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大自然的小縮影.富陽自然生態公園

PA310016
a quickr pickr post

如果說,台北市一座由水泥築成的灰白城市,那麼我會說富陽生態公園應該是裝點這座城市,最璀燦的綠色寶石。

早在日治時期,這裡就被做為彈藥庫使用,國民政府來台之後仍然繼續這樣的使用方式,因為長期的軍事管制,因此長期以來這裡也一直都像罩上一層神祕面紗那樣,不是那麼容易被外人得知裡面的情況,在未曾經歷大量開發的情況下,這裡保留了大量的原生林和次生林。

然後,民國94年的時候,在附近居民向市政府積極倡議,決定將原本的彈藥庫改建為生態公園。因為多年軍事管制,這裡能夠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裡維持著低度開發的原始狀態,在荒野保護協會與中興大學的管理之下,成立了這座自然保育為主軸的生態園區「富陽自然生態公園」。

在這裡不僅可以看得到已經極為難得一見的自然景緻,也可以看到從日治時期保留下來的軍事遺跡,一座公園同時可以兼顧自然愛好者與歷史人文探索者的需求,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彌足珍貴。




PA310018

從捷運麟光站走出來,轉進富陽街之後很快就可以發現富陽自然生態公園的入口。

麟光不是什麼大站,附近也不是什麼高級地段,因此這裡的人煙相對於台北的其他地方來說算是稀少的,就連早上來運動的也都只是附近居民,除了假日以外,外人很少會來到這裡。




PA310023

入口旁就有一座軍事涵洞,就好像是神隱少女或龍貓裡的山洞那樣,仿佛走過去就是不一樣的世界。


PA310024

PA310025

PA310026

當然啦,這裡不是動畫世界,穿過涵洞的另一頭也沒辦法通往什麼神奇幻境,另一頭已經被柵欄檔住,柵欄上清清楚楚的寫著禁止穿越,看出去就只是一片菇婆芋。






PA310029

PA310030

走出涵洞之後,左手邊就是入口,有小橋流水的造景,橋上有一座超過50歲的香楠木因颱風而倒下,妙的是管理單位沒有馬上清除,只是把會造成通行阻礙的部分去除,留下主幹在這裡讓大家可以觀察大自然的力量。

像這樣的大樹如果倒在樹林裡,很快的就會成為其他生物的養份來源,比方說一些菌類或蕈類,也會有些以朽木為食的昆蟲穿梭其中,很快的,一棵大樹就會回歸塵土,在我們眼中看起來已經沒用的東西,事實上卻是大自然循環系統中的另一個篇章。

像這種被保留下來的傾倒大樹,整個園區中我看到兩處,一處位在入口的橋上,另一個位於深處的賞蟬平台那裡。



PA310034

PA310035

溝渠裡的小魚嚇到我了!

有溪哥,我沒有想過可以在台北市看到!

不過後來想想也還好啦,這裡都可以復育螢火蟲和台北樹蛙了,有溪哥應該也只是剛好而已。



PA310039

PA310041

再往前走有個三叉路,我決定先往次生林相觀察區走過去。





PA310043

PA310046

PA310052

PA310057

PA310058

PA310066

PA310080

PA310082

PA310083

PA310103

PA310111

PA310124

PA310126

PA310133

這裡可以清楚的看到曾經有人工開發的痕跡,石頭砌成的步道鋪面還是整整齊齊的留在這裡,也許多年之前曾經有人密集的使用這個地方,但是在人類停止利用之後,大自然的力量重新回到這塊土地上。

先從容易生長,也比較需要陽光的草開始,慢慢的開始長出較低矮的樹種,等到樹長大了之後,地面因為晒不到陽光而長不出草,漸漸的也就愈來愈像周圍的原生林了。我們把地面回復到原生林之前的這個過渡階段稱為次生林,當然整個過程可能需要經歷十幾二十年,甚至是更久的時間,次生林當中生長的植物和原生林略有不同,剛好可以利用這塊空地做觀察。

我在這裡遇到一隻攀木蜥蜴、一個蟬蛻、一群斯氏紫斑蝶還有一簇開花的長枝竹。



PA310253

富陽自然生態公園中另外設有一個生態輪替區,仔細的說明剛剛我提到的那段過程。

這個區域原本是做為兒童遊樂場使用,因為長期的使用使得植物無法生長,而在那些遊樂設施移走了之後,這塊土地先從芒草開始長起,後來慢慢的變成現在我們所看到的樣子。整個過程在旁邊的告示牌上有完整的記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旁邊的涼亭很適合休息,所以有很多遊客坐在那裡聊天,我是好不容易趁著回程剛裡頭的人少,又剛好不是面像我這裡,才拍下這張照片的。




PA310134

PA310140

PA310141

PA310142

PA310144

PA310149

PA310160

我來到戀戀蟬聲休憩區,是在離開次生林相觀察區之後約十五分鐘左右的事,如果光走不拍照的話,其實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走來這裡的路上可以看到許多著生植物長在樹幹上,多半應該都是蕨類,我來訪富陽自然生態公園是十月底,這個時候不是蟬的活躍期,雖然還是聽得到蟬嗚,但感覺上真的有點零落。

就像台灣多數的步道一樣,為了讓人們好走,所以材料多半都會選擇水泥,施工方便,使用上也耐用,這個平台原本也是被水泥鋪滿的。後來在改為生態園區的時候,原本的水泥鋪面被架高的木製平台取代,就生態上來說,新的平台在構造上比較有利於自然環境裡的動植物們生活。

我在這裡稍微休息,也順手拍了幾張照片。




PA310161

PA310165

PA310167

PA310170

PA310183

PA310185

PA310189

早年的富陽自然生態公園拿來充做彈藥庫使用,目前在園區當中也還留有大量軍事相關的遺跡,不過當年那些存放彈藥的庫房因為北二高的開通而被回填夯實,現在的園區裡面只留下幾條石頭步道和涵管,庫房已經看不到了。






PA310191



PA310194


PA310200

PA310203

PA310217

PA310219

PA310223

PA310250

當我還在想著這片小沼澤該如何取景的時候,突然水裡傳來一陣水花飛濺的聲音,裡頭有兩隻盤古蟾蜍在打架,原本我以為是公蟾蜍求愛不成被母的拒絕,可是鏡頭拉近一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有人想當第三者,被原配一腳踹開啦  XD

我來到這塊小溼地之前就有看到一隻大白鷺在這裡覓食,只是牠的警覺性太高,我才一靠近都還來不及把鏡頭對準,牠已經振翅離開,留下我一個人悻悻然的留在這裡。原本以為只能簡單拍下環境照,再不然就是玩一下水裡的倒影之類的,沒想到讓我在這裡目擊蝌蚪製作現場,而且還加了這樣的小插曲。

真的很有趣。



對了,我在這裡遇到一隻虎頭蜂,還來不及細看是什麼品種,它就已經從我耳邊飛過,下次再來的話,要記得小心一點。


PA310221

PA310247

PA310224

PA310226

PA310229

PA310235

PA310236

PA310238

這裡幾乎是整個富陽自然生態公園的最高處,有座被遺留下來的軍事雕堡,也還有一條小路可以通往福州山,我在這裡拍了幾張照片之後選擇折返。

折返的原因是這樣的,原本我只打算在這富陽生態自然公園裡停留一個小時左右就要往中埔山和福州山前進的,沒想到這裡有趣的東西太多,我花費了比原先預訂還多一倍的時間在這裡玩耍,我在公園裡拍照走路就花了快三個小時。

以致於我在過了中午時間卻還沒有進食,因為小看了整段山路所以沒有帶其他可以補充熱量的零食,也不想空著肚子走完中埔山和福州山,所以只好繞出去回到捷運站附近先覓食和簡單的補給再說。沒想到在便當店裡接到我們家水某的緊急召集令,這次我的城市小旅行只能先暫時這樣結束,福州山和中埔山只能擇日再來了。




PA310241

PA310255

PA310258

不過,這次來到富陽自然生態公園對我來說還是收獲豐碩,因為這裡真的是個有趣的地方,無論日訪或夜訪都會有不同的主題,不同的季節來到這裡也會遇上不一樣的風景,即便光帶顆微距鏡都可以玩很久。

因為地處偏遠,導致這裡跟不太上整個台北城開發的腳步,就像是得天獨厚那樣的保留下難得一見的自然原始環境。隨著現代化的腳步進展,像這樣的僻靜角落在鄉下地方來說都有點難找了,在台北城這樣高度開發的地區竟然還能保留下如此完整的自然環境,富陽自然生態公園格外顯得珍奇。

所以我才會說,富陽自然生態公園簡直就是鑲在台北城頭的綠寶石了。



張貼留言