才正式將廳治由彰化移至竹塹城中。此後,這裡成為北台灣各項發展的重要基地,社經發展昌榮繁盛,也培養出了全台灣第一位進士鄭用錫。


直到光緒元年(西元1875年)台北府城立,將頭前溪以北的地方劃歸所有,另將大甲溪以北至頭前溪以南的地方劃歸新竹縣,而之後台北的發展成為全台之首,則是後話了。




_J040597

竹塹城落成以後,因民防上的需要進行了幾次大大小小的改建或修繕,最後一次也是最盛大的一次是在清道光6年(西元1826年),由新竹名士鄭用錫號召地方士紳奏請核準興建。

完工之後的新竹塹城,周圍八百六十丈(約2700公尺),高一丈八尺(約5.7公尺),城牆改以磚石建造,並建立四座城樓, 東西南北門分別為迎曦門、挹爽門、歌薰門、拱宸門,沿著城外則挖掘濠溝做為護城河,費用共計一十五萬兩。


_J040611

迎曦門的城座為花崗岩堆砌而成。




_J040610

明治34年(西元1901年),發生在竹塹城北的一場大火將拱辰門焚毀。隔年,日本政府雷厲風行的街區改正政策,雖然讓老舊的街區景觀為之一新,但也讓新竹的舊城幾乎全被拆除,只留下現在迎曦門,也就是現在大家俗稱的「東門城」。



_J040609

昭和11年(西元1936年),在迎曦門落成的第107年由當時的台灣總督府指定為古蹟進行保存,時至今日,東門城身列國定古蹟之中。






_J040638

原來的竹塹城外的護城河在日治時代都消失了,只剩下東門城附近的這段還留著。

西元2000年,在當時的新竹市政府大力整頓之下,新竹的老護城河有新了的面貌。在市政府的推動下,慢慢被人遺忘的護城河搖身一變成了現在的親水公園。

而我在喝完PICCOLO的咖啡之後,來到這一帶重溫大學時的舊夢。




_J040592

東門城,現在被美稱為「新竹之心」,總共有九條大路在此地交會。要到達東門城的合法方式,除了空降之外,就只能從原本是護城河的地下道裡到達了。






_J040593

原本在東門城外的橋面早已經拆除,新竹市政府將橋墩保留下來做為紀念。在原來的橋面上另外再修築一道相互垂直的鋼構橋面,讓人們能以更多不同的角度來欣賞東門城。





_J040600

依稀可以辨認的是橋墩的樣式,以及外露的鋼筋。



_J040607

這裡猶留有斧鑿的痕跡。







_J040631

我是在到了新竹讀書之後,才真正的見識到什麼是「城門」。

雖然當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當時學長姊們進行以新竹市為主題的大地遊戲中所路過的其中一站。爾後在到和新竹史或台灣史有關的章節時,老師也總免不了把新竹輝煌的過去投射在東門城身上。

那種感覺就像是,好像東門城是新竹這裡曾經輝煌一時的唯一見識似的。






_J040605

城門口左側豎有一座石碑,名為《新建臺灣府淡水廳城碑記》記載竹塹築城始末。

……溯臺地初闢,北路最為荒涼。其植刺竹為城之徐君治民,為設淡水廳之第三同知, 尚僑寓彰化;至王君錫縉,乃自彰移治竹塹;承其後者,增設砲臺之楊君愚也。大約目南而北, 無不如履虎尾,慄慄危懼。不謂六十年後,竟得苞桑之固、 磐石之安若此。王君創建衙署於先、 信齋創建城垣於後,皆籍隸四川之威遠,亦一異也。信齋已升通守,復以獲盜列薦簡;大工之竣, 仍須優敘。行見入覲天顏,必得顯擢酬庸。民思舊德,雉堞即甘棠矣……


石碑上斑駁的文字,靜靜的向有心人訴說著屬於自己的過去。








_J040590

我們先暫時把畫面轉回護城河,因為我在東門城附近望向護城河的時候,風景實在寧靜得動人。


好在有接近中午的直射陽光,讓往來的行人都不想出門了(卻偏偏有個笨蛋跑去逛東門城)。


_J040588

從照片裡可能看不太出來,不過我拍這張照片的時候可是汗流滿面的。




_J040636

然後,在拍完這張照片之後,我的濾鏡撲通一聲掉到護城河裡去了。

可惜的是沒有從護城河裡出現一位女神,左手拿著B+W 58mm的CPL,右手拿著SCHNEIDER 同樣也是58mm的CPL,問我掉到水裡的到底是哪一個。

然後我要忍住想要兩個都拿到手的心情,很沉痛的對她說:「不好意思,我掉到水裡的是Marumi的」。

結果女神為了獎勵我的誠實,把所有的CPL都塞到我手上。




幻想終究只是幻想,我還是乖乖摸摸鼻子下到水邊撈起我的CPL。


_J040601

把CPL晾乾之後,我又重新回到東門城的圓環上,這個時候的陽光更晒人了。

我跑到東門城圓環的另一端,從那裡拍向另一側的東門城。




_J040599

又沿著兩旁的坡道拍下不同角度的東門城。




_J040606

東門城上層的城樓形式為「重簷歇山頂」,現在是由水泥重塑的,但在當年卻是由木頭所構成。同樣是「重簷歇山頂」屋頂樣式的,在台灣有國家劇院,在中國有天安門。簷下有吊筒,城牆上的雉堞以燕子磚砌成。


_J040633

舊的廢棄橋墩加上老城門。




_J040596

入夜之後的東門城,將會有來自不同方向的燈光打在上頭,其實晚上的東門城逛起來會有另一種感覺的。



_J040618

迎曦門圓拱形的城門洞,我由當年城內的方向拍向城外。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我和朋友相約見面的時刻,我把相機和心情收拾起來,以散步的心情前往約定的地點。








_J040585

東門城佇立在新竹地區已有百來年的歷史,有清一代,跨過日治又走進國民政府。時代走到現在,東門城當年存在的意義於我們身上已經非常薄弱了。

可是卻又會有這樣的感覺,好像到了新竹來的時候,不來東門城附近走走,就像是沒有來過似的。去摸一摸城座的花崗岩也好,或者坐在城門前的樓梯吹吹傍晚的涼風也行,來到新竹的時候總得順道走訪這裡,才會真正有到了新竹的感覺。

反正它就是守在那裡不會走,然後當你有意無意的經過時,也總會見到它帶著熟悉又陌生的表情,好像是在對你說:「好久不見。」那樣的感覺。

老朋友和老東西,差不多就是這樣的定義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