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第九站:新竹驛及護城河再訪。

原先想到訪的GB5因內部整修暫停營業,讓冒著雨前往的我訝異非常。我在附近打發了點時間,找到一個地方等雨停,至於是什麼地方就別問了,那是一個以旅人的身份來說非常羞赧的地方。

雨停之後我重新上路,雖然天還透著微亮,但已經到了不得不找個地方過夜的時刻了。我隨便找了一家旅舍投宿,把一切暫時停頓好之後,馬上又開始進行新竹市區的散步。

_J040790

從我投宿的飯店走到火車站只要五分鐘不到的時間,所以我慢慢的走到這裡。


台灣的鐵路興建修築,與首任巡撫劉銘傳有極大的關係,在他的推動之下修築了從基隆到新竹的鐵路,從光緒13年(西元1887年)動工,歷時六年於光緒19年(西元1893年)完工通車。當時的新竹車站位於十八尖山下,約略的位置是在今天的玻離工藝館附近。而完後之後每天往來於基隆和新竹之間的列車只有六班,每天平均約400名客旅。

日治以後,台灣總督府於大正二年(西元1913年)3月31日完工,由松崎萬長所設計完成的巴洛克式建築,當時稱為「新竹驛」。由於松崎氏具有留學德國的背景,所以由他所設計完成的新竹驛具有濃厚的德國風味,具有如同鐵甲武士般的厚重感。

二次大戰期間,新竹車站曾經遭到轟炸而損毀,國民政府時代才重新整建完成。於民國87年成為二級古蹟,並在民國90年11月30日由新竹市政府發包整修完成,呈現今天的風貌。






_J040791

新竹火車站在整修完成之後,周邊的土地也跟著一起進行活化,位於火車站前的「老火車新廣場」即是一例。個廣場採凹下式的設計,並以老舊鐵道環繞,並在廣場的地板上鑲著新竹火車站附近的古蹟地圖,饒富趣味。

不過,我想在很多人發現這座廣場之前,會先發現位於新竹火車站正對面的太平洋SOGO百貨,這裡在大遠百落成之前,是新竹引領流行文化的所在。










_J040793

穿過幾條小巷子以後,我又重新回到護城河畔,下完雨的午后,這裡顯得格外悠閒。

在我離開新竹之後,不曉得是因為思念之故,還是後來新竹市政府的經營管理有方,這裡好像出落得更加動人了。

有幾次我在清晨時分路過此地,河面上猶浮著一層淡淡的氤氰,就像把護城河披上一層白紗似的,每每讓我因此而駐足。或者在上午還不甚忙錄的時候走過此地,由護城河兩側的巨樹撐起一片悠閒,這裡也總適合用來暫歇。傍晚的護城河則是最美,由其在夕陽把整個視野染成金黃的片刻。入夜後更是熱鬧非凡,藍的、紫的、黃的、綠的、紅的,各式燈光把護城河畔點綴得更加華美,此時的護城河又是另一種風貌了。





_J040745

有幾位家長帶著小孩子一同出來玩耍,他們在護城河畔以吐司麵包餵食鴿子。

當初在設計的時候,護城河也具有親水的功能,於是這裡的水淺,有幾段甚至可以跳著石頭跳到對岸。常常可以見到全家人大手拉小手一起渡河的畫面,偶爾也有高中生小情侶在此地上演著「不要放開我的手」之類的戲碼,殊是有趣。





_J040741

往來於此地的除了熟悉的東方面孔之外,也有來自南洋與其它國家的,增添了幾許異國風情。

有時候橋頭的地方會聚集著販賣小飾品的流動攤販,以跑單幫的方式從國外批貨進到台灣來賣,我個人覺得很有趣,不過警察就頭痛了。


護城河裡有吳郭魚群,像是要挑戰魚體極限似的努力漲大身材,把自己養得又黑又大,肥甚。






_J040754

因為與人親近慣了,所以這裡的鳥類都不太怕人,我與這隻鴿子對峙許久,他沒有飛掉我也沒有離開。








_J040761

感覺上,應該是美洲木鴨。

美洲木鴨是鴛鴦的親屬,但體型略小,眼前見到這隻應該是母的,顏色較不如公鳥那樣華麗。








_J040768


這裡有隻薑母鴨!

真正的名字是紅面番鴨,薑母鴨是俗稱,也是上桌之後人們對他的稱呼。








_J040781

「你到底要拍到什麼時候啊?」我聽到一個聲音這樣說。






_J040772

入夜之後,鳥類是看不見的,所以通常他們會選在傍晚時分找好安全的過夜地點。

不過,鳥類在這裡的生活應該是愜意的,因為這裡不用擔心三餐是否有著落,就連唯一的天敵對待他們也是極其友善。




_J040775

「你再拍的話,我就要生氣了!」








_J040774

拍鳥類的時候,常常會覺得自己的望遠鏡焦段不夠用。有些照片只能用某些器材才能拍得出來,這是攝影的現實面,就好比人生一定要有某些成就之後,才做得到某些事情。

很殘酷,但只能接受。





_J040784

隨著太陽的角度愈來愈低,天色漸漸昏暗。我得刻意壓抑自己想去海邊看日落的心情,盲目的走在新竹街上找吃的。後來在西門街上找到一家曾經很喜歡的餃子館,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家的餃子我再訪的時候已經不甚喜歡,所以就不提了。

離開新竹的這幾年,我輾轉流落許多地方,到了台北之後又回到宜蘭,再離開宜蘭重回台北,新竹好像離我愈來愈遠了。這次再回新竹,除了走訪各個古蹟之外,老實說我也偷偷回到曾經就讀過的學校一趟。

學校裡正在忙錄著開學的事宜,可是學生稀稀落落的,走了大半天也沒有遇到認識的人,想想也就算了。再加上校內新建了幾座大樓,整個環境都已經不是當年讓我整天泡在那裡的那種了,想來也覺得頗怪異。

逛完整個校園之後,發現唯一能引起我回憶的事物,竟然只剩下圖書館裡飄出來的書香(雖然我在新竹大半的日子裡,只踏進去過幾次)。

反到是新竹市裡曾經讓我覺得再理所當然也不過的古蹟們,經過這次的踏查之後,好像變得更加生動鮮明了,不再只是學校課程裡的一部分之後,融入日常生活中的老房子,好像特別有趣。







很多以前感興趣的,現在變得不知讓我如何是好,曾經讓我覺得可以不用在意的,現在仿彿突然變得有趣了起來,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也許這是一座城市正在快速發展的証明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